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许清欢楼司尘的小说最新试读预览-《豪门夫人有点甜》

发布时间:2020-03-26 12:10:48来源:zzy作者:清若花溪

许清欢楼司尘的小说最新试读预览-《豪门夫人有点甜》

豪门夫人有点甜许清欢楼司尘

豪门夫人有点甜全文免费阅读

《豪门夫人有点甜》第15章 没有味觉的楼司尘

楼司尘走到饭桌前,坐下,眼神扫视了一眼饭桌上许清欢做的饭菜,看起来倒是色泽鲜美,红是红,绿是绿,倒是没有一点炒糊炒焦的迹象。

“怎么样?是不是看起来就垂涎欲滴?”许清欢看着盯着饭菜看的楼司尘说道。

“但愿炒熟就行!”楼司尘惜字如金的讽刺着许清欢。

“真是的,你爱吃不吃!”许清欢转过身,懒得理楼司尘,去逗弄双子去了。

楼司尘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许清欢一边心不在焉的摸着双子的毛,一边偷偷观察着饭桌上正在用餐的楼司尘。

只见楼司尘看了一眼摆在最前面的青椒洋芋丝,把筷子伸了过去,夹了往嘴里送去。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嘴里嚼着青椒洋芋丝,满意的笑了笑。

楼司尘终于是吃了那盘青椒洋芋丝了,也不枉她费心的把洋芋丝摆在他面前。现在就等着楼司尘来质问自己了,到时候她就耍无赖说是不知道饭菜的咸淡,他要骂就让他骂吧,难不成他会把自己扔进海里喂鱼。许清欢在心里决定着。

然而,楼司尘继续若无其事的咀嚼着碗里的青椒洋芋丝。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有些奇怪。

那盘洋芋丝,她明明就在洋芋丝里放了很多很多的盐巴,她还害怕加的盐巴不够,特意尝了一下,当时,她只是轻轻舔了一下,就咸得把洋芋丝给丢了,可是,为什么楼司尘像没事人似的一直在吃呢?

许清欢看着一直在夹面前那盘青椒洋芋丝的楼司尘,心里实在是奇怪。难道,楼司尘没有味觉?

许清欢带着疑问,走向了饭桌。

“怎么样?饭菜还可口吧?”许清欢看着又夹了洋芋丝塞在嘴里的楼司尘问道。

“还能吃得下去。”楼司尘优雅的咽下饭菜后,缓缓的说道。

“那这盘青椒洋芋丝呢?”许清欢指着他面前的青椒洋芋丝疑问道。

“色泽还是可以的,味道一般。”楼司尘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咸淡还适不适中?”许清欢又问道。

“嗯。还行。”楼司尘又说道。

味道一般?咸淡适中?怎么可能?

许清欢拿起筷子,又尝了一下洋芋丝,依然是超级咸的。

“你干什么?”楼司尘看着许清欢的有些反常的行为。

“嗯嗯,是不错!”许清欢一边笑着对楼司尘说,一边走向了卫生间。

到了卫生间,许清欢赶紧把刚刚吃到嘴里,没嚼几口的洋芋丝给吐了。

因为实在是太咸了。

许清欢现在基本可以确定,楼司尘对于咸味儿是品尝不出来的,至于其他的味道他能不能品尝出来,她接下来可以一边蓄谋几天,一边“考证”“考证”。

许清欢回到客厅,楼司尘已经放下了筷子,坐到了大厅中心的豪华大沙发上。

“你吃好了吗?”许清欢看着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的楼司尘,问道。

“嗯,你赶紧把厨房收拾收拾了吧。”楼司尘言简意赅的吩咐许清欢,俨然把许清欢当成了一个保姆。

“你!我又不是你家的保姆,怎么什么事情都要使唤我呀?”许清欢听到楼司尘又让她做事情,站在原地,不服气的回应楼司尘。

“许二小姐,你现在住在我的别墅,我没有收你租金就是好的了,怎么,让你做点事情,你还不乐意了?”楼司尘看着许清欢那张不服气的脸蛋儿,说道。

“你以为我愿意住在你的房子里呀,要不是你把我绑架到这里,还把我禁足了,我早就离开了!”许清欢瞪了楼司尘一眼。

“禁足?要说禁足的话,我是把你关在屋子里了?还是让人看住你了?”楼司尘一脸无赖相的看着许清欢说道。

楼司尘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他是没有将许清欢锁在屋子里,也没有将让人看住她,可是,他的别墅四面环水,离开的时候还一样交通工具都没有留给许清欢,这难道不是一种“变相禁足”?

可他居然还好意思说没有把她禁足,许清欢无言以对。

“既然许二小姐实在不想收拾的话,那你就带着你这条老弱病残的狗游到对岸离开吧!”楼司尘挑眉说道。

“哦,对了,正好,狗的水性好。”楼司尘嘴角带着一丝坏笑着又补充了一句。

“正好,狗的水性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是再说自己也是狗吗?还有,许清欢在心里愤愤然,却又不敢发作,现在大半夜的,要是这个“暴君”真的把她赶出去,难不成她真的要和双子游到对岸。

不,她绝对不会和双子游过去的。

“卑鄙!”许清欢嘟囔了一句,走向餐桌,开始收拾楼司尘吃了剩下的“残局”。

这一次算是知道什么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了。

许清欢收了碗筷,到厨房去洗碗。

楼司尘别墅的设计十分有趣。明明整栋房子都很大,却偏偏厨房和客厅是相通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就可以看到厨房的人的一举一动。

楼司尘坐在沙发上,扭头看着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身影,一瞬间,让他有一种家的感觉,想要和眼前女子过平常人家的安定生活。

许清欢洗着碗,突然感受到身后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看。

转过身去,正好和楼司尘的眼睛撞上,空气突然都一下子安静了。

许清欢觉得有些尴尬。

“看什么?难不成你还要监工不成?”或许是为了消除刚刚对视的尴尬,许清欢对楼司尘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提高了。

“与其监你的工,我还不如去休息。明天如果我发现餐具不干净,你接着洗就可以了!”楼司尘说完就上二楼回自己的房间了,只留下许清欢和双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

这人真的是一刻也不放过对自己的毒舌。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的背影,撇了撇嘴。

许清欢收拾寒所有的东西,已经快要有两点了,回房间,或许是被楼司尘折腾了一番之后,实在是累了,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已经是上午将近十点,阳关已经暖洋洋的照进了许清欢的房间。

许清欢睁开眼睛,门外一点儿声响都没有。

难道那个“暴君”又和秘书罗飞离开别墅了?

许清欢带着疑问,起身去看。

打开房门,却看到楼司尘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副认真的样子,似乎是在处理手上文件的样子,倒是不见罗飞的身影。

“暴君”竟然没有离开,难道今天又要“审讯”她对于许南湘的消息?

许清欢对于自己的猜想,头疼的抚了抚额头。

这样的话,还不如继续回房间睡觉呢。

许清欢转身,准备关上房门,继续睡觉,却听见楼下传来;楼司尘的声音。

“既然已经起来了,那就准备一下早餐吧。”一大清早,楼司尘又开始使唤许清欢了。

早知道起来就要帮他做早餐,还不如就一直睡着呢。许清欢无奈。

可不能一直在他这里做保姆,要找个机会赶紧离开。

许清欢进房间换了衣服之后,去洗漱,洗漱过后,开始为楼司尘准备早餐。

许清欢看了看厨房里原有的食材,面包还有,牛奶也有。那就做些牛奶、面包做早餐吧。

她开始用微波炉烤面包、热牛奶。

面包片烤好,牛奶也热好之后,许清欢开始把东西抬到餐桌上。

把自己的牛奶放到餐桌上之后,许清欢转过身来抬楼司尘的牛奶。

经过调料台时,许清欢看到了白糖。

她想起,昨天晚上楼司尘若无其事的吃完的那盘他所说的“咸淡适中”的青椒洋芋丝。当时只确定了楼司尘尝不出来咸味,而现在,可以用白糖和牛奶试一试他能不能尝出来甜味。

说做就做!许清欢做贼心虚似的看了一眼楼司尘,他还在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正式下手的好机会。

许清欢将拿在手里的白糖抖了满满一大勺倒在楼司尘的热牛奶里,还用勺子搅拌了几下,直到所有的白糖颗粒都融化在热牛奶里为止。

许清欢用勺子舀出来,轻轻抿了一口,果然很甜!

而楼司尘的那一份面包片,也被她动了手脚。面包片一半被她撒上了胡椒粉,一半被她撒上了辣椒粉。

她满意的将自己为楼司尘“秘制”的面包片和热牛奶抬到餐桌上。

“可以用早点了。”许清欢朝着坐在沙发上认真看文件的楼司尘喊道。

楼司尘听到她的叫声,起身走向餐桌的方向,坐下,开始优雅的咀嚼面包片。

许清欢也坐下,开始吃早点。她一边用手撕着面包片,一边观察着楼司尘的样子。

面包已经被吃了一片了,他没有说任何话。

“怎么样?”许清欢期待的问道。

“嗯,还可以吧!”楼司尘回答。

又是还可以!看来辣味儿和麻味都尝不出来,现在就看看甜味了。

“那你喝喝牛奶,看看怎么样?”许清欢将拿杯超级甜的牛奶递给了楼司尘。

“嗯,牛奶也还行。”楼司尘接过许清欢手里的牛奶,抿了一口后,缓缓说道。

“你觉得有甜味吗?”许清欢又问道。

“你用的是冰箱里的纯牛奶,怎么会有甜味?”楼司尘皱眉看着许清欢,“难道你往牛奶里加了白糖?”楼司尘的表情开始变得严肃。

“没有没有。”许清欢摆摆手,赶紧否认道。

“那你今天早上怎么突然那么多的问题?”楼司尘看着许清欢,考究的眼神。

“我住在你这里,就有理由为你做些让你满意的是嘛。”许清欢脸上带着笑,违心的说道。

“最好是这样。”楼司尘继续吃起了早点。

而许清欢,她已经确定,楼司尘的味觉失灵了。

《豪门夫人有点甜》第16章 和“暴君”独处的日子(1)

楼司尘吃完早点后,又像是按照惯例似的,使唤许清欢收拾厨房和餐桌。

许清欢虽然心里面不乐意,但她也知道,对于反抗“暴君”楼司尘这件事情,不仅自己讨不到好处,还可能让楼司尘更加折磨自己。

与其这样,倒不如乖乖的做好楼司尘要求做的,暂时取得他的信任,以后要找出逃的机会,也比较容易成功。

许清欢收拾好餐桌和厨房,并将餐具清洗干净,有条不紊的摆到橱柜里之后,看了一眼楼司尘,还在坐在原处处理文件。

许清欢走到客厅中央,坐到了楼司尘旁边的沙发上。

“你什么时候离开别墅呀?”许清欢看着楼司尘问道。

楼司尘看文件看得太认真,根本没有听见许清欢的说话声,所以并没有回应许清欢。

这个人难道是耳朵也失聪了吗?还是根本不想理会自己呀?或者是看文件看得太入迷了?许清欢看着楼司尘的侧脸猜测着。

还要不要再问他一遍?许清欢踌躇着。

突然,许清欢看到了双子,心里有了主意。

双子正睡在客厅的角落里,许清欢走过去,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双子和皮毛,凑近双子的耳朵,看着楼司尘的背影,说了一句话,双子一下子跑过去,咬了咬楼司尘的裤脚。

被双子这么一折腾,楼司尘的目光终于从手上的文件上转移了。他抬起头,看了看双子,用手摸了摸双子的头。

双子感应到头顶上温柔的抚摸,也亲昵的蹭了蹭楼司尘。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终于停止了手头上的工作,满意的看着双子。

当初见到双子时,就觉得和双子似乎是心灵相通,它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能听懂自己在说什么,而自己也明白它的脆弱敏感,这才把它带在了身边,今天看来,那天的“感觉”果然是对的。

刚刚她只是告诉双子“去,不要让楼司尘看着低头看书”,没有想到,双子就一下子跑过去,咬了咬楼司尘的裤脚,成功转移了楼司尘的目光。

或许是双子感应到了许清欢的目光,转头看着许清欢,邀功似的摇尾巴。

楼司尘看见双子在看着许清欢,忽然明白,原来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让这只狗了来打扰自己的,眯起眼睛看着许清欢。

看到楼司尘看向自己的目光,许清欢有点做贼心虚,别过头去,嘟囔了一句“看什么看,有什么可看的?”

却偏偏一句话说得底气不足,逗得楼司尘脸上想笑,又不能露出笑容来。

“说吧,你故意让这只狗来吸引我的目光,想干什么吗?”楼司尘一副“你那点小伎俩还想骗过我”的样子看着许清欢说道。

“没想干什么呀。”许清欢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好,既然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去整理一下外面的花花草草吧,正好它们也长时间没有人打理了。”楼司尘看着窗外的花草,对许清欢说道。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自从我被迫来到你这里之后,你老是使唤我做这个,做那个的,我是你家的佣人吗?”听到楼司尘的话,许清欢一脸憋屈,这个男人,说他是“暴君”,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卑鄙、无耻、残暴。

“那好,既然许二小姐不愿意动手做事的话,那咱们就来说一下当下咱们嘴上能解决的事情。”楼司尘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着许清欢。

“什么‘嘴上能解决’的事情,我可不知道?”许清欢看着楼司尘干脆装起了“无赖”。

“看来许二小姐已经不再在乎这只老狗了,这样的话,那我就叫人炖了它吧。”楼司尘挑眉看着许清欢。

“你一个大男人,老师那一只狗来威胁我,你无不无耻啊!”许清欢心里气急,脸上的神情也很不好看,说话的语气也不同平常。

“嗯。你这句话倒是说对了,我这个人啊,就是有点无耻。要不,你再来说说我的其他特点?”楼司尘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

许清欢强忍着心里的怒火,好让她不至于失了风度,对着楼司尘大吼大叫,转身出了客厅。

其实她明白,楼司尘所说的“嘴上能解决的事情”就是让她告诉他,“白莲花姐姐”许南湘的去处。

与其让她和楼司尘谈论许南湘的问题,还不如让她去面对那些花花草草,这样还能让她心情更好一点。

楼司尘那张脸,再加上许南湘那个贱人的那些破事,还真不如那些不会说的花花草草让她心里舒服呢。

许清欢走出去之后,想起双子还在里面,想着不如让双子也和她待在外面,这样她也能和双子说说话。

这样想着,许清欢又回到了客厅。

“双子,你出来。”许清欢对着双子说道。

可偏偏,双子就像没听见似的,摇着尾巴,走到客厅的角落里,顺了一下尾巴,睡下了。

“双子,你怎么能学那个‘暴君’似的,你学谁不好,偏偏学他!”许清欢看着双子,无可奈何,居然连双子都不愿意搭理她了。

“看来连一只狗都不愿意和你待在一起了。许二小姐,我是不是应该同情同情你呀?”楼司尘看着许清欢失落的样子,讥笑道。

许清欢懒得搭理他,只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客厅。

“你等一下,你刚刚说双子像哪个‘暴君’啊?”楼司尘明知故问道。

“我说双子像桀纣,不可以吗?”许清欢瞪了一眼楼司尘,跨着大步离开了客厅。

许清欢来到花圃,看着里面的花花草草,的确,像楼司尘说的那样,花花草草长时间没有人搭理,已经杂草丛生了。

虽然许清欢学的是珠宝设计,但是因为从小就喜欢摆弄一些花花草草,所以大学四年,她选修了两年的园林艺术,所以对于打理花草,她还是挺有一套的。

许清欢去找了修理花草的锄头和大剪刀,先把花圃里的杂草给除去了,又开始拿剪刀修理花草多长出来的叶子。

正在捣鼓花草,转身却看见楼司尘走出了客厅,正在往花圃的方向走来。

许清欢朝着楼司尘使了一个白眼,转过身去继续拾弄花草。

楼司尘完全无视许清欢的白眼,自顾自地走过来。

走过来眼神扫视了一眼花圃,看不出来,这个许清欢不仅嘴巴毒辣,嘴上不饶人,手上还是有些功夫的,楼司尘笑了笑。

许清欢看着楼司尘,这个“暴君”脸上的表情是满意的意思吗?

不过,也算是让他能明白,自己也是有些能力的。

“怎么样?花圃是不是变得漂亮了许多?”许清欢仰起头,得意的看着楼司尘炫耀道。

楼司尘看着许清欢的嘚瑟样,嘴角竟然有了些许温暖的笑容。

许清欢看着一向毒舌的楼司尘,脸上居然露出难得的温煦笑容,阳光下,许清欢竟然觉得他的脸庞,格外的好看,一时间看呆了眼。

楼司尘看着许清欢看呆自己的模样,忍不住,用手抚摸上了许清欢的脸庞。

楼司尘的大手抚上了许清欢小小的脸庞,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了神。

阳光一下子变得不是那么刺眼,周围花花草草也在微微的清风中摇曳了起来。

许清欢突然觉得,毒舌“暴君”楼司尘似乎不是那么讨厌了。

楼司尘和许清欢两个人站在花圃里,没了争吵,倒像是恋人温存。

“汪,汪,汪汪!”双子突然跑出客厅,跑到花圃里朝着两个人叫了起来,一边叫,还一边欢脱的围着许清欢和楼司尘摇着尾巴转悠。

许清欢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脸还被楼司尘的手摸着,赶忙打开了他的手。

两个人沉默着,说不出来的尴尬。

“叫你修理一下花花草草而已,你居然把鸟屎都弄到脸上了。”楼司尘拍了拍手,似乎是在将他所说的鸟屎拍了。

“你!”许清欢摸了摸两上,并没有楼司尘说的鸟屎。

“好了,认真点,别把我的花花草草给弄坏了。”楼司尘转换了严厉的语气,说完又回了客厅。

许清欢站在花圃里,想着刚刚的事情,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傻,明明楼司尘还和从前一样毒舌,偏偏自己刚刚会觉得他不讨厌。

“呜呜呜。”双子看职责许清欢,低声叫着。

“双子,我还没有和你算账呢,怎么刚刚我叫你出来你不理我呀?”许清欢摸着双子的毛发,嗔怒道。

双子听懂了许清欢的话,认错讨好似的去蹭许清欢的裤脚。

“好了,这次就先原谅你了,下不为例,知道吗?”许清欢抚摸了几下双子的毛发,起身,继续搭理花花草草。

而楼司尘,他回到客厅里之后,又拿起文件,开始处理事情。

清若花溪的《豪门夫人有点甜》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豪门夫人有点甜》就可以了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