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主角叫张靳昀沈以晴的小说是《余生有你多悲喜》

发布时间:2020-03-25 15:54:32来源:WXB作者:木子槿

主角叫张靳昀沈以晴的小说是《余生有你多悲喜》

余生有你多悲喜张靳昀沈以晴

余生有你多悲喜全文免费阅读

《余生有你多悲喜》第7章 怀孕了

“沈夫人。”张靳昀握住沈以晴的手,让她的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张靳昀上前一步同沈以晴并肩,唇角轻轻的勾起:“她是沈家最后一个姓沈的人了,来看看她的父亲,有错么?”

周围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他们身上,张靳昀继续道:“本帅的夫人,还轮不到其他人指手画脚。”

“好啊,看来是我错了啊。”若不是身旁的丫鬟扶着,佟月如很可能被气昏过去,她攥得指关节发白,冷笑道,“沈以晴,你这个少帅夫人做的可真好,我们这小庙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沈以晴紧咬着下唇,噗通一声跪在棺材面前。

“爹,女儿不孝。”

从此这沈家,便再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了。

……

出了沈府,眼前人停了下来,熟悉冰冷的声音响起。

“看见了吧,沈柏禹死得透透的了。”转过身来,沈以晴看的就是张靳昀优美的侧脸,“真是大快人心,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我还会认为这是他的诡计呢。”

“是啊。”沈以晴笑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坐回车上,沈以晴的表情淡然,冷眼瞧着沈家的门楣离自己越来越远。

街道上卖报的孩子到处叫走,黄包车夫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对着身后的客人憨厚一笑。

“我要去一趟军部。”车到一半,张靳昀开口道,“你自己回去。”

“你最好乖乖的回去等我。”

回到家里,直到整个人跌在床上,沈以晴才卸下一切的伪装,放声大哭。

父亲走了,母亲也不认自己,妹妹生死未卜,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

日子就这样不痛不痒地过去了好几天。

这天,春梅一脸慌张地走了进来,趴在沈以晴的耳旁说了几句。

“你说什么?母亲她病倒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就是,应该没有多久……”春梅说的支支吾吾,也像是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样子。

“不行,春梅,你赶紧去。”话还没说完,沈以晴一下子就昏倒在地,春梅呼唤自己的声音也逐渐的模糊了。

……

“大夫,我们家夫人怎么样了?”

看着大夫紧缩的眉毛,春梅急得不成样子,时不时的还看向门外,生怕有人来看见这偷偷请来的大夫。

“夫人她怀孕了。”

刚一醒来,沈以晴就听到了这句话,一下子僵在那里,瞪着一双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不过夫人身子太弱,若不好好调理,这孩子恐怕保不住。”大夫收回手,将一旁药箱收拾好,“在下为夫人开一副方子调理身子。”

“大夫。”沈以晴一下子攥住大夫的袖子,面色苍白得吓人,将手上的玉镯子塞给大夫,“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药方我会让春梅去取,你也不要说来过张府见过我。”

“夫人放心,今天之事不会让其他人知道。”大夫捏了捏玉镯,收到了袖子里,转身告退。

“夫人,你这是为什么,要是少帅知道这个孩子,一定会很开心的啊。”春梅不理解的问道。

“白薇薇在府上,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你觉得……”话还没有说完,外面就传来嘈杂的声音。

“怎么那么吵闹?”春梅出了一步,却被一巴掌狠狠的扇了回来,沈以晴瞪大了眼睛,看着一步步靠近的白薇薇。

“你来做什么?”下意识的,沈以晴退了一下,被子下的手悄悄的捂住小腹。

“当然是来看看我的新侍女在干嘛。”白薇薇笑看着沈以晴,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说道,“沈以晴,你终于落在我的手里了。”

“你疯了!放开我!”沈以晴头皮发疼,挥手要拍开白薇薇。

“沈以晴,靳昀说了,现在你来伺候我。”白薇薇拖着沈以晴就往床下拽,身旁跟着的侍女拦着春梅,甚至拳打脚踢。

“现在,我是你的主子!”

张靳昀,你怎么可以这样?

沈以晴的手慢慢收紧,自己一定要护住孩子!

《余生有你多悲喜》第8章 我是你的主子

“沈以晴,你这是在害怕么?”看出来沈以晴脸色的不好,白薇薇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你这个沈家的大小姐也有害怕的一天啊,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说着,白薇薇抓着沈以晴的头甩到一边,指间还留着一缕沈以晴的发丝,厌恶的甩了甩手,白薇薇说道:

“还不滚起来,我要吃早饭了。”

说着,白薇薇转身离开,身后的侍女看着屋内狼狈的两个人捂嘴偷笑着。

“夫人!夫人你没事吧。”春梅连滚带爬的凑到沈以晴的身边,声泪俱下,“你这是受得什么罪啊,你还是有身子的人,不然我们把这件事……”

“不可以!”还没等春梅说完,沈以晴就一下子打断了她,“我绝对不会让他们知道!”

否则,下场一定会很惨……

沈以晴颤颤巍巍的起来身,扶着一旁的衣柜,喘着粗气。

“不就是当个丫鬟么。”沈以晴眼眸黯淡了下去,“我还有什么事情没做过啊……”

看着沈以晴的背影,春梅的眼泪不断下落,那个万千宠爱一身的小姐,怎么这样让人心疼了。

“春梅,我想吃枣糕了,帮我买点好么?”院中的沈以晴转过身来,笑靥如花。

“好。”春梅捂着嘴,将哽咽的声音掩盖下去。

蔷薇院里,白薇薇倚靠在沙发上,细看着鲜红的蔻丹,勾起的嘴角表示她的心情极好。

“还在做什么,还不进来伺候太太用早餐。”碧月冷眼走过来,话朝着沈以晴说道。

心头冷笑一声,跟着碧月走了进去。

“沈以晴,不,夫人,早上好啊。”白薇薇站在沈以晴面前,和刚才那样的狰狞完全不一样,“若不是少帅担心我的身子,怎么会让姐姐亲自来服侍我呢。”

“白薇薇,你装着不恶心么?”沈以晴可没有心情陪白薇薇演什么姐妹情深。

白薇薇轻声一笑,走回餐桌面前坐了下去。

“你还在那里杵着做什么?”看见沈以晴没有动作,白薇薇用帕子掩住了嘴。

“太太您怕是忘了,夫人可是沈家的小姐呀,怎么会服侍人呢证还是奴婢来的。”碧月在一旁笑道,却丝毫没有要伸手的架势。

“没关系,学一学就会了。”白薇薇指了指不远处的粥,示意沈以晴盛出来。

沈以晴稳稳的盛出一碗,刚要放到白薇薇面前,却没想到白薇薇自己夹起了面前的小菜,手一抬就将粥打翻。

粥才做出来不久,烫的很,全数的洒在了沈以晴的身上手臂上,顿时一片红肿。

手臂一抖,瓷碗打碎在地上。

“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白薇薇筷子一放,“果然是大小姐啊。”

沈以晴咬着嘴唇,一言不发的跪在地上捡拾碎片,白薇薇一下子站起身来,上前就要帮沈以晴,手肘竟然将一海碗的粥全都打了下去。

白粥全都浇在沈以晴的身上,瓷碗整个砸在沈以晴手上,碎片成块嵌入沈以晴的右掌心。

沈以晴痛叫一声,冷汗直流。

“姐姐,对不起啊。”白薇薇上前一步,伸手要把瓷碗拿起来,却用力按了下去。

“我的手!”沈以晴剧烈的颤抖,抽出的手被瓷片穿透,鲜血顺着红肿的手臂滑下,晕开在白粥之中。

第9章开始

《余生有你多悲喜》第9章 一定要保护好孩子

“快去找大夫。”白薇薇直起腰,悠闲缓慢的说着,眼眸一转,伸手竟然直接把沈以晴手掌的瓷片拔了出来,“我帮你拔出来。”

血花溅开,白薇薇忙着闪躲,手捏上桌角,回头看了一眼碧月,一用力,整张桌子都被掀了起来,狠狠的砸在沈以晴的身上。

“沈以晴,对不起,妹妹我不是故意的。”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沈以晴,白薇薇笑得灿烂,“碧月,你怎么还没有去找大夫啊。”

“奴婢现在就去。”碧月福了福身子,慢慢悠悠的走出去,同门口的小厮吩咐了几句就回来了。

全身的疼痛让沈以晴意识模糊,心头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护着孩子,突然就来了力气将身上的桌子推开,踉跄的站起来。

“白薇薇,我如果死了,张靳昀回来,不会放过你的。”狼狈十分的沈以晴笑着,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又是这样的目光。

白薇薇看着沈以晴的笑容,明明狼狈肮脏的是沈以晴,凭什么她还可以这样的笑出来。

“你觉得靳昀会在意你的死活么?”白薇薇故作镇定的笑着,“你现在不过是我院子里的一个丫鬟。”

“呵。”沈以晴扯了扯嘴角,粘稠的粥滑下脸颊,难受得紧,“如果张靳昀真的不在乎我的死活,他早就把我杀了。”

“你!你敢威胁我!你以为我真的不敢么!”白薇薇杏眼圆瞪,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好啊,那你就……”话还没有说完,沈以晴就晕了过去。

吓得白薇薇脸都白了,后退了一步让碧月扶住了。

“她她她……她不会死了吧。”白薇薇指了指地上的沈以晴,“大夫呢!”

“太太不用着急,已经去请了,她没有什么事,顶多是失血过多。”终究是经历得多,碧月让白薇薇宽心,“来人,把夫人送回去。”

见小厮把沈以晴抬走,白薇薇才放下心来,手紧紧的绞着手帕,一想到沈以晴刚才那样的目光,白薇薇就觉得自己狼狈不堪。

“沈以晴!沈以晴!”将茶水一股脑的扫到地上,满屋子的狼藉,看得白薇薇更加闹心,“人呢,奴才呢!都死了么!”

一点也没有大家闺秀的温婉,白薇薇尖叫着,拿起一旁空着的茶盏就向进来收拾地面的侍女砸过去,顿时那小姑娘头破血流,颤抖的不敢说话。

“夫人不要动气。”碧月在一旁安慰着白薇薇,“沈以晴以后都要在夫人身边做丫鬟,只要不死,其他的不还是您说了算?”

“是啊……”白薇薇神经质的脾气平了下去,“你去看看她,让大夫好好治,用最好的药。”

沈以晴被送回来的时候,春梅刚好买了枣糕,顾不得其他,春梅吓得魂飞魄散,跑到沈以晴面前。

“夫人!夫人你醒醒!”春梅用手帕擦干净沈以晴的脸,又看到沈以晴血渍干涸的双手,泪眼朦胧,“怎么会这样!”

“把夫人带到屋子里。”碧月带了大夫走进来,丝毫不理会春梅,只吩咐身后的小厮。

“你们对夫人做了什么!”春梅一下子扑了上去,结果被碧月一脚踹开。

有白薇薇的吩咐,人手也多了,沈以晴很快就被收拾干净,包扎好了伤口。

“夫人,夫人你醒了!”见到沈以晴的睫毛颤抖着,跪在床边的春梅惊喜的唤道。

意识刚刚回来,沈以晴丝毫不在意右手的疼痛,忙捂上小腹,感觉到里面的小生命才安下心来。

“夫人,您醒了啊。”碧月站在一边,“您今日真的是不小心啊,幸好有大夫的良药,伤口很快就会好的。”

沈以晴看着包扎上的右手,冷冷一笑,白薇薇竟然良心发现了?

“只不过……”碧月抿了抿嘴,一脸的为难,“只不过蔷薇院里的人手不够,不然也不会让夫人前去。今日夫人就好好休息,明日再去也可以。”

说完,碧月就离开了。

“夫人,他们太过分了!”春梅站起身子,“已经把你折磨成这个样子了!”

沈以晴没有说话,药的苦涩萦绕在她的周围,脊背一凉,猛的问道:“方才那人有没有给我把脉!”

“夫人放心,那个大夫是个西洋医生,只给你的伤口上了药。”春梅扶着沈以晴,取了垫子让她靠上。

“孩子,你放心……娘一定好好护着你。”将手放在小腹上,冰凉的指尖让沈以晴一下子缩回手,扯到了伤口却浑然不知。

《余生有你多悲喜》第10章 死里逃生

梦里都是小时候的记忆,父亲,母亲的脸,漂亮的妹妹,他们笑着,向自己伸出手,可是自己却狠狠地摔在地上,看着他们的背影越来越远,靠近火焰燃烧的地方。

炮火声音在耳边响起,震的耳朵生疼,烟尘四起。

“父亲,母亲!”沈以晴上前要追赶夫妻二人,却被人抓住了手腕。

“你放开我!张靳昀你放开我!”

甩着手臂挣扎,回头看见张靳昀和白薇薇并肩站着,脸上的笑容让沈以晴心底发寒。

“沈以晴,去死吧!”白薇薇狰狞着一张脸,猛的推了沈以晴一把,身后就是纷飞的炮火,轰鸣而起。

只觉得身子被抛入了冰窖,浑身寒毛战栗,眼睛死活也睁不开。

“夫人……夫人您醒一醒,夫人!”春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以晴伸手要去抓,手上的锐痛蔓延全身。

身子被剧烈的摇晃,沈以晴睁开眼睛,首先入眼的就是春梅焦急的脸庞。

张了张嘴,嗓子沙哑的说不出话来。。

“夫人,您终于醒了。”春梅用帕子擦拭着沈以晴额头上的冷汗,“方才您梦魇了,真是吓坏奴婢了。”

“现在几时了?”润了一口水,沈以晴看着窗帘外透入的阳光,脸色发白。

“已经卯时过半了。”春梅帮沈以晴掖了掖被子,“您在休息一会吧。”

手上的伤口隐隐作痛,沈以晴摇了摇头,掀被子起了身:“不了,睡不着了。”

“夫人今日还要去白小姐那里么?”扶着沈以晴,生怕她动了伤口,“夫人,咱们不去了好不好?”

“不去?”沈以晴冷声笑道,“我不去,她不会来么?张靳昀不在,她可以随意的折磨我……”

就算张靳昀回来又如何,不过就是变了花样的折磨。

“春梅,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就拿着我床头柜子里的大洋,离开这里吧。”

“夫人您别说这样的话。”握住沈以晴的手,春梅泪眼朦胧,“您一定会平安的,平安的生下小少爷,母子平安。”

笑着没有说话,心中万分的悲切。母子平安?张靳昀不会希望自己生下他的孩子吧……

“哎呀,姐姐真的对不起,妹妹实在是太不小心了。”白薇薇看着扎在沈以晴手腕上的针,用帕子掩盖住嘴角的笑容,“都怪妹妹笨手笨脚的。”

“没事。”轻轻的摇了摇头,沈以晴看了一眼筐子里的针线,白薇薇还真的是变了花样的折磨自己。

“姐姐我帮你包扎一下。”白薇薇拔下针的时候还特意横划了一道口子,拿着帕子就往沈以晴手腕上捆,盐水蛰得伤口直疼。

“不用了,这点伤口一会就好了。”倒吸一口凉气,沈以晴推手想要解开帕子,但是白薇薇怎么容许。

“姐姐,劳烦您帮我泡一杯茶水,好不好?”白薇薇眨了眨眼睛,回头看了眼桌子上的欧式茶具,“壶里没有了呢。”

勉强扯着笑容,手腕颤抖着端起茶具向外走,可是楚燕猛的冲了进来,将沈以晴撞倒在地,茶具七零八落,甚至茶盘还砸在沈以晴的肚子上。

“孩子……孩子……”沈以晴捂着肚子缩在一旁,又不敢出声。

“姐姐你没事吧?”

架势要扶起沈以晴,虽然没有动作,却吓得沈以晴向后缩,生怕白薇薇发现自己的孩子。

“没事,我没事。”沈以晴忍着小腹的疼痛,站起身来,“我那里有一套茶具,赔给你。”

神色不屑,白薇薇好不无辜的说道:“这……还是算了吧,这是我哥哥从法国带回来的,姐姐怕是赔不起吧。”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院子里,沈以晴整个人都倒在沙发上,后腰一阵锐痛。

“夫人你怎么了?”春梅一进屋子就看见沈以晴跪在地上,神色痛苦,“难道是动了胎气,奴婢去找大夫,夫人……”

“不是……这衣服上,有刺。”沈以晴拉住春梅的手,“腰上……”

“衣服?”春梅这才看出来,这衣服和沈以晴出门的时候不一样了,“夫人您怎么穿这件衣服?”

“果然,白薇薇给的东西,不会好的。”沈以晴将身上的旗袍脱了下来,就让春梅看到了后腰上密密麻麻的针眼。

木子槿的《余生有你多悲喜》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余生有你多悲喜》就可以了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