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许清欢楼司尘by清若花溪完整阅读 豪门夫人有点甜在线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20-03-26 12:10:57来源:zzy作者:清若花溪

许清欢楼司尘by清若花溪完整阅读 豪门夫人有点甜在线完整阅读

豪门夫人有点甜许清欢楼司尘

豪门夫人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

《豪门夫人有点甜》第11章 别墅里独处,母亲的独白

许清欢假装没有听见,继续闭着眼睛。

“许清欢!你是不是该告诉我,哪些地方是你姐姐南湘常去的地方?”,楼司尘见许清欢为所不动,提高了声音。

“我怎么知道她还想去哪些地方,我不过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又不是她心里的蛔虫,我怎么可能对她的事情全部都清清楚楚呢。我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愤怒也好,生气也罢,要杀要剐随便你吧,反正名誉也毁了,工作也没了。”许清欢见楼司尘一直拿许南湘的事问个不停,实在是忍无可忍,“滕”地站了起来,愤怒了,她实在想不通,楼司尘怎么偏偏就对许南湘这个“白莲花”念念不忘呢。

“那好,希望你今天晚上可以好好想想。”楼司尘见许清欢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决定不再逼迫她,转身离开了客厅,上了楼。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他怎么此刻倒选择放过自己了?眼前这个男人,他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许二小姐,您的卧室在二楼的尽头,你好好休息。”罗飞指了指二楼对许清欢说。

“双子,我们走。”许清欢唤了唤睡在沙发角的双子,带着它上了二楼楼司尘为她准备的卧室,洗洗澡就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楼司尘已经离开了别墅,只剩下她和双子俩在偌大的房子里。

连罗飞都走了,许清欢庆幸,心里想着,这下好了,可以趁机逃走了,走出门,环顾四周才发现,别墅四面环海,旁边一只船都没有。

回到房间准备拿手机联系联系朋友,找了找,这才发现,连手机都被楼司尘拿走了。

感情自己是被楼司尘禁足在小岛了,竟然还把自己和外界隔绝了,卑鄙!

“呱呱呱!”,正在生气,肚子叫了起来,还是先把肚子填饱了在找找怎么逃出去吧。

许清欢回到别墅里,准备弄点吃的。打开冰箱,里面的食材倒是齐全,蔬菜、肉类,什么都有。许清欢穿上了围裙,准备亲自动手为自己和双子弄些吃的。

“丁零当啷”,在厨房折腾了一个小时之后,许清欢为双子做好了清淡的食物,为自己做好了香辣的食物,开始大快朵颐

吃过饭,收拾好厨房餐具,已经到了正午。

酒足饭饱之后,许清欢百无聊赖,带着双子在楼司尘的别墅里到处晃悠。其实她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备用船只之类的交通工具,好让她和双子能够离开楼司尘的别墅。

大概是楼司尘故意把所有的出行工具都给藏匿了,许清欢带着双子搜索了好长时间都没有找到任何出行工具。

她无可奈何地坐在沙发上,看来,自己真的被楼司尘禁足了。

难道楼司尘真的要到找到许南湘才肯放她回去吗?要真的是这样的话,她可能这辈子就要这样被楼司尘禁足了。

真是头疼,那个“白莲花姐姐”许南湘,她怎么知道到底是真的死了还是在哪个地方呆着呢?许清欢烦躁的揉了揉头发。

双子感受到了主人的烦躁、焦虑,靠近许清欢,温柔贴心的蹭着她的裤脚。

“幸亏还有双子你陪着我。”,许清欢顺着双子的毛发,会心地说。

楼司尘的办公室里。

罗飞看着站在落地窗前,望着海岛别墅方向的自家boss,boss的眼里竟然有绻绵的深情,许南湘小姐离开之后,boss还是第一次看着海岛方向有这样的神情呢。

其实罗飞心里面明白,老板虽然嘴上说着禁足许二小姐的原因是为了让她帮助找到许大小姐许南湘,但其实真正的原因却是为了保护她免受外界那些流言蜚语的伤害,给她提供吃住,否则,又怎么会吩咐他拿了许清欢的手机,断绝了别墅里的外界信号呢。

可惜啊,这许家二小姐偏偏不领情,居然还带着那条老弱病残的狗到处晃悠,企图找到交通工具离开呢。

罗飞还记得,那天boss在涩谷看到许清欢被人骂作小三的视频之后,独自一个人沉思了好久。后来那天在公园看到许清欢拎着行李和狗待在一起失魂落魄的情景时,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微妙的复杂。并且最重要的是,boss从来不会在上班时间,浪费一丁点工作时间,看着落地窗前方的海岛里的别墅发呆,更是没有的。难不成,boss真的喜欢上了许家二小姐许清欢?这有钱人,果然是任性啊,说变心就变心的。

“罗飞,留在别墅监视许清欢的人有没有传回来什么消息?”楼司尘突然开口问向身后的罗飞道。

“回boss,监视的人只传回消息说,许二小姐有一段时间似乎带着那条叫双子的狗在别墅里找些什么。”罗飞站在楼司尘明知故问道。

“找些什么?”楼司尘玩味似的重复了这四个字,“她还能找什么,不过是想找点能够出去的交通工具罢了。”,那个许清欢是什么心思,他还能不懂?

“boss英明。”,罗飞阿谀奉承道。

楼司尘看着远方继续沉思。这个许清欢就那么不愿意见到自己吗?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他楼司尘想要簒在手心的东西,还没有什么是能够抓不住的,除非他自己愿意放手。

楼司尘坐到办公椅上开始处理各种各样的文件。

晚上的时候,楼司尘没有回到海岛的别墅,依然只有许清欢和双子一人一狗。

收拾好一切东西之后,许清欢躺在床上,关了灯,久久睡不着,床边的双子已经打起了呼噜。

深夜难眠,她突然想到母亲——苏静安。

虽然苏静安从来没有亲自和她说过她和父亲许志平的故事,但她也从亲戚和外人口中大概明白了一切事情的缘由。

苏静安当年遇见许志平的时候,苏静安刚刚步入职场,正值青春貌美的年龄,在一场出差的旅行中,两个人不期而遇。许志平被苏静安的年轻貌美所吸引,开始对她展开层层“攻势”,频频对她大献殷勤,礼物、鲜花,甚至是护送苏静安回家,一个都不落下,甜言蜜语,更是从不间断。

或许是年轻气盛,最开始的时候,苏静安是不为所动的,甚至对于许志平的种种行为不屑一顾。

苏静安只觉得许志平只是突然的一时兴起,看上了她。原本想着,或许自己不去理会许志平,渐渐他就失去了兴趣,不再来打扰自己了。

可偏偏,男人就是一种征服欲极强的动物,越是得不到,就越是不会放弃。

在许志平鲜花和礼物的不断“攻击”下,苏静安的心里渐渐有了些感动,但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直到有一天,苏静安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抢劫的人。

一群小混混,下流猥琐,指着苏静安抢劫钱财。可偏偏苏静安当时并没有带着钱在身上,只得说没有,混混无耻的说,没有钱给,可以用色代替,一边说着一边将咸猪手就要伸到苏静安的身上。

苏静安害怕的叫了起来,正在这时,许志平冲出来,打跑了混混,救下了苏静安。受了惊的苏静安,紧紧抱着许志平。

从那一刻开始,苏静安开始对许志平敞开了心扉。

因为苏静安的接纳,两个人的关系迅速紧密了起来,不久就坠入了爱河。再一次的醉酒后,两个人发生了关系。

发生关系之后,苏静安更加对许志平充满了依恋,时常粘着许志平。而许志平,却真的如苏静安想的那样,对她不过是一时兴起的征服欲罢了。在得到苏静安的爱慕、进入苏静安的身体之后,对她失去了兴趣,态度也渐渐冷淡了起来。

苏静安多次邀约许志平来陪伴自己,却屡屡遭到许志平的拒绝,苏静安这才幡然醒悟,原来许志平欺骗了自己的感情。苏静安心灰意冷,渐渐不再打电话联系许志平。

之后,苏静安的日子又恢复到了从前的平静无波。

一个月之后,苏静安时常会出现呕吐多眠的情况,她刚开始以为是自己的肠胃出现了问题,便去医院检查。检查之后,医生告诉苏静安,她怀孕了。

听到医生的话时,苏静安蒙了,她不过和许志平做过一次爱,怎么就怀孕了。情急之下,她只得去找个许志平。

许志平听到苏静安怀孕的消息,也震惊了。

他本想劝苏静安将孩子打掉,转念一想,或许她怀的是个男孩,那么,他就不愁没有儿子来继承自己的家产了,于是,许志平劝苏静安生下孩子。

苏静安不肯,她告诉许志平,她要先和他结婚领过结婚证之后才会将孩子生下来。

许志平这才发现,要想要继续隐瞒自己已经结婚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了,于是他和苏静安坦白,还声泪俱下的告诉苏静安,自己之所以隐瞒她,一来,是因为太爱她了,不想让她难过,二来是不想抛弃曾经陪他走过风风雨雨的糟糠之妻。

理由十分蹩脚,苏静安却不得不接受自己无意间成了小三的事实,不得不接受,自己是被许志平欺骗了感情。可偏偏,她也不想也不忍心夺去腹中孩子的生命,就这样,苏静安顶着“小三”的头衔,住进了许志平的家。

《豪门夫人有点甜》第12章 深夜里回忆的过往

在苏静安进许志平的家之前,许志平告诉苏静安,他有一个妻子,叫吴雪丽。吴雪丽是豪门世家的女子,娘家显赫,在许志平的生意上明里暗里帮助了许志平很多,而吴雪丽也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所以他才没有和吴雪丽离婚。许志平还告诉苏静安,对于她进许志平家的这件事情上,吴雪丽是不反对的。

虽然说着吴雪丽不会反对,但毕竟人家才是正室,苏静安的心里还是战战兢兢的。

或许是吴雪丽故意不回家,苏静安进了许志平家将近三个月,都没有见到吴雪丽本人,日子过得风平浪静,也还算惬意。

就在苏静安以为吴雪丽在自己在可能不会回家时,吴雪丽带着一岁半的女儿许南湘回来了。那天,吴雪丽拉着苏静安的手,亲昵地叫了她好几声“妹妹”,还告诉了她好多怀孕期间应该注意的事情。苏静安原本还对吴雪丽存了好几分的戒备之意,在听了吴雪丽的好几声“妹妹”之后,完全信任了吴雪丽。

吴雪丽回来的第二天,苏静安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来报答一下她的不怪罪之恩。于是,她怀着身孕,一大早起来,为吴雪丽和许南湘做了一桌子的饭菜。吴雪丽起来看见了,假装开心,让她打电话让许志平也回来,一家人一块吃。

苏静安在听到吴雪丽的那句“一家人一块吃”时,彻底被她感动了,兴冲冲的打了电话给许志平。许志平回来了,真的“一家人”一块吃了一顿饭。

吃完饭,一段时间后,许南湘开始哭喊着肚子疼,带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许志平,许南湘年纪小,肠胃还在敏感,是因为吃了不干净的食物才会导致腹痛的。

听完医生的陈述之后,吴雪丽哭着对许志平说,许南湘早上起来只吃过苏静安做的饭菜,这句话的含义,不言而喻,吴雪丽的意思就是,是苏静安故意伤害许南湘。

许志平勃然大怒,大声斥责苏静安,还质问苏静安,明明已经默许她住在许家,为什么还要伤害小小年纪的许南湘。

苏静安泪珠朦胧的看着许志平,想要开口解释,却还没等她解释,吴雪丽就开口了。她装着一副委屈柔弱的样子,质问苏静安,明明她已经善意的接纳了她,为什么还要费劲心思除去她唯一的女儿。

苏静安百口莫辩,许志平也不愿意相信她,她这个时候才彻底明白,许志平从头至尾,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他允许她回许家,不过是因为她的肚子里有他的孩子。而吴雪丽之所以最开始用善意的一面开对待自己,不过是为了消除自己的警惕,好让以后可以彻底的将她驱逐。

苏静安心灰意冷,她想着,等到肚子里的孩子出世了,她就离开,这个人世间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了。

于是,在未来的六个月的时间里,苏静安一直默默承受着吴雪丽明里暗里的嫌弃和谩骂,还有她时不时给自己制造的麻烦,还有亲戚朋友的种种不理解和鄙夷。她在许家的日子过得举步维艰,在外人的眼中更是不折不扣的小三破坏者。

怀胎十月,苏静安终于到了临盆的那一天。进了产房,却因为长时间的精神抑郁和身体虚弱,一直生不下孩子。在产房里折腾了将近三个小时,苏静安终于生下了孩子。

得知苏静安生下孩子后,许志平心想,自己终于有一个儿子可以继承家产了。他兴高采烈的跑到医院,却被告知,苏静安生下的孩子只是一个女儿。许志平失望而归,连孩子都没有抱一下。苏静安原本想着,孩子生下来至少有一个父亲,可以保证她的生活,养育她成长,却发现,许志平根本就不待见这个孩子,连名字都不愿意给孩子起一个。

在经历了产房里三个多小时的折腾之后,苏静安十分珍视这个孩子,她决定暂时不离开,她要让这个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

因为孩子没有爸爸给取名,苏静安就自己给她起了的名字。她回想着和许志平的这场相遇,大多只有悲伤苦楚,只留下微微清淡的欢乐,于是,苏静安给孩子起了一个“清欢”的名字,虽然只有微微清淡的欢乐,但也值得留恋。

虽然说着要努力让她的女儿许清欢健康快乐的成长,可偏偏,对于一个未婚妈妈来说,让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谈何容易!因为与许志平的感情不是名正言顺的,许清欢注定从出生开始就背负上了“私生女”的标签。

“私生子”、“小三”种种声音吞噬着苏静安,吴雪丽又常常故意来找她的麻烦,加之又刚刚生产完,她终于只撑不住,得了产后抑郁症。

得不到许志平的关心疼爱,吴雪丽又常常折磨她,一年之后,苏静安的抑郁症已经达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只有在照顾许清欢的时候,神情心绪才有有些许的正常。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苏静安将许清欢哄乖睡下之后,来到许家的院子里晒太阳。却正逢吴雪丽也在院子里。

吴雪丽冷笑着质问苏静安明明破坏了她的家庭,许志平也不爱她,怎么还不去死。苏静安头痛欲裂,脑海里充斥着吴雪丽的那句“你怎么不去死!”,痛苦的朝着吴雪丽大叫了一声之后,跑到附近最高的楼层,垂直跳了下来。

许清欢就这样在一岁多的年龄里失去了母亲。

父亲的不待见,母亲的过早离世,外界人眼中的“私生女”——许清欢,就这样在吴雪丽的针对折磨中长大。

而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许南湘,更是和吴雪丽一样,处处针对她,给她使跘子。

许志平或者家里有其他客人在时,吴雪丽就对着许清欢装出一副慈良母亲的样子,对她嘘寒问暖,看着倒是比对许南湘还要好上几分。而许南湘,大概是得她母亲真传,在别人面前一句一个“妹妹”的叫许清欢,而只要旁边没有别人,她就对着许清欢句句讥讽,深深嫌弃。

有时候,许清欢对于吴雪丽和许南湘虚伪的善意,表现出恶心的样子,却被人说成是不识好歹。她竭尽全力向父亲许志平解释吴雪丽和许南湘只是装着对她好,实际上一直在虐待她,却被许志平用冷酷无情的语气赶走。

她还清晰的记得许南湘十二岁生日那天发生的事情。

那天,是许南湘的十二岁生日,从小到大,许南湘在许志平和其他的外人眼里,都是一个听话懂事,聪明漂亮,又会疼爱妹妹的好孩子。所以,在她生日那天,许志平叫了很多人来给她庆祝生日。

因为脸面的问题,那天许清欢也穿上了平常穿不到的漂亮的裙子。而许南湘,更是被吴雪丽精心打扮的闪闪发光。

生日宴会上,许清欢本想着露个面,就赶紧回自己的房间待着,以免见到虚伪的大家闺秀吴雪丽和白莲花似的许南湘。却偏偏在许清欢提着小脚丫准备溜的时候,被许南湘叫住了。

许南湘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许清欢她的鞋子有些不好走路,要求她帮她重新拿一双鞋子来给她。许清欢不愿意,当即问她为什么要让她帮她提鞋。许南湘却恶心的朝着许清欢撒娇说,她喜欢她的“清欢妹妹”,所以她相信“清欢妹妹”拿鞋子的眼光,还打出“今天是她生日”的牌子来。

许清欢还想拒绝,这时许志平走过来,贴着许清欢的耳朵告诉她,不能让许南湘作为他的女儿在一个如此之大,出席人数如此之多的生日宴会上丢脸,于是,许清欢不得不做一个下人才做的事——为许南湘提鞋。

在提鞋的路上,许清欢遇到了一个男人。男人问她为什么明明生气却还是要替许南湘提鞋。

许清欢当时听到男人的话时,无奈的耸了耸十一岁的稚嫩的肩膀,用一种与她年龄不相符合的老成语气告诉男人,如果她让许南湘丢脸了,就是让许志平丢了脸,许志平因为她丢了脸,一定会让她滚出许家,那她就真的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了,所以她不会主动激怒任何人。

男人引诱许清欢,告诉她,她可以悄悄的将许南湘的鞋子弄坏,这样就可以让许南湘彻底没脸了。这样做,实在出气。

或许是男人对于许南湘和吴雪丽丢脸的描述,让许清欢彻底动心了,许清欢真的鬼使神差的故意弄坏了许南湘的鞋子。

许清欢就这样将弄坏的鞋子提给了许南湘。许南湘穿上后,假装感激抱着许清欢说感谢。

许南湘穿着鞋子,走了几步路,走到一个和许志平生意上往来频繁的男人面前,乖巧的叫“叔叔”,刚说完,鞋子的问题出来了,许南湘一个踉跄,扑倒在刚刚叫“叔叔”的男人怀里,男人的手也不小心碰到了许南湘还未发育完全的胸部。当时的场景尴尬的无法言语。

许志平看着当时的场景,怒不可遏的将所有的罪名都怪在了许清欢的身上。他拖着许清欢,将她关在了许家对咱住的小黑屋里,许清欢哭着告诉许志平是有人指使她这么做的,可许志平却并不相信,任由许清欢在小黑屋里吵闹。

这就是从那一刻开始,许清欢开始了怕黑的。

许清欢闭上了眼睛,当年十一岁,是独自被囚禁在小黑屋里,如今二十六岁,也是相当于被囚禁在别墅这个大黑屋里,果然,有时候,历史的是会总归原路。

《豪门夫人有点甜》第13章 往事不堪回首(1)

许清欢的眼睛在黑夜里忽然湿润了,床边的双子“呜呜呜”的轻哼了几声,又继续打起了呼噜。她裹紧了身上的被子,继续回忆着。

那天,许清欢被许志平关在小黑屋里整天整夜。直到许南湘的生日宴会结束的第二天,家里的佣人去小黑屋里堆放东西时,才发现了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许清欢,佣人告知了许志平,许志平这才想起来,原来那个让他蒙羞的小女儿还被关在小黑屋里。

从小黑屋里被放出来之后,许清欢就发烧感冒了,她全身发烫,浑身难受,却没有一个人来照顾她,连吃的、喝的都没有。那个时候,她躺在自己小房间的床上,以为自己快死了。

就在她被感冒发烧折磨的不省人事的时候,吴雪丽来到了她的房间,用冷水泼醒了她。

许清欢正在昏睡中,突然感受到冰水的寒冷刺骨,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吴雪丽,心里害怕极了。一直以来,这个名义上的母亲都处处针对她,明里暗里给她找麻烦,恨不得她马上去找她的母亲苏静安,这次,可能要趁着她生病躺在床上,直接弄死她吧,许清欢躺在床上,害怕却无力挣扎。

果然,就像许清欢所想象的那样,吴雪丽看着她,一张平时看着端庄高贵的脸渐渐扭曲。

吴雪丽用手掐住了许清欢的脖子,恶狠狠的骂许清欢的母亲苏静安是贱人,说她生下的孩子许清欢也是贱人,还问她,既然她母亲都死了,怎么她还不去死。吴雪丽说着说着,情绪越来越激动,语气也渐渐加重了,手上掐许清欢脖子的力道也越来越用力,许清欢渐渐觉得透不过起来,开始咳了起来。

许清欢的咳嗽声吸引了许南湘,许南湘跑到她的房间里,才发现,母亲吴雪丽竟然想要亲手杀死她的“妹妹”,许南湘连忙制止了吴雪丽。

摆脱了钳制的许清欢,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许南湘那个时候还给她端来了水。在接受许南湘那杯水的时候,许清欢傻傻的觉得许南湘还是有善意的。

许南湘的行为,引来了吴雪丽的不满,吴雪丽斥责许南湘,问她为什么要阻止自己除掉许清欢,难道她想留下许清欢和她争夺财产吗?

许南湘听了吴雪丽的质问,和吴雪丽说,不必为了除掉一个小贱人,脏了自己的手,还可能因为这件事而蹲进监狱。听了许南湘的话后,吴雪丽的脸上渐渐冷静下来。

许南湘又和吴雪丽补充,她说,就这样让许清欢实在是太便宜了她,当初她母亲勾瘾父亲许志平,害得吴雪丽脸上无光,如今,她母亲苏静安死了,留下的债务自然要让许清欢来还。

吴雪丽听完之后,这才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许清欢,这才满意的离开了。

许清欢躺在地上,看着被“砰”的一声砸上的房间门,她终于对许家的人,彻底失望了,她使尽全身力气,爬了起来,吴雪丽和许南湘的种种言语行为激发了她的生存斗志。她告诉自己,必须要活下来,活下来和许南湘和吴雪丽抗衡,不能只是单纯愚蠢的承受她们的欺凌,也要让她们尝尝苦头。

或许是母亲苏静安在天上的庇佑,许清欢的病真的渐渐好了起来。

而吴雪丽和许南湘,原本想着要趁许清欢卧病在床,任由她自生自灭,或者准确的是,任由她自灭。在看到许清欢病好的那一刻,母女俩都恨得牙痒痒。

许清欢病好的第二天,许志平出差回家了。刚回到家里,吴雪丽就告诉许志平,许南湘生病了。许志平向来对这个聪明懂事、让他脸上有光的大女儿十分重视。听到她生病,赶忙去看她。许南湘看到许志平的时候,一张漂亮的脸蛋,梨花带雨,告诉许志平不要怪她妹妹。许志平不解她的话。吴雪丽这个时候做作地抹着眼泪告诉他,许南湘生病是因为吃了许清欢送来的东西。

许志平的脸色铁青,吴雪丽又火上加油的提到了当年苏静安做的那顿饭,那顿饭也是让许南湘吃过之后就生病的。许志平彻底愤怒了,直接叫佣人把许清欢绑了起来,不问青红皂白,用棍条打了她一顿。一边打还一边骂她和她母亲一样的歹毒、不知好歹。

许清欢咬紧了嘴唇,一声都没有哼,眼泪也一颗都没有掉。许志平见她一副倔强的表情,火气更盛了,打得更狠了。那一次,许清欢被打得一身都是一道一道的伤痕。

第二天,许志平因为有公事在身,又离开了许家,离开之前,他来到许清欢的房间,警告她不许伤害她姐姐。许清欢没有做声,只是躲在被子里冷笑,她的姐姐,除了她自己,谁还能伤害?

许志平走后,许南湘和吴雪丽就得意的来到许清欢的房间,当时,许南湘盛气凌人的告诉许清欢,她是争不过她的。

从被佣人叫去许志平面前的那一刻,许清欢就知道,许南湘的病不过是装出来的,她根本就没病,她的“病”只有在想在许志平装乖孩子、好姐姐时才会突然发作。

许清欢在被子里捏紧了拳头,下定决心,既然她许南湘说病是因为她才得的,那么为了不让她失望,她应该“帮助”她生病。

许南湘每天早上起来,都会让佣人送一杯鲜牛奶给她。第二天早上,许清欢早早的就起床,看着佣人做好鲜牛奶后,正准备送到许南湘的房间,她在屋外故意打翻了东西,佣人听到响声后,放下手里的鲜牛奶,出去了。许清欢这时趁机往许南湘的牛奶里放了一颗泻药。

佣人回来后,没有发现牛奶的异样,还是将那杯牛奶端给了许南湘。

那天早上,许南湘拉了一早上的肚子。

后来的日子,许南湘总是会隔上一两天就会拉肚子,或者喝过牛奶后恶心呕吐。去看了医生却久久不见好。或许是许南湘和吴雪丽母女俩坚信许清欢不敢这么做,一直都没有怀疑许清欢。

直到有一天,许清欢按照惯例起床看着佣人将鲜牛奶做好后,支开了佣人,正准备下药在鲜牛奶里,却被一声呵斥吓坏了。

原来是吴雪丽提前起来了。吴雪丽看着许清欢的手里拿着一颗药,正准备放在自己女儿的鲜牛奶里。这才明白,原来女儿的腹泻和呕吐都是因为许清欢故意为之。

吴雪丽气急败坏,直接拿起屋子里的扫把胡乱的打在了许清欢的身上。

许清欢最开始只是躲避,吴雪丽却打得更厉害了。许清欢也随手捞起了一根棍子,开始反抗。后来因为许南湘的加入,许清欢还是被母女俩给打了很惨。

因为暗地下“帮助”许南湘生病的事情被发现,许清欢开始明面上的和吴雪丽、许南湘母女俩斗争。

吃饭时,许清欢故意装着不小心的样子,把汤泼在许南湘的裙子上。渐渐地吴雪丽不再让她在饭桌上吃饭,只让她和佣人们吃饭。只有许志平回来,她才能坐在饭桌上吃饭。

而许南湘和吴雪丽,许志平不在家时,只称呼她“小贱人”、“白眼狼”,许志平一回来,就装着友善的样子叫她“妹妹”、“清欢”。许清欢知道,就算自己告诉许志平事情,他也不会相信他,所以她只是忍着,什么都没有和许志平说。

十六岁那年,许清欢放学后走在回许家的路上,因为老师将下课时间延迟了,她回家时,路上已经没有人了。她走在空荡荡的路上,有些害怕。在经历一个小巷时,看到了许南湘,还有身后跟着的三四个黄发飘飘的社会青年。许南湘对他们说,谁把许清欢的衣服趴了,她就和谁在一起。

说完之后,阴冷的看了许清欢一眼,就离开了。

几个社会青年听完许南湘的话后,猥琐的看着许清欢,渐渐靠近。

虽然时常被许南湘和吴雪丽变着花样折磨,从小也没有正常的生活过,但这样的场景却是第一次,许清欢拉紧了衣服,害怕的往后退。她越往后,混混们就越往前,就在她以为自己可能就要这样将清白葬送时,她听到一声清脆的“警察来了”,混混们下了后退逃跑,她转头还没看清那人的模样,就被那人拉着手跑开了。

两个人牵着手跑了很远,停下来许清欢才发现,吓退那些混混,帮助自己的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翩翩少年。

少年见许清欢安全了,就放开她的手,告诉她“注意安全、赶紧回家”之后,就离开了,许清欢都没有来得及问问他的名字。

那黄昏里带她奔跑的少年,就这样开始了许清欢的第一次心动,以至于后来许清欢见到温文尔雅的林子轩,一下子动了心。

回到许家后,许清欢走到许南湘的房间,砸光了许南湘所有的东西,然后跑进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反锁,让吴雪丽母女没有机会打骂她。

后来,许清欢就告诉许志平,她要住到学校,许志平没有心思管她,任由她住到了学校。住到学校后,没有许南湘和吴雪丽来找麻烦后,她的生活渐渐走上了正轨。

可学校总会有放假的时候,许清欢不可能永远住在学校里。

暑假的时候,许清欢回到了许家,她想着尽量避着许南湘母女,风平浪静的过完暑假。可她没有想到,那个暑假,成了她的噩梦,也成了许南湘的噩梦。

《豪门夫人有点甜》第14章 “暴君”归来

“哐啷”楼下突然传来关门的声音,打断了许清欢的回忆。

这么晚了,到底是谁来了,难道是楼司尘那个“暴君”回来了?

许清欢带着疑问,蹑手蹑脚的走下床,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一看,客厅里的琉璃灯下的两个男人,不就是楼司尘和罗飞吗?

楼司尘这么晚了还要回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许清欢趴在房门上,继续看楼下的动静。

楼司尘坐在沙发上,慵懒舒服的样子,罗飞则是站在一旁,准备随时接受楼司尘的命令。

“boss,您还没吃东西,要不要让人做点吃的?”罗飞看着楼司尘问道。

“不用了,你先去休息吧,我一个人坐一会儿。”楼司尘闭着眼睛,双唇轻启,回应罗飞。

“好的,boss,那我就先上去了,您早点休息,有什么事随时叫我。”罗飞恭恭敬敬的说道,说完就离开了大厅。

“居然还把罗飞支走了,难不成要干什么见不得的事?”许清欢看着楼下独自坐在客厅里沙发上的楼司尘咕囔道。

许清欢想把房门再开大一点,好让自己能够趴得舒服一点,一抬头,却发现楼司尘的头转回来,正看着自己房间的方向。她吓了一跳,赶忙把轻掩的房门合了起来,跑到床上,盖紧了被子。

但愿那“暴君”没有发现自己,许清欢在心里祈祷。

客厅里的楼司尘其实早就发现了趴在门口偷听的许清欢。

他刚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许清欢的房门,锁得严严实实的,后来他坐下沙发前又看了一眼,房门已经打开了一条小缝,刚刚她发现了自己正在看她的房门,就急急忙忙的合上房门的动作真是好笑。楼司尘的嘴角弯了弧度,有了微笑。

既然她回去“睡觉”了,那他就去看看她睡得熟不熟。楼司尘站起来,抬步向许清欢的房间走去。

在房间里装睡的许清欢,听到有脚步声渐渐靠近,以为楼司尘要回房间睡觉,暗自庆幸。却突然发现,脚步声在自己的房间口那里停了下来。

难道楼司尘想现在审讯自己“知不知道许南湘去了哪儿”的事,都已经这么晚了,就不能等到明天吗?这个楼司尘,真是连一个晚上都不愿意让她安安生生的。许清欢心里苦笑。

“铛,铛,当当当”楼司尘站在门外,敲着许清欢的房门。

许清欢在房间里,继续装睡,她决定不起来,就这样赖在床上睡着,她才不信楼司尘能把她从床上拖下来了!

楼司尘敲着门,却不见里面的人回应,大概是许清欢真的要把这睡觉装下去吧,楼司尘想着,既然这样的话,只能自己来开了。他轻轻转动房门把手,房门开了。

“真是无耻,竟然自己跑进来了。”许清欢紧闭着眼睛,腹诽道。

“嗯,睡得倒还挺熟的,像只猪头一样。”楼司尘看着闭着眼睛的许清欢,故意说得很大声。

“呸!不要脸,你才是像只猪头一样呢!什么比喻不好,你说一个这样的比喻!”许清欢听到楼司尘那一句“像只猪头一样”时,恨得牙痒痒,握紧了拳头,眼睛却依然紧闭着。

楼司尘说完后看了一眼许清欢,竟然还是不准备睁开眼睛,既然话语都不能让你“醒”那就只能采取点特别措施了。楼司尘一边邪恶的想着,一边坐到许清欢的床上,脸慢慢的凑近许清欢的脸。

许清欢感受到楼司尘的慢慢凑近,他的温热气息像轻柔的羽毛一样,轻拂着许清欢的脸庞,她感觉有些痒痒的,想要伸手去抓一抓,却又不敢动弹,只好用手抓住了床单。

楼司尘看到了许清欢微微一皱的眉头,满意的继续行动。他的手轻轻掀开了许清欢盖在胸前的被子,大手正准备侵袭上她的胸前,许清欢突然“腾”地坐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在我房间里的?”许清欢明知故问道。

“你猜猜我是什么时候进到你房间里的?”楼司尘笑着没有拆穿她。

“我怎么知道?现在请你出去。”许清欢指着房门,赶楼司尘出去。

“许二小姐,这是我的别墅,这里面的每一间房屋,我都有权利随便进出。”楼司尘继续坐在许清欢的床边,气定神闲的说道。

“你……”许清欢虽然生气,但碍于楼司尘的话也有些道理,也不知该如何发作。

“好了,许二小姐,我饿了,就麻烦你下楼来给我做点吃的吧。”楼司尘命令似的告知许清欢。

“我不去,凭什么要我帮你做吃的,我又不是你的佣人。”许清欢扭了扭头,背对着楼司尘,她才不愿意给他这个“暴君”弄吃的呢。

“你要是不愿意,我就让罗飞把这条狗给杀了烤着吃。”楼司尘摸着不清楚情况的双子说道。

“你疯了吧!双子都已经那么老了,你还要把它杀了烤着吃,你也不怕硌到牙!”许清欢听着楼司尘打起了双子的主意,气上心头,偏偏双子还不明状况的“呜呜呜”叫着去蹭楼司尘的裤脚,真是“恨狗不成钢”。

“虽然只是一条老狗,不过,可能就是因为它是老狗,才更筋道。”,楼司尘看着许清欢笑着补充说道。

虽然楼司尘说这话时脸上带着温柔的笑,许清欢却觉得,此时的楼司尘简直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脸上摆着温柔的笑容,嘴上却说着歹毒的话语,这个男人简直人面兽心。

“怎么样?许二小姐,你想好了吗?是你下楼去厨房,用冰箱里的食材,为我做一些吃的,还是,你在上面休息,我让罗飞替我宰了这条狗,用它做食材,为我烧烤呢?”楼司尘把弄着双子颈上的毛,缓缓说道。

“楼司尘,你卑鄙,居然用双子来做威胁!”许清欢气呼呼的起身,下楼准备为楼司尘准备吃的。

她打开冰箱,准备为楼司尘做一顿“黑色料理”。

“你不要想着用食物来毒害我,然后企图逃跑,因为,到时候,你做出来的所有食物,都会由许二小姐你先来品尝。”楼司尘似乎是猜透了许清欢的小诡计,站在许清欢的背后阴则则的说道。

“哦!对了,我这个人向来最不喜欢浪费粮食,如果待会儿我吃了还有剩下的食物,那么,许二小姐就不用为你的狗粮操心了。”楼司尘补充说道。

许清欢听着楼司尘的话,将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新鲜西蓝花给狠狠捏碎了。这个男人怎么会不要脸到这种程度,许清欢一边掰着西蓝花,一边在心里咒骂楼司尘。

其实,她特别想转过身去,狠狠地骂楼司尘几句,总是拿双子来威胁她,他这是什么男人嘛,简直就是无礼之徒,简而言之,他就是个无赖流氓。

掰好西蓝花之后,许清欢准备拿些鲜肉来切了炒。

刚打开冰箱拿出肉类,却发现楼司尘走到了厨房旁边。

“干什么?难不成你还要监督我做饭?”许清欢看着楼司尘没好气的说道。

“可不就是怕你想要和我同归于尽吗?你死了不打紧,连累了我,那就不好了。”楼司尘揶揄道。

“你……啊!”

许清欢本想走过来反抗楼司尘一次,却因为拖鞋太滑了,一个不小心,向后滑了一跤,眼看着要摔倒了,楼司尘赶忙过来,接住了她。

楼司尘抱住了许清欢柔软而又纤细的腰肢。许清欢也看着楼司尘的眼睛,客厅里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两个人看着彼此,突然没了争吵。

“呜呜呜”角落里,熟睡的双子忽然轻哼了一声,拉回了许清欢和楼司尘的思绪。

“你抱够了没有,还不赶紧放下我!”许清欢挣扎着,挣脱了楼司尘的怀抱。

“我可不能让你就这么摔死了,你死了,谁来带我找南湘?”楼司尘放下许清欢后,拍了拍手说道。

“真是的,因为抱了你还要麻烦我去洗手。”楼司尘背对着许清欢毒舌的说完后,走向了卫生间。

“我刚刚不小心碰到了你的手臂,才应该好好洗手呢,不然做出来的饭都没法吃。”许清欢也不甘示弱的回应道。

“许二小姐,你还是省点力气,快点做饭吧,不然待会儿我等不及了,可是要吃烧烤的。”楼司尘威胁的声音传过来。

卑鄙!无耻!不要脸!占了我的便宜还卖乖!

许清欢就这样在咒骂楼司尘的过程中为楼司尘做好了饭菜。

她将饭菜端到了饭桌上,摆好餐具后,特意看了一眼最靠近餐具的那盘青椒洋芋丝,色泽鲜美,看着倒是挺美味的,不过,着道菜可不知有“美味”,这道菜也是暗藏杀机的。

待会儿就看他楼司尘如何享受这道“美味”而又“特别”的青椒洋芋丝了。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的背影坏笑。

擦了擦手之后,许清欢准备叫楼司尘吃饭。

“饭菜好了,暴君快点来吃吧!”许清欢对着大屏液晶电视前,男人挺拔的身姿喊道。

“你刚刚叫谁暴君呢?”楼司尘在听到许清欢的那一句“暴君”,转过身来,面露不悦的问道。

“我叫“暴君”了吗?没有吧,一定是你听错了。”许清欢看着楼司尘打起了“哈哈”。

“我要真的是暴君,那你现在早就被别墅旁边的海里的鱼给吃了。”楼司尘一边靠近饭桌,一边用一种不轻不淡的语气告诫许清欢。

听得站在饭桌前的许清欢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男人果然残暴,居然想过要把自己投河喂鱼,必须要找个机会逃跑,不然可能自己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许清欢在心里下了决心。

清若花溪的《豪门夫人有点甜》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豪门夫人有点甜》就可以了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