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主角叫林楠傅彦的小说是《爱在时光里遗忘》

发布时间:2020-03-25 14:28:59来源:WXB作者:小梳

主角叫林楠傅彦的小说是《爱在时光里遗忘》

爱在时光里遗忘林楠傅彦

爱在时光里遗忘全文免费阅读

《爱在时光里遗忘》第七章 “你查到那个小三的下落了?”

她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会穿帮。

傅彦不顾她的苦苦哀求,开车把她带到了医院,一番检查,她怀孕的事很快就被查了出来。

看着那张孕检报告上的结果,傅彦的脸色难看至极:“之前怎么不说?”

林楠见瞒不过去,心彻底凉了下去:“因为……我想生下这个孩子……”

“我什么时候说不让你生这个孩子?”傅彦眉头蹙得很紧。

林楠诧异地看着他:“可你明明说过,你最讨厌私生子这层身份……”

他一直流落在外头,在被傅家找到的时候,他刚大学毕业,为了让患了癌症的外婆得到更好的治疗,答应学着经商,着手继承傅家偌大的家业。

这些往事,他都告诉过她。

这些原本都不是傅彦想要的,可这些最后都强加在了他肩上。

从小到大没有父亲,让傅彦受了太多的冷眼和质疑,十几年来,他和母亲过了不少颠沛流离的日子。

所以当初看到拦车的林楠,得知她是为了救车祸受伤的母亲才做出这么冒险的举动,他仿佛看到了这世上的另一个自己,才动了恻隐之心没有追究她的任何责任。

他始终记得那天林楠在大雨里瑟瑟发抖的样子,那么瘦,脸色那么苍白,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裂的脆弱瓷器。

他收留了林楠,把她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她知恩图报地给他煲汤,为他收拾房间……那个时候他还没有继承整个傅氏集团,虽然拥有了继承人的身份,但整个世界待他依旧冰冷,她是他所能握住的唯一一点暖意。

所以他没有让这点暖意消失。

他固执地把林楠留下,把她禁锢在自己的世界里,而现在,他有了一个能永远把她扣留的借口……

“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私生子不私生子,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林楠打断他的话。

她的脸色白得像医院过度漂洗的床单,随着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目光散涣没有焦点,声音虚弱却固执:“傅彦,我不愿意……哪怕我一个人把孩子抚养长大也好,我不想让他从小就背负他本不该背负的东西……你有没有想过,他也有可能会走你走过的路,被迫变成他不想变成的人?”

“不会。”傅彦冷冷吐出两个字。

“你就这么肯定吗……”林楠唇边溢出苦笑。

今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可身为母亲,她不敢有任何冒险。

这是她的孩子,她身上的肉……

“我不会让这个孩子走我走过的路,也不会强迫他变成不想变成的人。”傅彦一字一顿。

他从没在她面前许诺过什么,这么认真地承诺,还是头一次。

林楠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那我呢?我又被你放在什么位置?我只是你孩子的母亲,只是你婚姻的插足者,只是……一个小三吗?”

林楠恨透了小三这两个字。

从小母亲就告诉她,她的家庭是被一个小三拆散的。

七年前,父亲还受那个小三挑唆把她打得颅内受伤,失了大半的记忆,于是母亲净身出户,带着她离开了那个家……

母亲说的这些事,林楠没有任何印象,可她决不允许自己变成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所以在知道傅彦即将订婚之后,她下定决心离开了他,哪晓得才短短一个月,就又被他找了回来……

“你好好在这养胎,”傅彦却并不回答她,仿佛并没听见她问出的那些话,“医生说你胎像不稳,情况很危险,我会叫管家过来照看你。”

正说着,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走出病房接起电话。

推开病房门的一瞬,不远处却有个一身医护人员打扮的男人,拿出微型摄像机,悄悄地朝这边拍了起来……

五分钟后,市郊别墅。

“你说什么?”余茵接到蔺俊的电话,皱起了眉,“你查到那个女人的下落了?”

蔺俊和她一样,也是富二代,不过家里人丁兴旺,并不需要他来继承什么家业。

也真是因为这样,他这个有钱纨绔,才有空闲帮余茵查小三。

“是啊,查到了,在医院呢。听说怀着孕,胎像不稳差点就流产了。”

怀孕?

余茵心一紧:“哪家医院?”

小三怀孕,生下的孩子算怎么回事?

余茵自己就是小三的孩子,正是因为这等见不得光的身份,父亲余明诚对她很是愧疚,她从小到大受尽了偏爱。

所以,她生怕这种事再度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同的是,这一回自己是正室,是最容易受委屈的那一方,别人才是小三,是最容易受宠的那一方。

很久之前她就隐约打听到傅彦有个情人,一直养在外头,可傅彦对那个女人保护得太严实,这么久了她愣是连半点线索也没查到。

还是蔺俊有办法,这么快就有了消息。

“济德医院。可惜啊,没等拍到那个女人的脸就被傅彦的人给发现了,不然一定能查出那女人的身份。不过我倒是听说,傅彦是连夜把那女人从海市接回来的……余茵,前阵子你不是也去了海市吗,以你的火眼金睛,居然没发现这位傅大少背着你玩了花样?”

蔺俊的语气不乏讥诮。

海市?

余茵立刻想到了什么:“傅彦去海市资助了一间画室,你帮我查查,这间画室里都有些什么人!”

“行,这事包在我身上……可是余茵,我就不明白了,我不过只是在外头玩玩女人而已,从没犯过什么原则性错误,怎么你就非不肯跟我结婚,要跟这么一个明目张胆养情人的男人结婚……”

“你给我闭嘴,”余茵打断他的话,沉下脸,“查一查医院有没有登记那个女人的名字,查到了告诉我!”

“行,等会儿告诉你。”蔺俊对她向来有求必应。

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要是能回心转意一脚踹了那姓傅的,那就再好不过。

挂了电话,余茵看着自己亲手挂在书房墙上的那幅《囚鸟》,嫣红的唇边泛起一丝冷冷的笑。

说是去海市谈生意,连商会都推了没去参加,到头来居然是去见情人?

她余茵决不允许这种事再次发生!第7章结束

《爱在时光里遗忘》第八章 他总有办法让她服软

蔺俊的电话很快又打了过来:

“查到了,傅彦去海市那天,那家画室辞退了一个员工,叫林楠。那个怀孕的女人在医院登记的名字,也叫林楠。话说回来,那家画室的工作人员口风还真严实,我问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一个个就连给钱都不肯透露半个字,我好不容易才从一个叫庄喻的人嘴里,把这个名字给挖了出来……”

“林楠……”余茵脑海中有细微的思绪一闪而过。

她伸手把墙上那幅画取了下来,一看背面,角落里的签名果然是LN这两个字母。

难怪……难怪自己会觉得这幅画有傅彦的风格!

真是恶心!

余茵把画扔在了地上,不解恨地用高跟鞋狠狠踩了一脚,咬牙朝电话里问:“你还查到什么了?”

蔺俊听出了她话里的愠怒,收敛了轻松讥诮的语气,摇了摇头:“别的倒没什么……”

说着,他忽然又想起了另一桩事:

“对了,你之前要我查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余如南,我根据她小时候的照片,用人工智能程序合成出了她现在的样子,要不要把图发给你看看?”

“不用,你去查就是了,没结果不要告诉我。”余茵现在哪有心情听这些,“没别的事就挂电话吧!”

蔺俊挂了电话,看了看手机里那张图片。

别说,这女孩长大的样子还挺漂亮的,和小时候一点也不像,几乎每一个都五官长变了,只有眼角的泪痣,和脸上的两对小梨涡还跟之前还一模一样。

蔺俊一时好玩,把自家金毛犬的照片也放进了程序里,不一会儿就合成出了一张人不人狗不狗的脸。

他咧嘴一笑,心想还高科技呢,这玩意儿的可信度也就这么回事。

与此同时,郊区别墅,书房里。

余茵越看那幅画越气,打开画框,扯出画,三下五除二撕了个粉碎。

怀孕了又怎么样?

能从她余茵手里抢东西的人,以前没有,以后也绝不会有!

……

济德医院,特护病房。

傅彦走后没多久,管家常叔就来了,给林楠带来了好些补品。

“林小姐,少爷性子倔,您就多担待些吧。”常叔温声劝道。

“这世上不是谁一定得让着谁,他性子倔是他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林楠面无表情地转过脸,既不看常叔,也不看桌上的那些补品。

泥人也是有脾气的,她又不是傅彦的妻子,为什么要顺着他、让着他?

她可没有这个资格!

常叔叹了口气。

他看得出少爷是喜欢林小姐的,只是不擅表达,不然两人也不会赌气闹到如今这地步。

“林小姐,您就不要生气了,身体是自己,气坏了多不值得?这些补品都是对您的身体大有好处的,对孩子也好,多少还是吃点吧。”常叔示意一旁的佣人,端上一碗温热的燕窝。

林楠怎么也不肯吃。

这是傅彦的东西,她才不要。

“少爷说,您要喝完这碗燕窝才可以离开医院。”常叔道。

这倒像是傅彦会说出的话,他总有办法要挟她,让她服软。

林楠看着常叔:“离开医院,然后呢?”

“然后您可以去您想去的地方,”常叔说着,补充了一句,“不过,必须有保镖跟着。”

也就是说,反正是不能自由了?

林楠躺在病床上,干脆一言不发了。

常叔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能劝动她半分,只好作罢。

常叔走后没一会儿,林楠就接到了画室那边的电话。

电话是庄喻打来的:“林楠,有个大客户要买你所有的画,打算先让助理和你见一面,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这是个难得的好消息。

林楠很喜欢画画,她希望自己能在这方面有一番作为,现在有人要买她的画,她当然不会不见。

“好,什么时间?”

“什么时间都可以。那个助理现在就在北市。”

下午,林楠喝完那碗重新温过的燕窝,由两个保镖“护送”着出了医院。

她和客户助理约见的地点,是医院附近的咖啡厅。

那位助理戴着巨大的墨镜,脖子上系着一条明黄丝巾,红唇明丽,妆容浓艳。

见了林楠,“助理”红唇一勾,淡淡道:“林楠小姐,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林楠在她对面坐下:“请问怎么称呼?”

余茵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咖啡:“我姓余。”

说着,瞥了一眼守在玻璃门外的两个保镖,墨镜下的眸中流露出一丝冷笑。

没想到,傅彦对这个女人居然这么上心,还叫了两个人保护她……

“余小姐,是你想买我所有的画?”林楠一眼就看出这人不是什么助理。

那条明黄丝巾是HC的全球限量版,林楠在时装目录上见过它令人咂舌的价格,那明显不是一个普通的助理随随便便买得起的。

“林楠小姐是个聪明人,”余茵放下手里带着唇印的咖啡杯,“我看过你的画,乍一看还不错,可经不起仔细琢磨,空洞洞的没什么灵魂,普通人可能会花几千上万块买个新奇,但要是挂在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里,只会叫人觉得可笑。”

林楠听出她话里有话:“余小姐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的身份我已经知道了,”余茵顿了顿,柳眉微挑,“哦,对了,你好像还不知道我是谁吧?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傅彦的未婚妻。”

第9章开始

《爱在时光里遗忘》第九章 这张脸,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

林楠饶是早已经猜到这人不是什么助理,也没料到这人竟然就是傅彦的未婚妻。

她脸色一阵发白。

这种时候,即便对方端起咖啡泼到她脸上,她也一点都不会觉得诧异。

可余茵没有这么做,而是淡笑着说道:“我对你画的那幅《囚鸟》印象很深刻,那幅画倒是挺特别的,很有层次感。都说画是内心世界的投射,你应该很不满意现在的生活状态,有想逃离的冲动吧?”

林楠顿了一下,点头,斟酌着说道:“余小姐,其实我并不想介入你的婚姻……”

“我明白,”余茵挑眉,“人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总是有苦衷的。这里有一百万,就当是卖画的钱。拿了钱,你必须离开傅彦、离开北市。”

林楠看也不看那张支票:“抱歉,这钱我不能要……余小姐,想必你也看到了,有这两个保镖在,我哪里也去不了。”

“这不是问题,”余茵转目看向玻璃门外,“只是两个保镖而已,明天我想办法帮你支开。”

林楠微怔,诧异于她的轻描淡写。

转念一想,能嫁给傅彦的,势必是家身家地位都和他匹配的千金大小姐,那些对自己来说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在这些有钱人眼里不过是小菜一碟。

林楠以前不明白爱情这种东西,为什么也需要般配。

现在她懂了,可惜,她懂得太迟了……

她没在咖啡厅久留,离开时,正好有个男人走了进来,朝不远处的余茵抬手打了个招呼。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蔺俊。

他穿着一件骚包的花衬衫,笑得嘴角歪歪,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四个大字——玩世不恭。

与林楠错身的一刹那,他下意识回过头看了这女人一眼。

林楠的侧脸很清瘦,眉毛秀气,眼角略长,眼睑处有颗小小的泪痣。

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蔺俊脚步不由自主顿了一下——这张脸,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呢?

不过他摇摇头,并没往心里去。

……

回到别墅,林楠开始思考余茵跟自己说的计划。

这个计划不是不可行,可她觉得这位余小姐对自己的态度太平静,平静得有些奇怪……

正思忖着,庄喻突然又打来一通电话:“林楠,你……你已经见过那人了吧?”

林楠嗯一声,正打算把这件事敷衍过去,庄喻抢着说:“其实……其实我早就知道她不是来找你买画的……林楠,那位余小姐说你是……是小三,这是真的吗?”

虽然小三这两个字,被庄喻说得很轻很小声,但还是像一记重锤,重重落在了林楠心脏上。

她身体颤抖了一下,呼吸变得有些慌乱:“不……不是。”

“即便是也没关系,余小姐不是可以帮你离开吗,明天我去接你,就这么说定了!”庄喻急切地说道。

林楠怔了怔,还没有应好,他就已经挂了电话。

似乎生怕她会拒绝。

看着渐渐变暗的手机屏幕,林楠苦笑了一下,她现在似乎对谁都没有拒绝的机会。

电话那头,余茵盯着傅彦问:“办妥了?”

傅彦连连点头,一张脸原本眉清目秀此刻堆满了谄媚的笑:“林楠即便不信你,也一定会信我……对了,余小姐,之前说好的二十万是不是应该给我了?”

余茵厌恶地让身边的助理递过一袋现金,她不喜欢这种出卖朋友的小人。

可世上终归还是要有些小人的,如果人人都是君子,自己手里哪还会有可用的棋子?

“这是一半,另一半事成之后给你。”第9章结束

《爱在时光里遗忘》第十章 以她的身份,没有恶心的资格

傅彦回到别墅的时候,林楠正站在阳台上。

夕阳的余晖映照着她的脸,给那张巴掌大小的脸镀上了一层浅浅的红色,柔软的黑发、清澈的眼眸、小巧而挺拔的鼻子……每一个五官单看都很秀气,放在一起更显清丽。老天似乎对她偏爱有加,就连她左眼下方的那颗小小泪痣,都存在得那么恰到好处。

傅彦单手解开领带,放在了墙角的衣挂上。

林楠听见动静,回过头正撞上傅彦的目光,视线下移,落在了他白衬衣的衣领上。

那里赫然有个鲜红的唇印。

那抹妩媚而张扬的红色,林楠在那位余小姐的唇上见过。

她无法想象傅彦与是那人是怎么亲吻缠绵的,只一想,心里就一阵阵的疼,像是有钝刀在狠狠地割,划出血,带出肉……

然而最让林楠难受的还不是傅彦八成与别的女人缠绵过,而是这缠绵来得如此理所当然,反倒她自己才是那个本该是遭人厌弃的第三者,是这段感情里多余的人。

傅彦一眼就看出林楠的表情不对,他还以为她又在耍性子。

他不喜欢女人耍太多小性子,但对林楠,他可以例外。

他上前,像从前那样把她圈在怀里。

林楠削瘦的肩有些颤抖,他衣领上的大红色的唇印张扬而明显,让她一阵恶心。

虽然以她的身份,根本没有恶心的资格。

“傅彦,你这么做,想没想过你的未婚妻……这样对她公平吗?”

“商业联姻,本就不会有感情。如果她容不下你,那就不是我要找的未婚妻。”傅彦说得不容回绝。

林楠一怔。

她早该知道,在傅彦面前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

不管其他人怎么认为,只要他认定是对的,那错的也是对的。

没人能跟他辩驳。

傅彦的唇不容拒绝地吻了下来,他的唇冷冰冰的,怀抱却那么的滚烫。

眼看那唇落向了她的颈窝,林楠挣扎不脱,情急之下小声而急切地提醒:“你忘了,我怀孕了……”

傅彦略略松开,却依旧把她圈在怀中,薄唇紧抿着,克制着内心的冲动。

那张冷硬的脸,近在咫尺。

没变,又似乎变了。

他的轮廓比起两年前更硬朗了,眼皮的褶皱有些许加深,漆黑的瞳仁像是饱经沧桑,却不疲倦,更不颓废,反而更有男人味。

此刻,那双眼里夹杂着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林楠之前只在傅彦抽烟的时候见他露出过这种表情,可自从那次答应她之后,他就再没在她面前抽过烟了。

他是一个极度克制的人,这样的人较真起来才最可怕。

“林楠,我有想过……如果你不愿意留在北市,不想被人找到,我可以送你去别的地方。”傅彦在深思熟虑过后开口,打破了彼此间的沉默。

“去哪?”林楠苦笑着问。

她不觉得他会放过自己,另一个地方,只是另一个他编织出的牢笼。

“你想去哪都行。”傅彦道。

他很少对哪个女人这么有耐心,她是头一个,也是所有他交过的女朋友里,最不领情的一个。

偏偏这种执拗对他来说有种致命的吸引力,甚至比她的温顺更让他在意。

像一点小小的烛火,明明不可能把一切照亮,却依旧在黑暗里固执地燃烧着。

人总是容易被和自己相似的人所吸引,傅彦也曾有过心怀火焰的时候,只是那火焰过早地熄灭了,只剩下灰烬和呛人的黑烟……

现在,他不会再让任何人,把他生命里这最后的一点烛光熄灭。

“林楠,你想去哪里都行,无论多远都可以,我会经常去看你,不会让人把你找到……”

林楠闻言眼帘微阖。

可是,傅彦,你还不知道,早已经有人找到我了……

她在心里低语。

一丝若有若无的酒气萦绕在鼻尖,她掀起眼皮看着他,小声岔开话题:“你喝酒了?”

虽然明知道不必问,也不该问,可还是鬼使神差问出了口。

谁也不知道明天的计划会不会生效,谁也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最后一次相处……

她对他,到底还是狠不下心,还是会忍不住想要关心他的。

“没有喝酒,”面对她的关心,傅彦声线不由自主褪去了几分平日的冰冷,“秘书笨手笨脚把一杯香槟碰翻,洒在了我身上。”

香槟是余茵带来的,不过这一点,傅彦自然不打算在林楠面前提起。

介于林楠怀孕,他没碰她,而是走进浴室打开莲蓬头,用冰冷的水冲去了内心滚烫的欲望。

系上浴巾时,傅彦眼角的余光落在了自己刚换下的白衬衣上。

那衬衣的领口下,有一个显眼的唇印。

唇印的位置有些微妙,穿衣服的人不照镜子很难发现,身边的人却一眼就能看到。

小梳的《爱在时光里遗忘》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爱在时光里遗忘》就可以了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