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主角叫念向北霍南辰的小说是《一念向北》

发布时间:2020-03-25 14:45:58来源:WXB作者:笑歌

主角叫念向北霍南辰的小说是《一念向北》

一念向北念向北霍南辰

一念向北全文免费阅读

《一念向北》第7章 把这个疯女人带出去

印柯宇前脚刚走,念向北就朦朦胧胧的醒了过来,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深吸了一口凉气。回想晕倒前的腹痛和落红,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那天那盅汤里面一定有问题。

霍南辰,你怎么可以这么狠的心。

念向北的疑惑在护士口中得到了证实,孩子确实是已经流掉了,而且是药流。

念向北终于没忍住,捂着脸在被子里哭了起来,霍南辰凭什么拿走自己的孩子,念卿卿又到底为什么要这样陷害自己。

越想,念向北越是恨念卿卿恨的牙痒痒,红着眼睛从床上起来,鞋子都没来得及穿,看到护士托盘里的大针管,一刻都没有思考,拿起藏在袖子里就冲到了念卿卿的病房里。

房间门没有关紧,念卿卿坐在床上,手中拿着一盘削好的水果,一口又一口的吃着,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出了神。

听到开门声,念卿卿回过神一脸笑意。:“南辰,这个桃子好甜啊。”

看到门口站着的人,穿着宽大的病号服,光着脚,发丝凌乱满脸的泪痕,真是可怜,也不知道这是可怜给谁看。

“哟,姐姐醒来啦,怎么弄得这幅样子。”

“姐姐这副样子是给谁看的,你以为南辰看到了会心疼吗?你给他带了那么大的一定绿帽子,还指望他会原谅你吗?”

流产之后的念向北,情绪相当的不稳定。现在又被念卿卿这样的嘲讽,脑子里面早就乱成了一团。

只想她给自己的孩子偿命,哪怕是要同归于尽她也愿意。

念向北快步上前,面无表情的举着手,露出来那个大针筒,直直的朝着念卿卿的喉咙刺过去,念卿卿见状将手里的果盘一把仍在念向北身上,想要跳窗跑路。

却被念向北一把按在了床上,也不知道羸弱的念向北那一刻何来那么大力气。

念卿卿全身动弹不得,眼看针管可就要刺进喉咙里了,念卿卿奋力一转,针管狠狠的扎进了手臂里。

这等触目惊心的场面,正好被路过窗外的霍南辰看到。

霍南辰从身后把抓住念向北的肩膀使劲一拉,念向北轻飘飘的,一下就倒在了地上,发出沉重的一声骨头和地板撞击声。

瘦瘦小小的念向北,煞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从地上爬起来就又冲到了念卿卿面前,被霍南辰又拦了下来。

“把这个疯女人带出去!”

保镖和护士从外面进来按住了念向北,保镖钳着她手一掰,针管掉落在了地上,滚滚滚到了霍南辰脚边。

“南辰,我好害怕,姐姐让我去死。”

念卿卿手臂受了伤,血流不断的向外渗出。念向北看着她那副演技精湛的样子,心中愈发的委屈,她恨不得此刻现在就冲上去,给念卿卿两个巴掌。

可是护士刚刚给念向北注射了镇定剂,她全身这会儿提不起一丝的力气。余光中只见霍南辰拍了拍念卿卿的后背,念向北由于的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就不省人事了。第7章结束

《一念向北》第8章 你从未相信过我

潮湿阴暗的地下室里,到处都是乱爬的虫子,唯一的一盏灯还因为接触不良,一闪一闪的。

从昏睡中醒来的念向北就一直待在这个地方,每日只有两次送饭的时间,也只有那个时候,房间门才会被打开,幸好的是床被还算干净。

送饭的仆人看到念向北醒来,瞪了一眼痴痴的她,粗暴的放下饭快步走了出去,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桌上的饭菜都是主家吃剩了的一些残羹冷炙,看得念向北恶心极了,虽然父母去世以后自己一直过得不太好,但再怎么说,自己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

霍南辰过来的时候,念向北因为实在太饿了,正狼呑虎咽的吃着桌上有些许变味的饭菜,听到大铁们吱吱呀呀打开的声音,一脸警惕的抬头,强烈的阳光照进来刺得已经喜欢昏暗环境的念向北眼睛一阵刺痛。

“念向北,你怎么下得去手?卿卿刚流产才几天?你的心就这么恶毒吗?”

呵,你也知道她流产才几天,可是身为未婚妻的自己,不也刚刚来被迫流产吗。

自己呢?

却被丈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念向北背过头去,不想回答霍南辰这种可笑的问题。

见念向北默不作声,霍南辰只觉得的被人蔑视羞辱了一番。他一把上前掐住念向北的下巴,将她的头转过来看着自己。“说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卿卿!”

沉默了很久,念向北虚弱的用手推开霍南辰。

“霍南辰,你知道吗?我这一辈子啊,从来都没有后悔过爱上你。可是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突然无比的后悔,一直这么爱你!”

“你总是问我为什么要骗你,可是你有给过我解释的机会吗?”念向北满脸的泪痕,表情又好似在笑。

这一幕,让人心中有点莫名的窒息感,她嘶哑的控诉:“你从来都不相信我,你想当然的认定了一切,那又为什么每一次都要惺惺作态的来找我要一个说法呢?为求一个心安理得吗?”

霍南辰张了张嘴,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算了!”念向北任命的将手上的污浊,蹭在了衣服上,然后背过身苦涩的低着头:“你走吧,我也不想再解释了。”

霍南辰从来没有见到过这般落寞的念向北,自从那份鉴定报告出现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将念向北的话听进去过一丝一毫。

昏暗的地下室里,霍南辰看着木讷的念向北,心里满是一种无比矛盾的情感。

霍南辰顿了片刻,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地下室,砰地一声将门关上锁死。

念向北躺在床上心如死灰,像是死尸一般的沉寂,麻木。

霍南辰走后,念向北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对她而言也许早就流干了吧。

第9章开始

《一念向北》第9章 要不就让她给你当个仆人?

半夜,念向北觉得浑身都烧得厉害。虚汗流了一身,她强撑着从床上爬起来敲门,抱着渺茫的希望敲了敲门,结果,回应她的是无边的死寂。

念向北只好回到卫生间,拿凉水一边一边得擦拭身体,一整夜,烧没有退下来。她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直到送饭得女仆看到送去的食物,一连几天动都没动,才被发现早已烧得神志不清的念向北。

女仆怕闹出人病,将这件事情告诉了霍南辰。

霍南辰犹豫了一下,打了个电话给私人医生,让他去看看念向北,以免某人死在了屋子里,脏了地板。

病好后,念向北依旧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像是丢了灵魂一样,整日跟个行尸走肉一样。眼神空洞,精神低迷。外面看守得保镖整日议论纷纷,说是怕她撑不过这个冬天了,送饭的女佣见她更是跟见了鬼似得,仿佛每天给他送饭成了人生噩梦。

而念卿卿正式入了霍家,以女主人的身份自居着,下人们都很害怕这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念小姐,是因为她母亲,念氏执行总监,偶尔会过来看看她,一幅牙尖嘴利的样子,训起人来像个吃人的怪物。

“哟,我们大小姐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你们霍家还真是厉害呀。”

念卿卿母亲捂着鼻子满脸嫌弃的走进地下室,尖着嗓着假惺惺的跟一边跟着的仆人说。

“念向北,长辈来了你不起身端茶也就算了,这脸色摆给谁看呢?”

旁边的仆人虽然不喜欢念向北,但是看到这样子的念夫人,也替念向北捏了把汗。

念卿卿在身后抱怨着地下室的环境怎么这么差,走到里面看到念向北病怏怏的落魄样子,没压住心里的兴奋,突然笑出了声,那声嗤笑在空洞的地下室里,碰撞出淡淡的回音,听得念向北很不是滋味。

“你们如果是来看热闹的,咳咳咳,现在可以走了,我很不好,你们可以回去开个香槟庆祝一下。”

念向北撑着虚弱的身子从床上坐起来,指着门外。

“你就是这么对长辈说话的?”

念夫人抬手想要抽念向北,却被她寡淡蜡黄脸上坚毅的眼神怔住了。呆呆的举着手动也不动。

念卿卿见状拉开了母亲,轻轻的在念向北的耳边说了句:“你这双眼睛,实在是太不适合你了,不如给我吧!”

随后拉着母亲走了出去。

夜里,念夫人走后霍南辰久违的回了这座宅子,念卿卿精心的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但是霍南辰似乎没有什么胃口。

“南辰,我今天去看姐姐了。”

听到念向北,偏着头看向了念卿卿。

“姐姐住在地下室太委屈了,南辰,让姐姐回念家把,我母亲也很想姐姐。”

念卿卿言语诚恳。跟下午在地下室里阴狠的样子全然不同,一旁的仆人都打了个冷颤。

“放了她?她配回念家?卿卿,我知道你好心,要不就让她给你当个仆人?”

念卿卿听到霍南辰要让念向北给自己当仆人,心中一阵窃喜,表面装作为难的犹豫了一下,然后答应了。第9章结束

《一念向北》第10章 心机女再耍心机

念卿卿捂着鼻子让佣人将念向北从地下室带出来,扔在花园空地上。

美其名曰让她晒晒太阳去去晦气,实则这初冬的寒气冻得只穿了一件薄衣的念向北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因为还没适应外面的强光,只能眯着从眼缝里看着高高在上的念卿卿。

“姐姐,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在地下室呆了这么久,得多晒晒太阳的,今天的阳光多明媚啊!”说着念卿卿紧了紧身上的小皮袄,扭着腰肢回了房间,留了一个佣人在这边看着念向北。

念向北从地上爬起来,抬头看着刺目的太阳,将手伸高了也感觉不到半分暖意。看着念卿卿离去的背影,她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要比在地下室时更不好过了。

接下来的几天,念卿卿果然是一刻也没闲着,使唤念向北使唤得比谁都勤快。

一天,趁霍南辰出门去公司开会,念卿卿说什么要在池塘散步,非要让病怏怏的念向北跟着自己。念卿卿穿着雍容华贵的裙子,外面还披着一条羊绒围巾,跟穿着破旧得想抹布的念向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极了公主和乞丐。

念卿卿蹲在池塘边上,叫念向北凑过去给自己递鱼食,等到念向北端着鱼食盘子蹲下,念卿卿猛地一推,念向北闷哼一声掉进了吃糖,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整个看台。池子里的水并不高,也就淹到念向北的腰部。

只是十一月份的天气冷得刺骨,念向北艰难的站起来,感觉整个人都要麻了,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她犹豫了一会,见念卿卿没有继续为难自己的意思。便艰难的准备爬上岸,与此同时,出门的霍南辰正好回来,远远的看到这边聚集了好几个人,不自觉的想要过来一探究竟,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身边的仆人靠着念卿卿,小声的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念卿卿便立刻换了一副样子,装模作样的伸手去拉念向北。

早已冻得麻木了的念向北,傻乎乎以为念卿卿当真是好心,便将手也伸了过去,就在两人手指触碰到的一瞬间,念卿卿冲念向北笑了一下,然后直直的扑到了水里。

远处的霍南辰看到念卿卿掉进了水里,连忙快步跑了上去。

“喊救护车。”

霍南辰瞥了一眼呆愣在水里站着的念向北,眼里充满了厌恶,仆人将念卿卿从水里拉上来,额头上触目惊心的伤口让念向北慌了神。

“先生,是....是向北小姐把卿卿小姐拉下去的。”

边上的仆人阴阳怪气的说着瞎话,霍南辰虽然不想去相信,但是这么冷的天,这个脏的池子,念卿卿绝对不可能自己跳下去,加上刚刚模模糊糊的看到两人的动作,霍南辰被迫相信了仆人的话。

“如果卿卿有什么事,我绝对饶不了你。”

说完,霍南辰抱着满脸是血的念卿卿上了救护车,再也没有回头看念向北一眼,念向北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就这么站在水里看着他们走了。

笑歌的《一念向北》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一念向北》就可以了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