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唐谦袁天雪by卢小少完整阅读 上门医豪在线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20-03-26 13:19:32来源:zzy作者:卢小少

唐谦袁天雪by卢小少完整阅读 上门医豪在线完整阅读

上门医豪唐谦袁天雪

上门医豪全文免费阅读

《上门医豪》第11章 越打越嗨

手底下的人一听,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只见唐谦依然势如破竹,几乎没有人可以在他手下撑过三招,大多都是被一脚踹飞,倒地的样子极其惨烈。

肖天旭瞪大眼睛,看倒地的人越来越多,唐谦还跟没事人一样,只觉得不可思议。

像发了狂,他大喊:“上,所有人都给老子上!”

剩下的十几号人听到这话,相互看了一眼,咬着牙朝唐谦冲去。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的,全数倒地,没摸到唐谦一丝。

众人惊呆,已经开始觉得唐谦不正常。

别人是越打越没力,而他却越打越来劲,像是根本不会累一样!

肖天旭看所有手下都倒了,眼神一寒,快步走进店里。

等出来时,手中提着一把剑,站在离唐谦四五米的位置。

他想要把剑拔.出.来,谁知剑鞘像是粘上了一样,不管他怎么用力,都纹丝不动,心中不禁骂这剑是烂.货,要用的时候却掉链子!

唐谦看着他手里的剑,眼神里闪过一丝异样。

这古剑遍体通黑,周身有黑气萦绕,隐隐透出不祥。

他见唐谦盯着自己手中的剑,脸色难看地往后退了几步,免得唐谦冲过来,把这价值六七百万的古剑抢了。

就在这时,十几辆黑色面包车极速驶来,在人群中开出一条通道。

车门打开,每辆车上下来十几人,全都手拿铁棍、砍刀,面带戾色。

唐谦默默扶额,果然肖家不简单,光是打手都能有这么多人。

肖天旭以为他害怕了,心中大喜,声音拔高道:“狗东西,看你这次怎么横?管你再厉害,老子用人海战术,一样能耗死你!”

说完,他将手一挥,咬牙切齿道:“给我分成三十人一组,一次次上,耗死他!”

新来的一百多人,按指令分成了四批,第一批先冲了上去。

唐谦将手中的铁棍挥舞两下,冷声道:“来得好,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还有多少人!”

只见他如同冲入大海中的巨石,每每挥舞棍子,都能掀翻三五个人。

像是一股股汹涌的浪潮,将围攻他的人全数打倒在地。

一共四批,也就五六分钟的样子,便全军覆没。

孙晓棠惊讶地合不上嘴,一边急得直跺脚,一边推搡着旁边肖凯的胳膊:“怎么办呀肖凯,他怎么就是不倒下?”

肖凯没反应,她以为肖凯和自己一样被吓到了,侧眼去看,才发现肖凯正举着手机,拍着唐谦打人的样子。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把这些拍下来?”

肖凯没有回答她,眼中带着冷冽的寒气。

眼看着第四批人即将被打趴下了,肖天旭顿时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心态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他伙计招了招手,伙计把耳朵贴上去,低声道:“快,再叫人来!”

他今天是不信这个邪了,除非唐谦不是凡人,否则根本不可能打这么久!

不料这伙计哭笑不得道:“二爷,没了,人全在这里了。”

肖天旭一愣,惊讶道:“怎么会,咱手下的人可不少啊!”

伙计缩着脑袋:“都被他打趴下了,真的没人了。”

以此同时,唐谦见他们无计可施,悠哉地拍了拍手掌,朝肖天旭等人走去。

见他要过来,肖天旭捂着疼痛不已的断手,呼吸无形中越发急促起来。

肖天旭从没怕过谁,但在唐谦面前,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

而手下的人不管是地上躺着的,还是墙角蹲着的,全都战战兢兢,不敢再有任何举动。

唐谦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想象。

就连孙晓棠,此时的表情也变得错愕和软弱,不敢正视唐谦。

在她看来,唐谦只是一个吃软饭的货色,甚至前不久还当着她的面给肖凯下跪过。

这才几天的功夫,唐谦医术上超过了自己的爷爷,实力上还吊打了肖凯家里的所有打手。

这前后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正在这时,肖凯举着手机,跨过倒下的人走了出来。

“唐谦,证据我都录下来了,你打伤了这么多人,咱是不是该算算医药费了?”他带着冷笑道。

既然唐谦武力了得,那他就从法律上出发。

“一人至少五十万的医药费,这么多人被你打倒,得上千万吧!”

肖家众人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别样的神采,好似能翻盘。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轻易为难你。”肖凯鄙夷地看着他,冷声道:“只要你当我肖家的一条狗,我就帮你免除这笔债务。”

听到他说出这话,不管是重伤还是轻伤,一个个瞬间戏精附体,喊声用哀嚎遍野来形容也不为过。

这么多钱,不管唐谦还不还,他都有办法应对。

不还就坐牢,还就安排十几个兄弟装病,一辈子扒在唐谦身上!

孙晓棠也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望着唐谦,心说自己果然选对了,像唐谦这种憨货,只有被戏耍的份。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唐谦早就防着他们这一手,走到几个看似重伤的人身前,几个巴掌扇过去。

这几个人立刻醒了,站姿挺拔,根本不像是身受重伤。

下一秒,他抬起拳头,假装要往他们身上砸。

他们刚醒,搞不清发生了什么,看到周围全是倒下的兄弟,而始作俑者唐谦又要打他们。

几乎没有迟疑,他们拔腿就跑,管他肖家还是袁家,小命要紧,跑了再说!

看他们便跟没事人一样醒来,跑得还跟一阵风一样,所有人都傻眼了。

肖凯直愣愣地放下手机,一脸的不可置信。

他喃喃道:“不可能,他们,他们怎么没被重伤?”

唐谦看都不看他一眼,反手一拳将他撂倒。

随即捏住他刚接好的胳膊,再次灌入大量黑紫气旋中的力量到他体内。

这下他的胳膊,不仅没三五个月好不了,他身上的其他疾病也会加速恶化。

肖凯捂着胳膊,痛得叫出声。

肖天旭呆呆看着这一切,不敢有所反应。

唐谦从地上捡起肖凯的手机,眼神里没有一丝温度,看向肖天旭道:“字画的事,可以帮我解决一下了吗?”

《上门医豪》第12章 哥求你了

眼看自己手里的把柄被唐谦轻易化解,肖凯不忿道:“你说给就给,你算哪根葱?”

然而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是,他话音刚落,唐谦没动手,肖天旭倒是上去一巴掌,将他扇到了地上

“混账东西!”肖天旭怒喝,抬手还要打。

肖凯一脸懵逼的捂着发肿的下巴,惊讶道:“二叔…我!”

“闭嘴!”

肖天旭捂着断手走到唐谦面前,微微鞠躬道:“唐谦,字画我可以给你。但今天的事到此为止,日后你可不要回过头来报复我们。”

肖天旭心里清楚,像唐谦这样战神级别的人物,绝非池中之物。

现在得罪了,以后等唐谦发家,整个肖家都要遇到大麻烦。

唐谦看他开始讲和,心中虽然有些惊讶,不过也就顺着台阶下去。

事情闹僵了对谁都不好,唐谦的目的只是为了要字画。

不过这件事唐谦也不能就这么算了,该提出的条件必须提出来。

“和解可以,不过肖凯和孙晓棠……”唐谦缓声敲打道。

肖天旭眼神中闪过一丝迟疑,但很快又被掩盖,连连点头:“那是自然,我等会让就把他们绑起来,交由你处理。”

肖凯见他二叔竟然向唐谦这小子服软,还答应要教训自己,心里的不甘更甚。

从小到大,不管干了什么事,二叔都会帮他摆平。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让自己吃过亏,还是当着唐谦这个废物的面!

这对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羞辱,但以现在的局势来看,他不敢出声,只能打落了牙往肚里咽。

孙晓棠傻站在原地,嘴角止不住微微颤抖着。

唐谦求她要钱的时候,她那样羞辱唐谦。

后来在医院门口,肖凯又羞辱他的父亲。

现在让他知道了今天的事,其实是自己在算计他。

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和肖凯!

看到曾经被自己甩了的男人,突然到了让自己无法企及的地步,孙晓棠很难接受这结果。

肖天旭把唐谦请进里屋的会客室,令人拿来上好的茶水和吃食招待着,自己则去财库里领字画。

唐谦翘着二郎腿,慢悠悠喝着茶水。

在喝之前,他已经检查过,茶水里没有被做手脚。

目光乱晃中,他被店里供奉着古剑吸引了注意力。

不知出于什么缘故,剑身上萦绕的黑气,较之之前更加的汹涌强烈,仿佛随时都要喷薄而出。

随着他目光往下移,看到一抹红色的时,唐谦突然明了,原来是刚才肖天旭拿剑的时候,把血沾在了上面。

这才触发古剑的煞气。

他捏着下巴,琢磨着怎么处理这把古剑。

袁天雪身上的玉佩和古剑差不多,如果能够解决古剑上的问题,玉佩上的煞气说不定也能被他化解。

隐约间,有细微的声音从墙壁传来,他一心二用,催发无上玄清经,耳朵动了动。

声音瞬间被放大了数百倍,一股脑地传进他耳中。

“二叔,那小子打翻了我们几百人,你不仅不跟他计较,还对他这么客气,到底是为什么呀?”

“不客气能行吗?之前就是对他不客气,后果怎么样?”

“这小子,真是太邪门了!”

“你和晓棠赶紧走,待会我就推脱说你们自己跑了。免得惹他一个不高兴,亲自对你们下手,到时候我就保不住你了。”

肖凯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肖天旭一边推着,一边催促:“走走走,快走,快走!”

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响起,唐谦听罢,好笑地摇了摇头。

刚才他已经把黑紫气旋内的力量打进肖凯体内,已经够他受好几个月的罪了。

另外,肖凯原先的病情也在慢慢恶化,到时候恶疾缠身产生的痛苦,会比现在强上百倍,比杀了他还痛苦。

在唐谦看来,让恶人受到该有的惩戒,就已经足够了,没必要喊打喊杀。

今天他来这儿拿字画的任务,算是基本完成,至于其余的,他也不想再节外生枝。

于是他摆好了一副看戏的架势,看肖天旭打算怎么跟他交代。

没过一会儿,肖天旭从里头快步走进来,眼中带着焦急道:“唐谦兄弟,肖凯那个兔崽子带着孙晓棠跑了,我正在派人去追。”

唐谦心中暗笑,演技还挺好的,不当演员可惜了。

但他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微微瞪大眼睛,假装惊讶的样子:“啊,是吗?”

肖天旭低着头,有些心虚,不敢望他,嘴里却装得十分诚恳:“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们抓回来。”

唐谦摆了摆手:“算了,跑了就跑了吧,我字画呢?”

肖天旭没想到唐谦这么快就跳过了这茬,一时没反应过来。

唐谦看他发愣,拿手指敲了敲桌子:“喂,字画!”

“哦哦哦,字画已经拿来了!”

肖天旭朝门外拍了拍手,几个身姿婀娜的女人走了进来,一人捧着一副字画。

几个女人见唐谦望向自己这边,一个个脸红地跟熟透了的苹果似的。

刚才唐谦的表现,她们都多少听说了一些。

这样的大英雄,日后绝对起飞。

现在若是能够巴结上,一辈子吃穿不愁!

如果自己能被唐谦看中,就算唐谦让她们立马退了衣带,她们都愿意。

然而,唐谦的注意力全在字画上,根本无暇观察她们。

他算了算,字画一共有六幅。

一幅值两百万左右,六幅就是一千两百万!

这么多钱,要是直接拿回去,估计赵芳得高兴地飞起来。

难怪赵芳一直眼巴巴惦记着,明知道会吃亏,还不惜派她的宝贝女婿秦兵来讨。

肖天旭恭敬地帮唐谦把字画,一幅一幅地卷起密封好,统一放进一个黑匣子里交给他。

“唐谦兄弟,你要的字画全在这儿了。”

“今天是我们不对,不该对您这么失礼。”

“希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今天这事万不要传出去。”

唐谦稍微思索了一下,看来他是担心这事传到吴家的耳朵里,让吴家人觉得他们肖家是废物,从而舍弃吧。

唐谦本来也没打算宣扬出去,不过肖天旭刚才在自己眼皮底下玩花招,偷偷放跑了肖凯,还编谎话敷衍他。

为了稍稍报复一下,他挠了挠耳朵,故意显得为难道:“我这个人一向口风不紧,要是什么时候忘记了,说了出去怎么办?”

肖天旭面色一僵,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唐谦兄弟,哥,求你了!”

这件事对肖家来说非同小可,稍微处理不善,百年基业可能就毁于一旦了。

《上门医豪》第13章 他做到了

唐谦看肖天旭这么容易就吓着了,觉得无趣,摆摆手道:“好了,我逗你玩呢,今天的事我不会说出去。”

“不过你最好管好你侄子,让他别再来招惹我。”

肖天旭得了他的准话,终于松了口气,连连磕头道:“一定一定,您放心!他要是再敢招惹您,不等您出手,我先打断他两条腿。”

房间内站着的一众女人都吓到了,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肖天旭,竟然在唐谦面前如此卑微,直接刷新了她们的三观!

唐谦临走时,想了想还是决定提醒一下肖天旭,停下步伐道:“对了,那把古剑是不祥之物,你最好送去市里的博物馆积点阴德,否则不久之后,一定会有血光之灾。”

肖天旭以为他是因为自己之前拿剑要砍他,而耿耿于怀,毫不犹豫的应下。

“好,我待会就让人送去博物馆。”

然而,唐谦才走一会儿,肖天旭从地上起来,面上谦卑的表情一扫而光。

只见他狠厉的朝地上啐了一口,恶狠狠道:“打伤了我的人不算,还想坑我把价值七百万的古剑送去做慈善,贱.人!”

然而就是这句让他觉得荒唐的警告,在唐谦走后不久,他竟然也不得不开始怀疑是真的。

他先是到了医院被误诊,差点被送去截肢。

在医院接骨打完石膏,回家的路上,又差点被车撞到。

好不容易,被小弟搀扶着到了家,整个人惊魂未定。

他的老婆就稀里糊涂的把啤酒和头孢,一起送到了他面前。

“天旭,你最近咳嗽一直不好,我这里有偏方,你快把药和啤酒一起掺着喝了……”

要不是他留了个心眼,看清药是头孢,连忙丢掉,命就没了!

在家里辗转反侧小半天之后,他连忙找来肖彪,把今天发生的倒霉事都说了一遍。

肖彪听完,眼睛瞪得铜铃那么大,神情紧张道:“二当家,你今天不会是撞邪了吧?”

他望着古剑,沉思良久,摇头道:“不知道啊,难道那小子说的是真的?”

肖彪眼珠子骨碌乱转,一时闪过很多种想法。

突然,肖天旭一拳打在几案上,肖彪被他吓了一跳,忙问道:“怎么了,二当家?”

只见他神色复杂,朝肖彪招手道:“你来,把这件送去天河博物馆,赶紧的。”

肖彪领了命令,拿着古剑飞快走了出去。

肖天旭见他走远了,稍稍松了口气,心说接下来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了吧。

回袁家的路上,唐谦望着黑匣子里的六幅画,稍一思索,将其中的四幅拿出来,找了个牢靠的地方托管,然后才重新打的回去。

丈母娘这个人,他清楚的很,霸道蛮横不说,投资的眼光也极差。

袁天雪他爸去世以后,公司交由她托管的那几年,迅速亏损。

若不是袁天雪和秦兵二人兜着,早就连员工的工钱都交不起。

到袁家时,唐谦正赶上他们一家人吃饭,其中有个新面孔,一身名牌西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三十出头,看着就像是文化人。

这人坐在秦兵旁边有说有笑的,还对袁桂一口一个SZ地叫,看样子应该是秦兵带来的朋友。

赵芳见唐谦回来了,把饭碗一摔,阴阳怪气道:“早不来晚不来,非得赶在人吃饭的时候来倒胃口,我不吃了,你们吃。”说着就要走。

唐谦见状也不拦她,只走上前去,把黑匣子往饭桌上一摔。

袁桂被他吓得筷子差点掉了,怒目圆瞪道:“你摔什么摔?”

秦兵也被唐谦惹恼了,站起来刚想质问,又看到桌上的黑匣子,用手拨了拨:“这啥玩意儿?”

袁天雪放下碗筷,不紧不慢的把盖子打开。

但当看到里面的东西,她满脸震惊朝唐谦道:“你去肖家了?”

唐谦面色淡然,点点头:“嗯。”

袁天雪的脸色突然一沉:“不是不让你去吗,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众人看袁天雪的反应,也都凑过来看,秦兵把字画拿起来摊开,待看清后,微微一愣。

袁桂捂着嘴,朝字画指道:“这不是...?”

“什么东西让你们大惊小怪的?”

赵芳这时也转过身来,看到秦兵手里字画的瞬间,表情凝滞。

这不是她之前以每幅两万块贱卖出去的字画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狐疑的望向唐谦,难道这小子真去肖家,帮她把东西给讨回来了?

呆愣了一会儿,她不可置信地从秦兵手里接过字画,端详了半天。

虽然她不太懂这东西,但她打死也不信,唐谦真的办成了这件事。

“这一定是唐谦这小子为了交差,找人仿冒的!”

“对,一定是这样!”

赵芳一下就从震惊变得恼怒,把字画往地上狠狠一摔,冷笑一声道:“唐谦,你骗谁呢?”

“那肖家是狼窝虎穴,就凭你也能让人家乖乖把东西还回来?”

“这东西,你是找哪仿的?从实招来!”

“仿得那么好,一定花了很多钱吧。用的是我们袁家的钱吗?”

秦兵和袁桂这时也双双反应过来,赵芳说的没错,去肖家讨字画难于登天,唐谦这个废物,怎么可能做到呢?

袁天雪失望地看着唐谦,没想到他为了和自己离婚,连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也做得出来。

唐谦一早料到他们的反应,也不解释。

独自拉了把椅子,气定神闲的坐下来,舀了碗汤喝。

看众人都死死盯着自己,好似要用目光把他鞭笞一番。

而袁天雪也一如既往的不相信他,他戏谑一笑,慢悠悠道:“这么苦大仇深的干什么?”

“你们若是不相信,明天可以找人来一鉴便知。”

秦兵看他这么无所谓的样子,怒极而笑:“不用等到鉴定,我现在就敢打赌,这画要是真的,我就倒立扣篮!”

唐谦是个什么货色?他还不清楚。

全身上下,除了会吃软饭,就没一点有用的。

“就是啊,就连我家秦兵都没能拿回来,凭你这一个废物也敢在这说大话,真是笑死人了!”袁桂翻了个大白眼,毫不留情讥笑道。

赵芳看唐谦耍了个这么不入流的把戏来欺骗她,脸色更是难看地不行,当即一拍桌,怒声呵道:“李伯,把这个白眼狼给我赶出去!”

袁天雪看唐谦被强行往门外拽,连忙道:“住手!”

赵芳看她又帮着唐谦,刚想叫闭嘴,却听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李明突然大声道:“是真的!这画是真的!”

这个声音一出,全场安静。

原来,刚才在赵芳摔画的时候,李明把它从地上默默捡了起来,捧在手里认真审视。

一开始他也不相信,为了验证,他还多看了几遍,结果都是一样,他手上的这幅画就是真的。

赵芳微微眯起眼睛,质疑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秦兵也愣住了,他这个朋友,是古玩行里的从业人员,家里也是干这行的不可能看错。

李明扶了扶镜框,沉声道:“我做这行鉴定了上万幅字画,祖上传下来的本事,不可能看错。”

大家齐齐的看向唐谦,无一不是震惊和不敢相信的表情。

如果这画是真的,那说明唐谦真的去了一趟肖家。

不光毫发无损,还顺利的完成了任务!

这相当于,光明正大的入了虎穴,偷出了虎子,再安然无恙的走出来。

这怎么可能呢?!

《上门医豪》第14章 找上门来

唐谦见他们这副表情,摊开手无奈道:“我都说是真的,你们非不信。”

袁天雪俏脸严峻,她知道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

肖家仗着有吴家做靠山,一向作威作福,怎么可能乖乖把东西还回来,一定有唐谦没交代的事。

她敛眉问道:“唐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肖天旭给我的。”唐谦言简意赅道。

他不想把自己在肖家大闹了一场的事说出来,一来是没必要,二来他也不想让袁天雪担心。

赵芳原本被打脸,就已经心里堵得慌了,现在唐谦居然说,是肖家的二把手,肖天旭亲手给他的,笑里藏刀道:“大白天的,你在说什么梦话呢?”

“就算你真的把字画要了回来,那也肯定是你使了什么阴险手段,名不正言不顺弄回来的。”

“呵,肖天旭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亲自把字画给你?”

唐谦无奈道:“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拿回来了,现在我是不是可以跟天雪离婚了。”

赵芳听他又说起离婚的事,心里更来气,明明是他们袁家要把他赶出去,现在搞得像是,他嫌弃自己女儿一样。

既然这样,她还偏偏不许了。

“你还想离婚?”

赵芳看了看李明手里的字画,生气的一把拿过来,恼羞成怒道:“字画一共有六幅,这里总共只有两幅,你说是肖天旭给你的,那另外四幅去哪了?”

“是啊,那另外四幅去哪了,被你吃了吗?”秦兵帮腔道,脸上一片红一片白,原本想着向唐谦发难,没想到却被自己带来的人打脸,这口气让他怎么顺的下来!

“只有两幅了,其余的早前被肖家卖掉了。”唐谦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自己费了这么大劲拿回来的字画,总不能让赵芳一下子给霍霍光吧。

不过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袁天雪。

他必须把剩余的拿在手里,以防不测。

赵芳冷哼一声:“我们谁都没在场,光凭你一张嘴,谁知道真相是什么?”

唐谦见她步步紧逼,冷冷开口道:“岳母答应过,只要东西拿回来,就可以谈离婚的事,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没等赵芳说话,袁天雪先怒不可斥道:“唐谦,你就这么想和我离婚?”

“我告诉你,就算我妈同意,我也不会同意。”

“把字画拿回来就了不起了,你有本事,把月牙湾复兴起来!否则,就算是要离,也只能是我先开口!”

听袁天雪说起月牙湾,袁家人都面色暗淡,最后扯了些有的没的,就各自散去。

唐谦懊恼的在床上翻来覆去,他不明白,离婚难道不是袁天雪一直想要的吗?

他给了袁天雪想要的,放她自由,她还想怎么样?

第二天天刚亮,唐谦就被赵芳的敲门声惊醒。

出去一看,赵芳指了指客厅满地的垃圾果皮,瓜子壳,颖指气使道:“去,把那些清干净。”

唐谦还没完全睡醒,揉着眼皮,走回房:“等我睡醒了再去。”

“什么等你睡醒了再去?袁家养你是让你吃白饭的吗?”

赵芳板着脸,声音拔高道。

她心里很清楚,唐谦为了救他爸,捐出了一个肾,现在的身体根本不适合做家务活。

她只是想故意刁难他,让他服软求饶,好出一口昨天的恶气。

谁知唐谦拒绝的理由,竟然是自己没睡醒。

然而在唐谦而言,从前在岳母面前低声下气,原本以为她只是脾气坏,为了袁天雪,他愿意忍耐。

但经过这次的事以后,他已经完全看清了赵芳的嘴脸。

反正以后总是要走,自己也没必要再跟他们客客气气的。

赵芳看他径直走进了房间,对自己完全无视,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正想继续发难,却听管家李伯在楼下喊道:“夫人,有人来了。”

“谁呀?这么没有眼力见,一大早就来找骂!”

赵芳一边下楼,一边迁怒道。

“来的人说,他叫肖天旭。”李伯如实回答。

“我管他叫什么!我又不认...”

赵芳原地呆住,“你说他叫什么?”

“肖天旭。”李伯又重复了一遍。

这时秦兵和袁桂也刚下楼,正好也都听到了,三个人面面相觑,满脸惊慌。

......

几人坐在客厅里,着急忙慌商量着对策。

赵芳看唐谦神色如常,指着他大骂道:“我就知道昨天的事有蹊跷,一定是你这个不靠.谱的坏胚,使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手法,敢情现在别人找上门来了!”

袁桂也神色慌张的走来走去,一边深呼吸一边想法子:“或许咱们把东西原封不动还回去就行了,妈,您说是吗?”

“是啊,妈,字画呢?放哪了我去拿。”秦兵一拍大腿就要起来。

“这...”赵芳面露难色,昨天晚上,字画就已经被她托人拿去拍卖会了,现在要追回来,根本来不及。

看大家都在等她回话,赵芳有些难以启齿道:“东西已经被我送去拍卖了,咱现在家里缺钱...”

话说到一半,袁天雪面露不悦,她便没有再说下去。

唐谦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细节,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

昨天袁天雪和他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就接到过一个公司打来的电话,接完也是急匆匆的走了。

难道说,公司又出什么事了?

袁桂有些崩溃,“什么?妈,您这动作也太快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

唐谦淡淡开口:“不用担心,肖天旭是来求我办事的,不是来找你们要字画。”

一旁的秦兵不以为然的冷笑:“你当你是谁呀?别人来求你办事?”

袁桂也面露鄙夷:“妹夫,都现在了,你就别在这耍宝了。”

唐谦神色泰然,看向面带不屑的秦兵:“怎么,姐夫又要和我打赌?”

“赌就赌,外头的人要是真来找你办事的,我就脱光衣服在咱小区跑一圈!”

唐谦冷嘲道:“你昨天要倒立扣篮的承诺,还没兑现呢,现在说这些谁信呢?”

“你...”

叮咚,叮咚。

门外,肖天旭按门铃的声音急促起来。

唐谦不想再和秦兵多说,直接起身出去。

卢小少的《上门医豪》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上门医豪》就可以了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