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主角许清欢楼司尘 豪门夫人有点甜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发布时间:2020-03-26 12:10:51来源:zzy作者:清若花溪

主角许清欢楼司尘 豪门夫人有点甜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豪门夫人有点甜许清欢楼司尘

许清欢楼司尘豪门夫人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

《豪门夫人有点甜》第18章 不同房的各自遐想

昨天晚上,楼司尘很晚才回来,偏偏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睡下,最后,还要麻烦自己起来做饭给他吃,不过,因为这顿饭,倒是让她发现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楼司尘没有味觉。

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人,却偏偏,失去了味觉,这世间那么多美味绝伦的食物,在他尝来,却只有平平淡淡一种味道。

许清欢拿起床头柜子上的手机,准备查一查,人失去味觉的所有原因。

“味觉退化可大致分为主观原因和客观原因。主观原因主要和情绪有关。比如,一个人大怒时,常常会感觉舌头干燥、发苦,吃什么都是苦的;而心情愉悦时,吃什么都香。客观原因则主要影响与味觉有关的颅脑神经,从而引发味觉衰退。此外,要保持正常的味觉,还需要唾液质量好,所含的唾液酶等成分正常,口腔内微生物无病态性生长。反之,味觉则可能出问题。年纪大了,味觉退化味觉退化又可分为生理性和病理性。一般来说,年纪大了,舌乳头和味蕾的味觉神经末梢就会萎缩、衰退,味觉自然会逐渐减退。”

许清欢看着知乎上的一大长段回答,全部是专业术语,看得她眼花缭乱,却连一知半解都没有。

继续滑下手机屏幕下方,看到“极度悲伤或者极度绝望,会让人失去味觉”,楼司尘失去味觉的最可能原因,就是她。

或许就是在许南湘无缘无故的死亡失踪了,让楼司尘一时接受不了,痛苦万分下,情绪的过度起伏,这才失去了味觉吧,许清欢猜测着。

再继续往下看,许清欢看到了失去味觉的感受。

“没有味觉的舌头,就好像是一个眼睛瞎了的人,咀嚼食物时,就像是盲人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触摸到一只美丽的杯子,只有一种食物躺在舌面上的触碰的感觉,而对于,酸、甜、苦、辣,甚至是咸味儿,都是感受不到的,他们对于食物的味道,只存在于想象之中。”

许清欢看着这些描述,突然对楼司尘生出一种同情,他处在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明明不缺美食,却难以品尝美食,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

“失去味觉,饮食尽量以清淡为主,尽可能多食用含锌的食物”,许清欢看到这里,突然心里一惊。

昨天晚上故意做给楼司尘的那盘青椒洋芋丝,自己故意放了许多盐巴,咸了许多许多,楼司尘还吃了不少。

自己弄很咸的食物给他,他会不会因为吃了食物,身体出的问题更大。

而今天早上,给楼司尘和的牛奶,是被放过许多糖的,烤的面包更是一半加过胡椒粉,一半加过辣椒面。

想想,不过两顿饭的时间,自己都对楼司尘的胃干了些什么,这样下去的话,他的味觉会不会永远都没有办法恢复呀?

许清欢突然很担心楼下的楼司尘暴毙。

许清欢心里除了对楼司尘的担心之外,还夹杂着对楼司尘的愧疚。

虽然楼司尘这个人很毒舌,很让人讨厌,可是他也不过是一个为了爱人锲而不舍的可怜人,只是,不小心爱了一个“白莲花”。

许清欢翻来覆去,甚至怀疑会不会明天早上起来楼司尘就瘫在沙发上,死了?

“吧嗒,吧嗒,吧嗒!”门外突然传来拖鞋踩在地上的声音。

声音沉沉稳稳,不急不缓,是楼司尘的脚步声,大概他也要去休息了。

许清欢松了一口气,楼司尘还能回房间休息,那他应该没事,一盘咸得入味的食物看来还不至于让他死去。

很明显,许清欢知道自己把楼司尘想得太简单、太脆弱了,他楼司尘是何许人也?

他可是S城的天之骄子,哪有那么容易就轻易的被她许清欢的几盘菜就这样毒害死了。

其实,许清欢自己都没有发现,就在刚刚磨咖啡给楼司尘的时候,她都还有想要毒死他的冲动,此刻,她却在担心,楼司尘会不会生病、身体不适。

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了进来,轻轻抚摸上了许清欢的脸庞。

许清欢的手覆盖上那一片月光,闭上眼睛,想起今天在花圃里,楼司尘温柔的覆上她脸庞时的感觉,有些迷醉人的错觉,她突然有些想念那种感觉。

“许清欢,你在想些什么?他可是个十足的‘暴君’,你一脸沉醉的样子,难道是想要爱上他吗?他爱的可是与你为敌的‘白莲花姐姐’许南湘!”意识到自己不该有的妄想时,许清欢用力拍了自己一巴掌,清醒了过来。

一巴掌,正好拍到了今天在花圃里,顶着烈日阳光下,修理花花草草时,防晒措施没有做好,不小心被晒伤的皮肤上。

“嘶……”许清欢疼的吸了口凉气。

刚刚去洗漱时,楼司尘告诉过她,洗漱间有很好的护理皮肤被晒伤的护肤品。洗漱完之后,她看到了楼司尘说的护肤品,却因为和楼司尘置气,最终没有用那些护肤品,导致现在整个皮肤都火辣辣的泛着疼痛。

不过,这个毒舌的男人,居然会关心到自己的皮肤受伤的问题,这一点,倒是让许清欢没有想到。

或许,他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让人讨厌吧,他是关心自己的吧。许清欢心里想着。

刚刚那一巴掌,可能真的是太过于用力了,脸上越来越辣滋滋的,或许真的该去洗漱间擦点护肤品,否则,明天早上起来,整张脸,不废了也会毁了。

许清欢下床,穿起拖鞋,打开房门,往二楼尽头的洗漱间走去。

去到洗漱间,许清欢打开灯的开关,看着镜子里红肿红肿的脸蛋,心疼不已。

“天啊!我可怜的脸蛋。”许清欢摸着今天被晒伤的脸,心疼的说道。

许清欢的脸蛋虽然说不上十分精致,但总体上来说也算是白皙滑嫩的,毕竟当年的许志平之所以能就一眼看中了公司小职员苏静安,就是因为苏静安长了一张青春靓丽的容貌。

许清欢遗传了母亲的基因,长得自然不会差,只是没有遗传到苏静安温文尔雅的脾性。苏静安是温热的,而许清欢作为她的女儿,性子却是火热的。

许清欢抬眼扫视了一下梳妆台上,不愧是S城财势最大的企业家的梳妆台上,连梳洗化妆的东西都那么多。

许清欢发现,里面的梳洗化妆的物品不仅仅有男士的,还有女士的。

男士的护肤化妆品一定就是楼司尘自己用了,那么女士的是留给谁用的呢?许清欢有些不解。

如果说女士的是留给许南湘用的话,或者说,女士的是许南湘当初和楼司尘在一起时,用了剩下的,那么生产日期至少应该是三年前的。

许清欢拿起一瓶女士用的,找到生产日期,一看,居然是今年刚出的法国克里斯丁*迪奥刚出的化妆品,还有护肤品。

既然是今年刚出的,那么就奇怪了。

是楼司尘还会带其他的女人回来这栋别墅,还是楼司尘一直保留着许南湘在时的情景,连化妆品都持续保留着当下最新的品牌。

不过,似乎昨天她一个人在的时候,来到梳洗间梳洗没有看到这些女士专用的化妆品。难道是楼司尘专门为自己买的?

许清欢觉得自己最后的猜想有些自作多情,自己不过是一个楼司尘为了找到许南湘的媒介而已,她有什么资格值得楼司尘动心思为她置办护肤化妆品的?

那些女士专用的化妆品,一定就是楼司尘专门为许南湘留着的,或许就是为了等到那天许南湘突然回来,给她一个惊喜吧。

许清欢自嘲的朝着镜子里自己笑了笑,自己居然自作多情的猜测楼司尘心里想着自己。

她看着镜子里红肿的脸,却没有心思再去护理,关了洗漱间的电灯,游戏写失落的回了房间。

或许是心里有些许失望的原因,关门的时候,力道有些重了,惊动了隔着一个房间的楼司尘。

楼司尘回到房间也是迟迟没有睡着。

他想着今天一整天和许清欢的独处,竟然让他感觉到轻松,从前和许南湘在一起时,这种轻松的感觉也是没有的。

最奇怪的是,今天自己居然不由自主的触摸了许清欢的脸,这对于他来说,更是从来没有的。

还有昨天,还在公司的时候,他就想起许清欢昨天被他带走的时候,只有一个行李箱,最后行李箱还不知道被罗飞丢在了哪里。

楼司尘当时看见许清欢手里提着的袋子里有衣服,所以衣服不用担心,只是女孩子要用的化妆品、护肤品,她一定是没有的。

所以,他当时就吩咐罗飞去买护肤化妆品,当时罗飞还好奇的问他,要买化妆品干什么,他没有直接告诉罗飞是要特意买给许清欢,只是让他去买。

可是因为不知道许清欢用的是哪个品牌,所以只好让罗飞买了当下最好的。

而对于昨天晚上的宵夜,他原本是并不想吃的,却在看到许清欢趴在房门口偷看的身影,鬼使神差的,就叫了许清欢起来帮他做饭。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正好看到许清欢的脸上一片一片的红肿,这才告诉了她,有化妆护肤品的。

楼司尘突然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心,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许清欢?

《豪门夫人有点甜》第19章 “暴君”始终是凶残至极

楼司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

大概到了凌晨两点多,才微微的眯上了眼睛。

而许清欢,回到卧室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早上大概六点左右,楼司尘就被罗飞的一个电话给叫醒了。

接完罗飞的电话之后,楼司尘脸色铁青的放下了手机。

楼司尘知道,当下之计,最重要的就是尽可能快的找到许南湘。

他知道,许南湘一定还活着,因为有的东西,只有他和许南湘两个人知道,所以,也只有她能将那些事情泄露出去。

楼司尘藏在被子里的大手,握紧了拳头,如果是白天,就一定可以看到。她的指关节已将微微地泛白了。

至于找到许南湘,唯一的突破口就是许清欢,现在也就只有许清欢能够提供一些关于许南湘的消息了。

他辛辛苦苦找了许南湘三年,却没有半点消息。

前几天去听了许清欢的话,去了日本涩谷,却是辛苦找了两天都没有半点消息。

这一次,他必须逼迫许清欢将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否则,只怕因为许南湘知道的那些消息,造成的麻烦越来越大,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

楼司尘起身,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朝着许清欢房间的方向走去,他准备,好好“审问”一下许清欢,让她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砰砰,砰砰砰!”楼司尘拍着许清欢的房门,企图将许清欢叫醒。

“天哪!不要敲了,烦死了!”许清欢拉起被子,盖住了头,试图隔开门外的敲门声。

“砰砰砰!砰砰砰!”因为听不到许清欢的回应,楼司尘敲得力度更大了。

而许清欢,从小就有“起床气”的毛病,凡是任何让她早上不能好好睡觉的任何事,都会激起她的怒火。

许清欢知道,门外敲门的一定是楼司尘,除了他,还能是谁?

只是她不明白,这么一大清早的,楼司尘想要叫她起来干什么,难道一大清早就想要她做饭给他吃?

许清欢心烦意乱,偏偏门外的敲门声连绵不绝。

门外的楼司尘也很绝望,他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许清欢这样睡得和猪一样的女孩子。

楼司尘两指拧了拧眉心,真是头疼。

不过,就算睡得再沉,这么大的声响也该醒了。除非那个人是在装睡,一个装睡的人,如果只用单纯的声响,怎么可能把他叫醒?

楼司尘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个许清欢居然敢不答应他、公然的藐视他!

如今找到许南湘是越快越好,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和许清欢磨蹭。

“许清欢,你给我赶紧把门打开,否则,后果我怕许二小姐承受不住。”楼司尘在门外大声吼叫道。

后果?他楼司尘的“后果”不过是拿双子的生命来威胁她罢了。

她见过好几次楼司尘抚摸双子时的样子,眼神里是喜欢的,所以,她不信楼司尘真的会杀了双子。

许清欢拉过被子,继续装睡。

楼司尘听房间里的人依然没有回应,气上心头。

“许清欢,你真的是不要命了吗?还是以为我这次还是像以前一样只是轻轻巧巧一句‘拿双子的生命作威胁’?”楼司尘这次没有大吼,只是贴着许清欢的房门,轻吼着。

许清欢虽然蒙在了被子里,但还是清晰的听到了楼司尘的声音。

没有大吼大叫,而是低声浅呵,看来楼司尘这次可能真的生气。

难道是他发现了她做饭时弄味道很奇怪的饭菜来整他?又或者是,他想要知道许南湘的消息?

许清欢感觉情况可能有些不妙,翻身,穿好衣服,准备下床开门。

“你不要以为我这次只是拿一条狗来威胁你!”,穿好衣服后,许清欢迟疑的坐在床边回味着这句话。

而门外的楼司尘,早就失去了耐心,无论男人女人,从来没有哪一个人敢这样对他,而且是在他极度愤怒的情况下。

忍无可忍!

“砰!”失去耐心的楼司尘用力一大脚踹开了许清欢的房门。

还在坐在床边的许清欢被突然遭到暴击被迫打开的房门惊呆,怔怔的看着闯进来的楼司尘。

此刻的楼司尘让许清欢有些害怕。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不同于昨天的无耻不要脸的样子,倒更像最初被绑架时见到的那个样子,暴戾,脸色铁青,拳头也握得紧紧的,似乎是想要随时挥在许清欢的脸上。

许清欢害怕得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

楼司尘的力气,许清欢领教过,上次被绑架时,他来到小黑屋子里,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最开始没有感觉,后来随着楼司尘力气的加大,许清欢都快呼吸不过来,当时她以为自己就快死了。最后楼司尘的那一用力,可是把她悬空在地板上方了。

虽然心里害怕,但许清欢还是觉得不能输了仗势。

“大清早的,你想要干什么呀?怎么还把我的房门给踹开了?”许清欢仰着头看着楼司尘,故作声势的大声说道。

“许清欢,我没工夫和你说些废话,接下来我问你的问题,你必须给我认认真真、一五一十的回答。”楼司尘阴沉着脸,对着许清欢低吼道。

“你又想问什么呀?”许清欢听到楼司尘的话,明白了他的意思,大概又是为了许南湘的消息,不过,这次大概是真的急了,居然都不叫她“许二小姐”了,直接就叫她“许清欢”了,这次找到想要找到许南湘的迫切程度是有多高?

许清欢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心烦意乱。

“你姐姐,许南湘在哪?”楼司尘克制住心里的怒火,问道。

“我不知道。”许清欢倒是回答得干干脆脆。

“我问你,你姐姐许南湘在哪儿?”他怒不可遏地吼叫着,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

许清欢被吓得往后坐过去了。

“我告诉你,现在,你最好把你所知道的许南湘的消息告诉我,否则,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对你做些什么。”楼司尘眯了眯眼睛,充满了危险气息的眼睛盯着许清欢。

“我真的不知道许南湘在哪,你让我怎么告诉你。”大概是被楼司尘暴戾的样子吓到了,许清欢说话的声音都都弱下来了好几分。

“许清欢,我从来不轻易打女人的,是你逼我的。”楼司尘瞪着许清欢,一边说一遍靠近她。

“你想要干什么?”许清欢看着如同恶魔的楼司尘,害怕的往后退。

然而,床的边缘就是墙壁,许清欢避无可避。

楼司尘看着许清欢,大手一捞,就把许清欢捞下了床。

“许清欢,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你姐姐许南湘在哪?”楼司尘强忍着性子,继续问道。

许清欢别过头,她讨厌楼司尘的问题,一是询问的对象是许南湘,她恨许南湘。二是,询问的事情是许南湘的去处,她不知道,她更不想知道。

许清欢,沉默着,不准备回答楼司尘的问题。

“嚯”地一下,楼司尘抬起手,一把掐住了许清欢的脖子,他的脸,因为愤怒,渐渐变得扭曲了。

“咳咳咳!”因为被楼司尘掐住了脖子,许清欢渐渐呼吸不过来了,困难的咳了起来。

“你最好趁着我还没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你掐死之前,告诉我许南湘的去处,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能自己走出这间房间。”楼司尘低着嗓音,对许清欢说道。

许清欢感觉到脖颈上的力道正在渐渐加重,她明白,楼司尘没有在和她开玩笑。如果自己再不说话可能真的会被楼司尘弄死。

“你……你……先放我下来。”被掐得已经快要失去呼吸的许清欢低着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

“最好说的是有用的。”楼司尘减轻了力道,渐渐放下了许清欢。

摆脱了束缚的许清欢,张着嘴巴,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刚刚,她真的差点被楼司尘掐了窒息而亡。

“气吸足了,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姐姐的消息了?”楼司尘看着许清欢,疾声厉色。

许清欢看着他,想起自己昨天晚上自以为是的觉得楼司尘关心自己,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你笑什么?”楼司尘看着许清欢异样的笑容,眯起眼睛,不解的问道。

“我笑你空有无人能及的能力和权势,却无法找到自己爱的人,只能依靠威胁我来获得她的消息。”许清欢嘴角的嘲讽的笑容溢得更开了。

楼司尘看着许清欢讥讽的样子,觉得十分刺眼。

“你是不是还想要尝尝刚刚那种呼吸不过来的滋味?”楼司尘看着许清欢,瞪大了眼睛。

“哼!楼司尘,你虽然嘴上说着想让我死,可实际上,你根本不敢让我死,因为我死了,你就完全失去了许南湘的消息了。”许清欢看着楼司尘,冷笑着说道。

“你!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敢让你死!”楼司尘听着许清欢的话,怒不可遏。

“我告诉你吧,许清欢喜欢刚琴,最喜欢的就是奥地利的钢琴家——舒伯特,如果你积的德足够的话,说不定就能在那里找到许南湘。”许清欢冷漠的说道。

她实在不愿意回想起那段耻辱的日子——许南湘坐在钢琴前优雅的弹着刚琴,而她,只能在一旁羡慕着,听着它流露出来的优美的曲子。有一次,她实在好奇钢琴魔力,趁着许南湘不在时,摸了一下刚琴。许南湘看到了,就大声训斥她脏了钢琴。

从那天以后,许清欢就讨厌极了钢琴。

“最好你的消息是真的,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楼司尘转身离开了许清欢的房间。

脱离了楼司尘的低气压之后,许清欢瘫坐在地上,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告诉楼司尘许南湘可能的去向,她只是想着,必须要尽快的离开楼司尘的束缚,逃离别墅,

许清欢以为,这次和上次一样,只要告诉了楼司尘许南湘的消息,他就会放自己回去,却没有想到……

关于许清欢楼司尘的小说《豪门夫人有点甜》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豪门夫人有点甜》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