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陈原by零度完整阅读 寻龙异术在线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20-03-26 11:19:54来源:zzy作者:零度

陈原by零度完整阅读 寻龙异术在线完整阅读

寻龙异术陈原

寻龙异术全文免费阅读

《寻龙异术》第11章 牛刀小试

我和虎子的想法是一致的,那就是,无产阶级能失去的只有脚上的锁链。

我们只是两个毛头小子,无名无分的,才不在乎荣辱得失。即便是这次输了,无非就是跪下给胡将军磕三个头而已。

我和虎子都是从村里出来的庄稼人,受穷挨饿都经历过,甚至从来没喝过城里的自来水。也不知道要喝凉白开,不管冬夏,总是用水瓢从水缸里舀水就喝。

为了几块红/薯,我能把门口一堆粪送给别人。为了一口吃的,我能端着瓢站在别人家炕沿下说尽小话,只要能借给我一瓢白/面,让我磕头也没问题。

现在这点事,在别人看来是面子问题,是很严重的大事。但是在我看来,能吃饱穿暖才是最大的事情,面子一文不值,里子才最重要。

我让胡小军先说,胡小军听了之后笑了,说:“我先说可以,我最担心的是,我说完了,你照猫画虎。”

我说:“要是我和你说的一样,算我输。”

有好事之徒又指着我说:“简直太狂了。”

“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胡小军伸出手来,让大家不要说话了。随后他点点头,看着我不屑地一笑说:“好,我今天就和你较这个真儿了。我先说。”

他这时候一指东方,娓娓道来:“这宅子的问题出在东面,这东面是一条小河,有青龙之势。但是一旦你出去看看,你就明白,这河水污浊,里面扔了大量的动物尸体,有小猪崽子,有狗崽子,还有猫最关键的,这河滩里埋了很多死去的婴儿。凡是有孩子死了,都会来这里埋。所以,这里的煞气越来越重,青龙冲煞,正对着这宅子。两个办法解决,第一种最好的办法就是这东边的大墙要加高,但是这大墙加高,势必离着房檐太近了,这就是以次为主了,不吉利。所以只能用第二种办法,那就是在院子里修一道影壁。挡煞。效果大家都看到了,立竿见影。”

这番话一说出来,大家纷纷鼓掌。

“好啊,太精彩了。”

“佩服,简直就是精辟。”

“我行走江湖数十年,也没能看穿这青龙煞。惭愧啊!”

“是啊,我怎么也没想到是因为那条河。”

……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尤其是那些女人,都对着胡小军露出了异样的眼神。

那个叫白皙的女人,这时候到了我身前,说:“弟弟,你说说吧。”

我点点头说:“我没出去看,也不知道东边有这么一条河。”

白皙说:“这么说,你是认输了吗?”

说完,她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边笑,身体和头发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她又说:“弟弟,你要是认输,就乖乖跪下磕头。”

我说:“我虽然没看那条河,但是这宅子和那条河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东边的院墙足够高了,青龙煞是水煞,不可能跨过那么高一道墙的,那墙有三米来高了吧,怎么可能进的来。这院子的煞,是破军夹煞。”

我看着四周说:“堂中最要象窝,穴后须防仰瓦。更看前官后鬼,便知结穴虚花。”

白皙这时候死死地看着我说:“什么意思?”

胡小军说:“你的意思是,这里有穴?不可能,这阳宅之内怎么会有阴穴。平洋须得水,山谷要藏风,莫把水为定穴。”

我说:“我能断言这宅子内有穴,而且我还知道,这穴里埋着的是一尸两命。两个孩子之所以哭,是感受到了里面的煞气。里面的婴儿成了血葫芦了。要想这宅子安宁,需要把这血葫芦拉出来,一把火烧了。”

白皙顿时呵呵笑了,说:“开什么玩笑,能看出来有穴已经实属不易,你能看出穴里埋了个孕妇?还能看出来孕妇肚子里的婴儿成了血葫芦。我是闻所未闻。要是你真的看准了,我还真的要给你磕三个头了。”

我信誓旦旦,把话说的很满。众人虽然有质疑,但是也都被我说傻了。一个个直目瞪眼看着我。

有人说:“口说无凭,你能告诉我,穴在何处吗?”

我这时候看着胡小军说:“胡将军,你看穴在何处呢?”

胡小军这时候脸一阵红,一阵白。

对我来说,这是再小的一件事,但是对于他来说,这件事非同小可。要是他在这里折了面子,而且是被我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给赢了,那对他来说就是极大的侮辱。

胡小军说:“没有穴,你不要故布疑阵了。我不会上你的当。”

虎子这时候突然站了出来,说:“要是有呢?胡将军,我们打个赌吧。要是我们赢了,你把将军令交出来。”

尸影这时候趴在了胡小军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随后她说:“要是你们输了呢?我要你们说出一个秘密。”

我说:“什么秘密?”

尸影说:“你们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什么。”

我和虎子交换了一个眼神,虎子随后拉着我到了一旁,小声说:“老陈,他们是想知道那块牌子的来历。明摆着,他们是想去盗墓。你想想,一块牌子就价值一万美刀,要是找到大墓,那里面的价值难以估量啊!”

我嗯了一声说:“我知道。”

虎子说:“老陈,你有把握赢吗?”

我这时候趴在了虎子耳边说:“我没把握啊,那本书我就看了三天,这是我第一次试验。我也不知道灵不灵,但是我感觉八/九不离十。对了,你要他将军令有啥用啊?”

虎子说:“没啥用,我就是好奇,也许那东西能值几个钱啊!到时候他肯定不乐意给,会和我们讨价还价,我们可以敲他一笔。那可是祖传的令牌,他不敢输给我们的。”

我到现在才算是明白了,虎子是想讹一笔。不过这胡小军和尸影都不是傻/子,提出来要我们说出秘密。现在我仔细想想,这大墓应该就在大龙沟上面了,顺着河道往上走,一定能找到的。

现在是骑虎难下,不答应也要答应了。要是这时候退缩,即便是赢了也会被大家当成怂包。

我和虎子一商量,干脆就决定答应了。管他那么多呢,反正我俩也不打算去盗墓,那个秘密告诉他们也无所谓。

我和虎子转身回来的时候,白皙在一旁笑着说:“怕了?”

三爷也过来说:“两个小辈不知道天高/地厚,白姐,不要放在心上。”

白皙说:“三爷,你这俩小辈可真的是头铁啊,敢这么和我叫板的人不多了。”

三爷说:“您多担待,小孩子不懂事。”

我看着三爷一笑说:“三爷,没必要和他们说小话,我答应了。将军令赌我的那个秘密,就这么定了。”

众人听了之后一片哗然,从大家的言谈中我感觉得到,这将军令非同小可。

《寻龙异术》第12章 开棺验尸

胡小军这时候拿着一个罗盘,在院子里走了个来回,他把罗盘收了,说:“这宅子里不可能有穴,小子,你指给我看,穴在哪里了。”

胡小军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些怀疑自己了。他拿着罗盘走了一圈,要是有穴,他的罗盘一定有反应的。但是他一口咬定没有穴,难道是我看错了?这《入地眼》难道不灵?

算了,豁出去了,现在想下驴也找不到台阶了。

我抬手一指说:“穴就在柿子树下,挖之前准备两个铁钩子,点上一堆火,别让那血葫芦伤到人。里面有棺,开棺之后,立即勾住那血葫芦,架在火上烧成灰。”

胡小军这时候笑了,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柿子树下不可能有穴,你看错了。”

虎子说:“叽叽歪歪说那么多干啥,挖开看看就知道了。”

尸影这时候对身边一个小伙子小声说了几句,很快,小伙子带来了几个大汉,拿着铁锹过来就准备开挖。

我说:“准备好铁钩子和一堆火。别到时候乱了分寸。”

尸影点点头说:“已经在准备了,老陈,要是这次你看对了,我服你!”

白皙也说:“姓陈的,我还真的不信你能看这么准,这么多大家都没看出来这里有穴,你就看出来了?”

我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白皙说:“可以,你狂。我看你怎么收场。这里有穴,简直不可思议。”

这边已经开挖了,挖了十几分钟之后,柿子树就放倒了。

同时,这边的钩子也做好了、钩子是用麻花钢做的,后面绑了一根竹竿子。在旁边点了一堆火。

尸影说:“老陈,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就看你灵不灵了。”

我这时候呵呵笑了,小声说:“不灵的话,我磕头,告诉你秘密就是了。”

尸影皱着眉,在我耳边小声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要是你不灵,我看你怎么走出这个院子。你麻烦大了知道吗?”

说心里话,我还真的没想那么多。

但是很快,那边的人挖到东西了。先是挖到了一块磨盘,这磨盘直径一米左右,只有上盘,压在这里了。这是我没看出来的,但是我意识到,这磨盘不会只有这一块。

我说:“穴有浅深之法,在于阴、阳、浮、沉四字。阳则气从下升,阴则气从上临。下升则气从棺底而起,上临则气从棺盖而入。棺盖入者葬于脉底,棺底起者葬于安上。沉则深,浮则浅,二者凭于生气。山高则深,山低则浅,南边气薄,气浮于上,宜浅;北边气厚,气沉于下,宜深。这磨盘为太阳,宜浅,下面是棺,棺下还有磨盘的下盘,是为太阴,宜深!”

我这番话一出来,虎子彻底听傻了,但是他最先反应过来,叭叭叭叭开始给我鼓掌。但是随声附和的人很少。

胡小军这时候也蒙了,说:“你的意思是,这磨盘下就是棺材了,是吗?”

我说:“还要挖三尺。”

胡小军一摆手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边的人开始挖了起来,几个壮汉很快就挖了三尺下去,大家都围了上去,聚精会神地伸着脖子看着。就听当的一声,铁锹挖到东西了。

这么一清理,没有清理出来棺材,而是清理出来一副红漆大板柜。

我说:“主人家买不起棺材,把家里的板柜腾出来了,装了这孕妇。这孕妇八成是难产而死的。”

这下,大家都不说话了,全部看着胡小军。胡小军这时候后知后觉,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为何我没有探查到这里有穴了。是那磨盘扰乱了我的罗盘。那磨盘在这里行太阳之气,把下面的阴气给阻挡了。”

虎子说:“马后炮的话就别说了。技不如人就要服输。”

胡小军说:“我承认看走眼了,但是我还是不相信,这小子能看穿里面葬的是个孕妇。”

别说是胡小军怀疑,就连我自己都怀疑这《入地眼》,难道葬的是个孕妇也能体现出来吗?

只能拭目以待了。

两个壮汉在一旁准备好,这边就开始清理周围的土石了。清理出来只有,开棺验尸。

板柜也就两寸后的板子,年代久远,板子已经腐朽。几下就把这板柜的盖子给撬开了。这板柜这么一撬开,顿时一股阴气涌了出来,在周围的人们都感觉到了寒冷。

这时候已经是五月底了,天气虽然不是很热,但是这样的冷气还是很少见的。就像是进了一个山洞的感觉。

板柜的盖子掀开的瞬间,大家看到的是一具已经白骨化的尸体,身上的换衣服也破破烂烂,并没有看到有婴儿血葫芦。

胡小军这时候呵呵笑着说:“你说的婴儿血葫芦呢?”

我心说完了,难道我看错了。我凑过去看了下,虽然没有婴儿血葫芦,但是很明显,从衣服来看,这死去的是个孕妇。她的衣服腹部异常宽大。

我拿过来钩子,将衣服勾起来,说:“这是孕妇。”

胡小军说:“但是你说的血葫芦呢?小子,我看你是看走眼了吧。”

我现在真的不觉得我是看走眼了,要是没有血葫芦,那俩孩子哭个什么劲呢。

也就是这时候,那俩孩子在后面又哇哇大哭了起来。

我死死地盯着尸体,这尸体竟然突然动了一下。这已经白骨化的尸体动了下,就说明是有外力的。很明显,这外力在尸体下面。那血葫芦就藏在尸体下面。

我对另外一个拿着钩子的人说:“注意点。”

这是个很精明能干的人,同时也非常强壮。他胳膊上的肌肉高高耸起,应该是个练家子。他朝着我点点头,很坚定地看着板柜里的尸体。

我用钩子勾住了这白骨化的尸体,然后慢慢地将尸体翻转过来。这一过来,顿时在下面就看到一个青皮小孩儿,一头黄毛,眼睛血红,满嘴獠牙。他愣是在板柜下面开了一个洞,就藏在下面的洞里。

这一见到天日,他慌了神,猛地就窜出来,那哥们儿手疾眼快,直接就挥动钩子,直接就勾住了这青皮小孩儿的脖子。这小孩儿在钩子上惨叫起来,流出来的都是黑血。

大家顿时吓得往后闪开,这哥们儿将竹竿子一转,就把这青皮小孩儿架到了火上,烧得吱吱响。这青皮小孩儿挣扎了一会儿,忽然忽地一下烧了起来,也就是片刻,就化成了黑灰,从钩子上脱落下去到了火堆里。

而我这时候看着这青皮血葫芦挖出来的洞,在下面,正是那块磨盘的下盘。

我指着说:“上面是太阳,下面是太阴,刚好封住了这血葫芦。让它逃不出去。当初布置下这阴阳局的也是一个高手。”

尸影点点头说:“没错,这难产死的孕妇,怨气很重,心有不甘,死后很容易成煞。上有太阳,下有太阴,震住了这婴儿煞。但是我不明白的是,你怎么看穿的呢?这穴深埋地下,有太阴太阳上下夹着,凭着一双肉眼能看到穴内细节,简直令我大开眼界。”

我嘿嘿一笑,用手闹闹头皮说:“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再看胡小军和白皙,脸色都很不好。

虎子这时候看着胡小军说:“胡将军,愿赌服输。还有白姐,你这头啥时候磕啊?”

白皙哼了一声说:“磕头是一定要磕的,但不是现在。”

虎子笑着说:“难不成你要嫁给老陈,和老陈拜堂的时候磕头啊。那就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了哈哈哈哈……”

众人顿时也都跟着哈哈笑了起来。

白皙的脸羞得通红,一跺脚,哼一声,转过身去走掉了。

《寻龙异术》第13章 绝对侮辱

三爷站了出来,笑着对胡小军说:“胡将军,大家都看着呢。愿赌服输,你这将军令是不是得拿出来了?”

我突然发现,三爷这人还是很讲道义的。同时,他对这胡小军似乎颇有意见。这么多人,就他出来开言,胡小军一定讨厌死他了吧。

胡小军这时候笑着说:“好说,愿赌服输。只是这将军令不在我身上,改天我会亲自送去给这位小兄弟的。”

摆明了,这是要赖账啊!改日,那指不定改到哪一日去了。

三爷呵呵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笑到最后,他摇摇头说:“看来胡家后继无人了啊!”

胡小军顿时怒目圆瞠,呵斥道:“三爷,您什么意思?”

三爷说:“我什么意思大家心里都清楚,你也别装糊涂了。世人皆知,倒斗中郎将胡家世代传承,将军令从不离身。号令四方摸金符,四块摸金符分青龙符,白虎符,朱雀符,玄武符。这将军令实际上也是四块摸金符的主符,四块摸金符和将军令是能符合在一起的,严丝合缝。你说没带在身上,也好,那你说在什么地方,我这小兄弟什么时候能取到手呢?”

胡小军这时候看着三爷呵呵笑了,说:“三爷,你别太过分。在四九城混,保不齐你就遇到什么难处。”

三爷也笑了:“看来是想赖账啊,倒斗中郎将,胡家,不过如此。徒有虚名罢了。”

三爷算是彻底捏住这胡小军的痛处了,现在众目睽睽,大家都知道这胡小军想赖账。

无奈三爷始终追着不放,胡小军痛苦不堪。

实际上,这将军令我也没有什么得到的必要,我也不指望得到。

刚才的事情我也不是为了面子,更不是为了赌气,只是想试试祖母留下来的这本书,它到底灵不灵。

现在看来,这书不仅是灵那么简单了,真的就像是有一只眼睛钻到地下,把地下的事情看得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就是“入地眼”。

三爷能这么据理力争,是我没想到的。

虎子这人平时虽然看起来嘻嘻哈哈,但是脾气不好,他瞪圆了眼睛说:“胡小军,你说这么多有意思吗?将军令在哪里,我这就和你去拿。”

胡小军说:“怎么也要等尸老板的生日宴会结束才行吧。”

虎子说:“想赖账就明说,只要你现在说不想给,我和老陈就不要了。”

我说:“是啊胡小军,给你一个机会,你现在只要说不想给,我们可以不要。”

胡小军的一张脸通红,他现在也是骑虎难下。他扭头看看周围,大家都很尴尬地看着他呢。

就在刚才,这胡小军信心满满,立下赌约。这转眼就要毁约,这叫什么事儿啊。中国人讲究的就是诚信二字,愿赌服输。正所谓是,人无信不立。

虎子这时候看向了尸影,说:“尸老板,你这交的都是什么朋友啊。不就是一块将军令么,至于的吗?刚才开始赌的时候,就没想过会输吗?”

尸影这时候咯咯一笑说:“胡将军又没说不给你们,只是说没带在身上。虎子,老陈,这样吧,我们去我书房谈谈吧。这个坑就麻烦大家给填上了。”

李闯这小子会来事儿,拿起板锹说:“交给我吧。”

三爷这时候到了我身边,趴在我耳边小声说:“能要到将军令最好,要不到,就开个天价。”

这胡小军能给吗?我对这件事是不报什么希望的。

随后三爷小声说:“将军令价值连城,不要轻易松口要钱。逼他一下,也许在尸老板面前磨不开面子,就把东西给你们了。”

我看看三爷,点点头。三爷用手捻了捻自己的那一撮毛,也点点头。

我们跟着尸影朝着一旁的厢房走去,胡小军也跟了过去。

尸影带着我们进了书房,进去之后,尸影就关了门。书房里点着香,贴着墙全是书柜,书柜上摆满了书,我扫了一眼,大多是历史书,和一些杂记。

尸影先招待我们坐在了沙发里,给我们泡了咖啡,这玩意苦中有甜,很腻,喝不习惯。

胡小军倒是滋溜滋溜喝得很顺口。

一直到了这时候,这胡小军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难道你不知道自己把祖宗都给输了吗?你怎么就不能放下身段给我们道个歉呢?

说心里话,这件事只要道个歉,再给我们一笔钱,这事儿就过去了。

偏偏他就是这么傲慢。

看他的德行,把我的气也给惹上来了。心说我看你能狂多久,你要是不把将军令给我,我就满世界宣扬你胡小军赖账,看你怎么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

尸影都弄好了之后,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发里,她将二郎腿翘起来,说:“这件事因我而起,我给大家道个歉。”

虎子笑着说:“不必,我们要是输了的话,我们知道的秘密也该说出来了吧?这头也该磕了吧!要是我们输了,尸老板,你还会给大家道歉吗?”

虎子说的是实话,要是我们输了,尸影绝对不会请我们到书房喝茶的。这里面存在着很多的不公平。

我说:“其实我们心知肚明,胡将军的将军令就在身上,只是不想给罢了。”

胡小军这时候把咖啡杯子往茶几上一放,身体往后一靠,把二郎腿翘了起来,说:“你们要将军令有什么用?将军令是我胡家的传承,怎么可能轻易就给你们?你们无非就是想要点钱吧,说吧,开个价吧。”

这话可是把我和虎子都激怒了,我们是喜欢钱,但是现在我们还没到唯利是图的地步呢。我们有十万存款,我们还有一个书店,每天都有进账,豆浆油条,包子混沌,东来顺涮羊肉,全聚德的烤鸭,我们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我这时候盯着胡小军的眼睛说:“你在侮辱我们?”

胡小军不屑地呵呵一笑,说:“我侮辱你们?也不看看你俩是啥货,你俩还不够资格让我侮辱。我能坐在这里和你们谈,已经是给足你们面子了,你们应该感到荣幸。今天我给足了你们面子,也希望你们能不要太为难我。山不转水转,你们还年轻。”

这话可是把我气得啊,这要是在我们村的话,我应该就抡起拳头打人了。

虎子也是气得大喘气,他哼了一声说:“你还真够无赖的,既然这样,也没啥好谈的了。胡小军,我们走着瞧好了。”

虎子看着我说:“老陈,我们走。”

我和虎子站了起来,抬腿就走。

尸影这时候也站了起来,伸出胳膊拦着我俩说:“急什么,我们坐下慢慢谈。”

《寻龙异术》第14章 接触摸金符

尸影是很想在这里解决掉这件事的,我知道,尸影失算了。

她实在是没想到胡小军会输,她在这件事里,也是有责任的。要不是她的鼓动,胡小军也许不会拿将军令来赌。一定是她和胡小军说了契丹公主镇魂牌的事情。他们才起了贪念。

我看着尸影说:“你也算是这次赌约的见证人了。当初说好的,我赢了,将军令给我。我输了,秘密给你们。外面那么多人都听着的,这事儿假不了。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胡将军,竟然如此厚颜无耻。”

尸影说:“将军令对胡家事关重大。”

我说:“那就不要拿来赌嘛。无非就是觉得自己不会输。既然这么自大,自负,就要为自己的错误承担后果,不然还算什么男人。”

虎子哼了一声,说:“老陈,你和他们讲什么道理?你没听过一句话吗?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你的道理人家不想听,你喊破嗓子人家也听不到。”

我和虎子起身就走,尸影想拦着拦也没拦住。

我俩出了书房的时候,外面的人都站在院子里看着我们这边呢。

我这时候举起双臂大声说:“诸位听我说,胡小军想赖账,大家恐怕会对胡将军失望了。大家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吧?愿赌不服输。这个胡小军竟然想用钱收买我们,我呸!”

三爷哈哈笑着说:“胡家人不过如此,我看以后摸金校尉也没必要听命行事了吧。事实就是,这将军令已经是我这小兄弟陈原的了,胡小军拿着别人的将军令不还,是为贼!”

众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都有一杆秤的。我知道,正义的天平一定是朝着我们这边倾斜的。正所谓是,公道自在人心。

三爷这么一喊,屋子里的胡小军有点扛不住了,他出来之后大声说:“谁说我不给了?只是东西不在身上。”

三爷说:“东西在何处?什么时候能送到我这小兄弟的府上呢?胡小军,你家就在西直门吧,你开着你的小轿车,跑个来回用不了一小时吧。你能给个准信儿吗?”

胡小军说:“三爷,这是我和这位小老弟的事情,你还是少费点心吧。费心多了不经老。我还想给你去过六十大寿呢。您要是还这么费心,我担心您活不过五十五了。”

三爷摆着手一笑说:“现在新社会了,你唬不住我。胡小军,我送你一句话吧,好自为之!”

随后他朝着尸影一抱拳说:“尸老板,我先走一步了。告辞!”

三爷转身就走,李闯在后面屁颠儿屁颠儿跟着就朝着前院走了。

我这时候几乎能肯定,三爷和胡家有仇!

虎子看着我说:“老陈,我们也走吧。这次也算是长见识了,本以为这些上流人士多是慷慨之士,想不到这里面也藏着一些厚颜无耻之人。”

我对着大家抱拳说:“大家给我做个证,同时,也把这件事传播出去。让大家都知道,将军令是我陈原所有。从今天开始,四方摸金校尉不必听胡家的了。当然,也没有必要听我的,他们从现在开始,自由了。”

说完,我和虎子也朝着前院走了过去,穿过前院,出来上了我们的大挎子,虎子一按电钮,这挎子突突突就启动了起来。

我们一路就回了我们的书店,打开门板窗板之后,正式开业。

我和虎子进了屋子,互相看着对方,哈哈大笑了起来。

虎子说:“老陈,你是没看到胡小军那张脸,真难看啊!”

我说:“他是活该,谁叫他装大尾巴狼的。”

我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心里清楚,这胡小军可不是装大尾巴狼,他是想知道那块契丹公主的镇魂牌的来路。很明显,这要是能摸到大墓,那就是一件惊天的大买卖。

这场赌局的赌注是公平的,他不吃亏。

尸影和胡小军应该是一条线上的,他们千方百计想得到我们嘴里的秘密,就是想去摸金倒斗。

我俩此时的气也都消了,我们也心知肚明,胡小军是绝对不会把将军令给我们的,我们也不指望了。

相反,我俩都觉得今天特别露面,特别长面子。估计今后在四九城,我俩也算是有一号了吧。

虎子竖着大拇指说:“老陈,你真神了。你奶给你留下那本书,简直就是天书啊,不,应该叫地书。那地下面埋着的东西,你竟然能看的清清楚楚的!真牛!”

我这时候想起来那本书来,立即进了屋子,从枕头下面把书拽了出来,然后给书包了书皮。寻思着藏哪里合适呢?

我和虎子都意识到了这东西的价值,但是在屋子里来回走,也没能找到一个藏书的地方。虎子说:“去供销大厦,我们去买个保险柜。”

我说:“买保险柜需要用票吗?”

虎子挠着头说:“没听说有保险柜票啊,这东西不是稀缺物资。”

我俩去了供销大厦,在很多保险柜钱游走,小的只有四五十斤,大的有两百多斤。我和虎子选了个大的。供销社的人不帮我俩抬,我俩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把这保险柜抬上了我们的三轮车。

拉回来之后,就放在我们卧室里了,将存折,户口本,一些现金和这本宝书都放在了里面。这心里才算是踏实了。我倒在床上说:“虎子,有钱的感觉,真他妈好啊!”

虎子嗯了一声说:“是啊,我再也不想回去滦县了。那他妈不是人过的日子。”

我说:“我也不回昌黎了,今后就在这里扎根儿了。”

正说着呢,就听到外面有摩托车的声音。

我俩起来,出来一看,是一辆木兰踏板车停在了我们的店前面。车上的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三爷。

三爷从摩托车上下来,伸出手指着里面说:“进去说。”

我们进了屋子之后,三爷说:“关门。”

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肃性。我去关了门,回来后,我说:“三爷,您是不是有啥吩咐?”

三爷坐下,然后一伸脖子,双手从脖子里摘下来一个皮绳,在皮绳上拴着一个羊角形状的东西。

他把这个摘下来,套在了右手食指上,然后把手放在了桌子上,敲着桌子,发出当当当的声音。

三爷这时候嘿嘿一笑说:“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把手举起来,我仔细观看,这手指上的东西像是一个猫爪子,上面刻着的是一只被蛇缠绕的乌龟的阳刻图案。

我此时恍然大悟,说:“这是摸金符,玄武符。三爷,您是摸金校尉!这是玄武摸金符。”

这时候我彻底懂三爷为什么这么帮我了,他想要的,是自由。

三爷这时候看着我点点头说:“我就是摸金校尉,北玄武的代表。”

我和虎子互相看看,然后都坐在了三爷的对面。

我们没有说话,而是等着三爷说话,我知道,三爷还有话要说。

零度的《寻龙异术》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寻龙异术》就可以了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