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时仁byL承完整阅读 恒武至圣在线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20-03-26 12:28:35来源:zzy作者:L承

时仁byL承完整阅读 恒武至圣在线完整阅读

恒武至圣时仁

恒武至圣全文免费阅读

《恒武至圣》第11章 天劫誓

在一起的三人顷刻间便往各自的后方退去,却各都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对方。

那两位大汉之中,眼细长肿胀之人哈哈一笑,朗声道:“这位小哥,冤家宜解不宜结,听你刚才所说,这女子与你竟是毫无干系,你放了我这不成器的小徒弟,我予你灵石,你看这样可成?”

时仁不着痕迹的紧了紧手中的大刀,手心汗湿一片,他面上不显,只冷笑一声,道:“你既然都听到我刚才说不认识这女人,还派你的小耗子追杀于我,刀刀狠厉,若不是我尚会点保身之法,此时已是四肢不算了!”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放了耗子了?!”另一个络腮胡大汉喊到。

时仁勾起嘴角,讽刺道:“我倒想放,可放了,你们就要废了我了吧?呵。”

时仁这般一说,那两位大汉皆是被气的脸色发红,身形发颤。

手中大刀一阵颤抖,时仁一惊,低头却见那哭哭唧唧的小耗子脸色苍白,还不待他想明白,手中大刀便飞了出去,时仁脸色一变,一手捏住那小耗子的脖子,一手带着他急急后退,那大刀于空中朝他劈下来。

他一侧身大刀劈了个空,凌厉的刀风刮得他面门疼痛不堪,又匆匆退了几步,见那刀直直插在土中不再动作,这才松了口气。

手依旧紧紧捏着那已不知在何时晕掉的小耗子,那两位大汉还在旁边静静看着他,手却是握的嘎吱作响,听的时仁一阵心寒,四处环顾,不见那绿衣娇俏女子,他怎地还不知那人已弃独自奔走?

时仁脸色发沉,暗自道自己今日时运不济,凭白惹上了这等无妄灾祸!

他静静与那两大汉对峙,双方都未曾动弹。

时仁垂眼,见那小耗子脸色青白,好似下一秒便要去那鬼道轮回了!

他面上挣扎犹豫一番,便抬头看向站在远处的那两位大汉,沉声道:“我本便是修道中人,手中沾上血气总是不好,这般,我把你们这小徒弟暂先拿着,等我到了安全之地,自会放了他,到时候你们自去接他便好。”说着,他又化捏为爪,五指搭在那小耗子细瘦的脖颈上,不待那二人爆起,便松了手,又捏了上去。

时仁的语气鄙夷,道:“我刚给你们的弟子,不,小耗子看了脉,你们的小徒弟好的很,就是灵气用光了。再加上被我吓到了,这才晕了的。”说着又是轻声一笑。

那两位大汉脸臊的通红,这修真界向来以心性毅力以及修为定高低的,他们这徒弟的心性,他们也不是不知,只是寻了许多法子,也就只有这砍人四肢,方才能让这怯懦的徒弟高兴起来,他们又是宠徒弟的,试了几次没用,便再也没去纠正过了。

今日他们本是打着以多欺少,顺便让徒弟解解多日未曾动手的急躁委屈,未曾想竟是碰到个硬茬子,连人都给擒喽!

那身怀灵木的女子早早便撕了符纸跑了,就这小子一个,他们随便便能解决,可是他们舍不得,舍不得让徒弟受伤,彼此对视一眼,那两位大汉已是决定好了。

之前那肿胀着眼睛的大汉向前一步,见着时仁拖着徒弟向后一步,便也不再向前了,只道:“我们同意你的主意,不过我们可不信你,你立个誓吧!天劫誓!”

时仁缓缓松开的五官一顿,又皱在一起,这天劫誓如其名,立了誓就有了因果关系,如果没有按照誓言中所说的做,那你这辈子修为都会无寸进了。

时仁的神色变化那两个大汉自然看在眼中,即刻便积蓄了力量,准备在这青年逃之夭夭之前把自家徒弟救下来!

还不等他们动作,只见那青年举手便道:“苍天在上,我时仁在此立誓,此誓只有效于我逃离此劫难之前,我时仁在这之间,只要手中这人的相关之人不伤我,我必不伤小耗子一根寒毛!违誓者,今生修为不得存进!”话音一落,只见他身上画出丝丝缕缕的绿色光线裹住了手中的人,时仁不甚在意,这是天劫誓已定的意思。

时仁立完誓便暗自呼出一口气,且不说这世间有没有小耗子这号人,但他手中这人必定不会叫小耗子这般名字,更何况他给这誓言设了限制,只要他逃出这两个大汉的手掌,这天劫誓便移动作废!届时不管谁人叫小耗子,都与他无关了!

他立完誓便见那两人脸色青白,一副气煞的模样,心中暗暗道好,却是自知不可久留,便扬声道:“二位道友,我已如你们所说,立下天劫誓,此般却是该放我走了吧?”

那满脸络腮胡大汉怒吼一声,便作势上前要砍,嘴中还念叨着:“欺人太甚。”却是被那肿胀着眼睛的大汉拦下。

时仁见这二人争执不休,暗暗叹口气,便运起灵气飞去后退,见那二人未曾追上来,这才松口气,把手中之人随手扔在乱石丛中,便飞速的赶回小云宗。

回到外门推门而入,便见那李汉阳坐在他屋内的桌子之上,一条粗壮的腿撑在地上,一条腿盘坐于他吃饭看书的桌子上。

“李!汉!阳!你欺人太甚!”时仁怒吼一声,便作势要拿出武器攻击他。

李汉阳被他一激,跳下桌子,两步上前揪住时仁的衣领子,作势要打,却是突然手脚虚软无力,一转身便被那时仁推到门外。

“碰——”时仁关上门,门外头是李汉阳气急败坏的大吼:“时仁你这个孬种!卑鄙无耻!打不过竟然下药!原以为你逃了,不成想你竟是下药!”

时仁听他吼了一阵,便没了声,也不管他了,只静静地在脑海中学着那紫竹摆的阵法。

又过了许久,天色昏沉,那紫竹突然道:“外头的人走了,你快写出去布阵,要不赶不及了。”

时仁尚记着要报复那李汉阳,怎会在这时跟这紫竹作对,便顺从的退出识海,拿出之前买的那四段一品楠木,按照紫竹的说法,摆在四个角落,摆成了一个颇为怪异的图案。

又把那块木属性的中品灵石取出来,盘腿坐在阵法的正中间,把那灵石放在眼前,便闭眼大作。

又静了许久,听耳边紫竹那一声:“运行灵气!”

便急急开始吸收身边细小的木灵气,身前和四周的木灵气越来越多,最后竟是填满了整个房间,时仁盘坐在这浓郁的灵气中,尽力的运行吸收灵气,一遍一遍的冲刷着体内坚固的壁垒。

《恒武至圣》第12章 凝气五阶

时仁正在竭尽全力冲击身体中的屏障,自然不会知道,因为那终极属性灵石,和被嫁接过的楠木,他的房间里已是堆满了极有亲和力的木灵气。

紫竹看着那一大半灵气被时仁吸收,还有一下半灵气没有去处,竟是快要溢散出屋子了。

这下界的灵气稀薄,略有一个灵气还可以的东西出世,都会被他们称为珍宝,绝世惜宝,然后去抢杀。这时仁这时候溢出来的灵气程度都可以赶得上那些人说的珍宝了,紫竹犹豫了下,便缓缓绕着打坐的时仁转起来,只见那些溢出的灵气随着他的转动,缓缓的转入时仁的身体,然后被自动吸入进去。

待把那些溢出的灵气都调整好,紫竹才晃悠悠的躲到一边,他是把那些灵气全部强制性的压进那时仁的身体里了,至于时仁能不能接受,那就不是他需要思考的问题了。

时仁正在小心翼翼的冲击着壁垒,却猛然感觉身体胀痛不已,他细细一看,却只见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大股灵气正在一寸寸的挤进他的经脉,这本是好事,可是他的经脉不大,容不下那些灵气进来,唯一能容下那股灵气的方法就是……

撕裂经脉!

时仁眦目欲裂的狠狠盯着那些不断撕裂他经脉的灵气往内涌,经脉撕裂的痛感不断传来,时仁一张俊脸几乎扭曲,他用尽全力冲击着摇摇欲坠的壁垒,还差一点,还差一点他就可以去收拾那群莫名其妙的灵气了!

可那灵气的破坏度岂是他可以比的?那这个被紫竹压的喘不上气的灵气一见这越撕越大的经脉可以容下它们,便更是一个劲疯狂的往里头钻,然后撑裂经脉。

时仁此时几乎痛到想要抽搐昏迷,但是不行,因为经脉被伤害,他冲击的力量越来越小,导致那本来预计好早就可以冲破的壁垒竟是一直稳若泰山。

他无法,只得把体内所有温和的灵气集中在一起,去缓缓修复受损的经脉,顺道安抚那些暴躁的木灵气,然后把那些灵气一点点的牵引进经脉里。

木灵气本就以温和著称,只不过刚才由于对紫竹恐惧,便开始疯狂,这会儿见有灵气安抚牵引,便也渐渐不急躁了。

时仁身上精纯的灵力用来修复修复身体上的创伤可以说是最好的,但是他伤在修士最重要的经脉上!无法,只得仔细修复,一遍一遍检查,就怕出个万一留下什么隐患。

时仁修复好经脉之后又小心翼翼的用灵气冲刷了便经脉,见无事,这才略微放心的开始冲击进阶壁垒。

壁垒已经摇摇欲坠,时仁用尽全力一冲,便冲开了,他的身体疯狂吸收着周围的灵气来填满自己高一截的空挡。

时仁有些犹豫又带小心的冲击了下眼前的壁垒,他之前冲击过了壁垒,到了凝气四阶,可那李汉阳乃是五阶高手,一个境界相等于一个天呐!

时仁干脆运用着那些灵力又去冲击壁垒了,他只有到了五阶,方才有战胜那李汉阳的可能性!他可不想白白丢了那颗筑基丹和性命!

也算是因祸得福,那些灵气撕裂他的经脉,经脉被修复后,大了一倍,吸收灵气的速度和储存也都变快变大了!

就这样,不知凡几,穴位松动,壁垒渐垮,时仁乘胜追击,一鼓作气突破了壁垒,又是一阵灵气疯狂的进入,时仁退出内视状态,缓缓睁开眼睛,便见着有一清风道骨的老头静静的看着他,眼里噼里啪啦的似都是算计。

时仁一懵,片刻后,这才缓缓想起,这人估摸着是那紫竹,又看了那人一遍,时仁给自己施了个净身咒,就躺下蜷缩着身体睡着了。

其实以他现在的功力,完全用不着睡觉,最主要的是巩固修为,可是他也不知为何,此时最想做的便是睡觉,没出几个呼吸,便睡着了。

那紫竹围着时仁飘来飘去,一阵嘿嘿一笑,一阵又唉声叹气,可谓是情绪多变。

时仁醒来时西边的天,已是黄昏色了。他穿了靴子下了那个简陋的床,静静的斜靠在吱呀作响的破旧木门上看着落日,清风吹来,带着灵草和花的香气。

也许是体内的木灵气的作用,他平日里暴躁的情绪缓解了很多,甚至都没有那么想要去报复李汉阳一伙人了。

时仁顺着木门滑下去,坐在地上,看了眼自己的手,上面是各种伤痕,旧的新的,一一重叠覆盖着。

他用手指按了按,最新的伤痕发出一阵阵疼痛的警示,时仁撇了撇嘴,这仇一定要报,绝对绝对要报,而且还不能太简单!

紫竹飘荡到时仁身后,还不待他有其他动作,便听时仁问道:“还有几日方才大比?”

紫竹侧身,飘在他身旁,道:“还有五日。”

时仁忽的想起那半途中突然闯进来的灵气事,便问道:“我的那阵法可是有摆错?”

紫竹晓得他在说什么,便干笑一声,道:“没有摆错没有摆错。”

“那我冲击进阶壁垒时,突兀有一大股灵气冲我的经脉,由于实在太多,便撕裂我的经脉往里头冲,差点毁了我修仙的能力,你可知,这是为何?”时仁眯眼眺望远方问道。

紫竹吓了一跳,他可没想到这普通人的身体这么脆弱,他顶多以为会胀痛难受,却没想到竟是毁人根基的撕扯经脉,他心绪的瞄了眼时仁笼罩在微红阳光下的侧脸,沉默半饷。

“我没想到你们人类的身体这般脆弱,这次的确是阵法有点问题,但是如果你的身体更强悍点,那你现在进阶绝对过了凝气五阶。这个阵法关键就是中期灵力疯狂涌入的问题,像我等,只会稍微经脉胀痛一会儿便好了,这阵法其实还有练体功效,你说说,你的经脉身体强韧度是不是更厉害了!”

紫竹大义凛然的说完这些话,便悄悄消失了,他怕时仁发现话里的不对,抓住他骂他。

《恒武至圣》第13章 妖兽林

时仁没注意到那紫竹消失,他只尚在思考那紫竹话中的信息,这阵法是强身健体的?不对,这个阵法从一开始就是主攻灵力修为的。而且以前紫竹也说过,他们上界的人个个都是强大的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如果真是用这种阵法锻炼,岂不是浪费时间?而且估计也不会有几个人愿意用自己的经脉去打赌,所以难道是……紫竹搞错了阵法?所以心虚?于是编了这些话骗他?

时仁想了一会儿,不得其所,无法,便找了空地去练习灵力的掌控,还有五天就要开始大比了,他得赶紧适应。

练到清月高挂,时仁便回去打坐练功,务求在大比开始前稳定修为。

第二日时仁换了个地方,去了万兽林的边缘地带打妖兽,这万兽林其实算不上真正的【妖兽林】这是门派中有人捉回来的灵兽放养在一片大面积的林子中,勉强算成了妖兽林。

时仁在万兽林的边缘二层,吃着叫花鸡,这些低等的灵兽,他们可以猎杀来吃,因为这种灵兽繁衍速度快,不吃的话,他们的万兽林早被侵占了。

时仁撕下一个黄灿灿的鸡腿慢慢啃,他今天早上来的万兽林,中午的时候进了边缘二层,一直待到晚上,他都没有见过一个人影,只有零星的几只妖兽,被他打了个重伤,然后生擒,然后就给做了,这会儿已经下肚了。

时仁有些奇怪,他以前来过这万兽林,就是边缘一层的人都多的不行,灵兽也是遍地跑的那中。

现在即将大比,那些修士不在这里很正常,可是,这些妖兽又不用大比,消失的这般干净是为何?

时仁啃着鸡腿的动作一顿,能让妖兽一时间全部集中在一起的,也就只有能够让他们进阶的草药了吧?

时仁心中一片火热,他现在是凝气五阶,走到边缘五层都不是问题,他草草吃了半只鸡,把剩下的半只包起来放到储物袋里,外出,最重要的便是食物和水,一样都不可浪费。

时仁选择了夜里便动身,这着实不是个怎么好的主意,但是他要赶着回去,只有三天时间了,没有什么时间他可以浪费。

“左边三步外地上有条一级紫雾蛇,正准备攻击你。”脑海中的紫竹突然道。

时仁侧身手中拿着幻化出的竹叶,一手甩向紫竹说的地方。

“噗呲——”

时仁转身继续走,他并不打算去看那条紫雾蛇现在怎么样了,反正肯定是落不着好的吧。

“前方三里处,有三级泥地犀牛,建议绕路。”紫竹又道。

时仁脚步不停,拐了个方向继续走,三级泥地犀牛伤害力太大,他手上这小巧的武器讨不着好的。

时仁现在勉强能对付的也就是个二级初期妖兽,他可以秒了一级妖兽,但却只能勉强打败二级初期妖兽,这就是等级的厉害,你永远不知道比你高仅仅一两级的人,实际上比你强大多少。

时仁就这样,和紫竹一起养万兽林里面摸,却是第二日便打算打道回府了,他不是个分不清轻重的人,还有一日便要大比,他必须赶回去!

回来的路上避开了许多的妖兽,也算是顺利了,等他躲在树上休息时,紫竹突然道:“一里地外有一颗晋升草,草的半生兽是银磷蛇,不过它方才与一方人马战斗,两败俱伤,都在修身养息,你要不乘这个好时机把那药草给摘了?”

时仁哂笑,片刻后闭着眼睛靠着树干,道:“啧我还真是有主角命啊。”

他揉了下自己的脸,苦笑道:“不去了,别人辛辛苦苦都快要把那蛇打败了,我这时候跑出去抢了战利品,像个什么样子?”

紫竹顿了一会儿道:“……这可不像你。”他又道:“那就这样什么都没拿,就跑回去?这不白白跑了一趟吗?”

时仁挑了挑眉,道:“不像我?的确,你有没有想过,我上次进阶是用了半个多月,这次有进阶果,你觉得我需要多久?就算真得手了,我与那银磷蛇,我定是要受伤的。再加上那群之前和银磷蛇打斗的人马,我如果真拿了那进阶果,那可是出了这万兽林都要被人惦记!而且明天一过就是大比了,你认为我前天才跟三级重伤银磷蛇打过,第三天就能恢复的活蹦乱跳吗?”

紫竹被说的一阵语塞,沉默半饷道:“这……那这次就空荡荡的来,空荡荡的走?”

时仁把腿大大咧咧的架在树干上,闭着眼睛晒太阳,他道:“谁说的?我这不是都有了和二级妖兽战斗的经验了吗?而且我最近解决二级妖兽的速度越来越快了,你没发觉?”

紫竹道:“……我一直在给你观察周围,更何况,只是解决速度变快而已,还不是不能跟三级妖兽对上?”

时仁哼着小调,闭着眼睛道:“别激我,我以前就是装孙子过来的,没用!”他睁开眼睛看着前方,问道:“那进阶果对你有什么用?”

紫竹呵呵一声道:“没用!”

时仁哦了一声,又道:“可你没有身体,那进阶果你怎么吃的下去?”

紫竹叹一口气,道:“那进阶果不能全算作植物,它有一大部分是灵气压缩结合而成,我还是可以吃的。”他顿了下,又道:“那进阶果于我没什么用处,我就是好久没吃过东西了,想吃一下试试。”

“……那其他有你能吃的什么,你告诉我,我哪天有空了,去帮你买好了。”时仁劝他道。

“你买不起!”紫竹的语气里满是不耐烦。

时仁:“……那你还是别”还没说完便被打断。

“朱果,银雪果,启蒙果,道心果,剑体果……这些你确定你能买给我?”紫竹问。

“……我自己都吃不上那些,你还是等我修炼的更厉害了,帮你去哪个秘境摘吧。”时仁无奈道。

紫竹好像被安慰到了,只留下句:“那你小子好好努力升级吧!”然后就消失了。

时仁撇嘴,暗道自己最近对这紫竹委实太好,竟然让这竹子敢跟他发脾气了。

《恒武至圣》第14章 外门比斗

接下来一段路程中,紫竹再没说过话,时仁也没说话。

出了万兽林,时仁没回外门,直接用一百下品灵石包了一个灵气充裕的房间修炼,他这次大比,绝不可以输!

修炼了一天,第二天一早时仁便退了包厢,拿着掌柜退给他的钱,急急赶去了外门比赛的地方,只见他一道地方,便有人指指点点的看着他,窃窃私语。

时仁没理,拿着手中的报名木牌径直去了报名点那里排队。

这报名挺顺利的,除了一个想要在他这儿插队的的凝气四层被打飞,一切都很顺利。

这比赛是抽签的,两人一比,时仁抽到的是和一个叫李婷的凝气四阶女人比。

时仁等着轮到他了,这才从人群中挤出去,一步飞跃上比试台,那李婷是个貌若无盐的姑娘,好在就是皮肤白皙。

时仁看了眼便垂眼看地面,随着那外门长老的一声令下,对面的张婷先动了手,身形快速,叫人分别不清。

时仁站在原地,待那李婷冲上前来,手中寒光一闪,便朝时仁挥拳揍来。时仁关键时候一侧身,那李婷的一只手紧随着往时仁腹部扎去。时仁目光一冷,上跳到围栏那里。

那李婷见时仁跳在高处,便手中一甩,银光乍现,朝着时仁席去。众人方才看清那是何物,皆是倒吸一口气,那是几根银针,针后系着银色丝线,在阳光底下一闪一闪的。关键是那针上还细细的反着光,一看却是那根针上带着密密麻麻的细小勾子,众人皆是深吸一口气,暗道:好生阴毒的器具!

时仁刚跃上围栏便脚下一个用力,来了个后空翻,直接落在那李婷身后,不待李婷转过身,他便直接一脚飞去,那李婷便被他踹出比斗台,喷出一口血,便倒地不醒了。

时仁这场比赛赢得可以说是精彩至极,轻飘飘几个简单的不行的动作,便化解了那狠厉的攻击,然后把人踹出台,赢了。

比斗台下众人皆是愣愣的看着时仁,眼中是不可置信,渐渐有人道:“作弊。”这股声音越来越大,时仁简直要被气笑,倒是那主持这个比斗台的外门长老,细长的眼睛一扫台下,用灵力扩大声音,道:“你们是在质疑我?你们如果能作弊赢的这样简单,那也算你们的本事!比赛继续,不得非议!”

那长老话音一落,台下的人便哄作一团散开,待人都安静下来,那长老便从宽大的袖中拿出一个签筒,温和问道:“时仁,你突破凝气五阶了吧?”

时仁点头,能当上长老的必须得到灵丹期,他修为被发现,并不意外。

两人的对话声音不大,但是修士的耳朵何其灵敏?底下的人又有要炸开的感觉了,鉴于方才那长老才警告过,这些外门弟子也不敢放肆,只一个个都用眼神对着呢,你给我一个眼神,我给你眼神,然后再看看台上那站的笔直的时仁,都觉得这时仁穷的这般,估计是撞大运了!

长老也不管下边人样,只把那签筒递给时仁,老神在在的道:“抽签吧。”

时仁抽出一根签,只见上面写着:翌日,外门五十二号比斗台,对手:齐风。

时仁把那签递给长老,那长老用手卷着胡子磨搓,看着签,瘪着嘴眯着眼睛,半饷,道:“不错,这个签还成,小子努力啊!”

时仁一笑,对着那长老欠了下身,道:“那小子这就先告辞了。”

那长老一甩袖,把手背到背后,道:“去吧。”

时仁不再说话,只一抱拳,便转身飞身下台,快步往外走,他犹豫了一会儿,便转身去了小白云宗的一处瑞换点,拿了三十块下品灵石,递给那前台,道:“一个中品房间,半个月。”

前台的女修士笑的甜甜的接过灵石,从案桌下拿出一个牌子,用手一抹,上面覆上了一层白色的雾气。那女修士把牌子递给时仁后,道:“五楼左边二百五十号房间。”

时仁接过,点头便去爬楼了,等他上了五楼,拐想左边,走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地方估计是被人摆了阵法,扩大过,他走了许久,才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拿着木牌站在门口,头一次有些窘迫,他从未花过这大价钱来过这里,自然是不知道这该怎么办的。

“把灵力导入你手中的木牌,然后放在门的正中间。”一道温柔的女声响起,时仁按照那人说的,把浓郁的木灵气导进木牌里,然后在门上摸索了一下,找到了一个凹陷的地方,把木牌放到那上面。

“吱呀——”门缓缓打开,时仁走进房间,身后的门自动关上,时仁这才记起他开门用的木牌还在外面呢,结果转身便见那木牌正正当当的贴在那玉白色的门后面。

时仁走上前去把牌子拿下来,感受着上面的熟悉的木灵气,暗自道:这小白云宗的这里做的真当是好。

不期然,又想起了飞掉的灵石,叹口气,道:“这房间也值的起这个价。”便转身走了进去,只见房间中有一蒲团,散发着清新的香甜味,那蒲团背后是一白色石床,石床旁有一小木桌,桌上有一白瓷瓶,瓶中有一淡红色月季。

那月季在这一片干净的屋子中,倒有些点睛之笔的意思了。

时仁脱了身上厚重的外袍,坐在石床上,盘腿打坐。

“给我那朵花。”紫竹突然道。

时仁一愣,这紫竹打从之前跟他不说话,已是有三天了,未曾想现在突然说话,时仁静了片刻便下床打算拿那朵花,但他手还没碰到花,便有一道光屏挡住了时仁的手。

时仁一时新奇,转手,手上便出现四枚散发着莹莹碧光的竹叶状利刃,还不待他把竹叶甩出去,便见那白色光屏上出现一行黑色字迹。

【兄台,好眼光!】

时仁,轻声呵笑,那字消失又出现了一长串字迹。

【这花乃是吾精心栽培,用日月光华培育而成,其味美甘甜,口感好,您若是诚心要,吾给您打八折,只要十个中品灵石好不好?】

L承的《恒武至圣》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恒武至圣》就可以了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