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在线阅读(张狂)无删减版-花肆爷

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在线阅读(张狂)无删减版-花肆爷

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

时间: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作者:花肆爷

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张狂小说

《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无删减版(花肆爷)在线免费阅读,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在线阅读(张狂,《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主要讲了:钱是万能的吗?有钱能够买到一切吗?自从张狂收到财神爷送的一个亿后,他发现……sorry,有钱真能为所欲为...

张狂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全文免费阅读

第04章脱了

季烟雨虽然是学校的女神,可她家境普通,平时陈姨给她的生活费也不到两千块。

一听那衣服可能价值一万多,季烟雨也有些不淡定了。

"先生,不如我帮您送到店铺里洗洗?"季烟雨提议道。

那男人一下子伸出手抓住季烟雨白玉般的手腕,淫笑着道:"洗干净?哪有这么简单?小妞,要不你陪哥哥去吃顿晚饭算了结了?"

季烟雨气得脸都白了,呵斥道:"放开我!"

男人冷哼一声怒道:"你这小娘们,弄脏我的衣服就想这么轻松地跑了?老子告诉你,你这是在做梦!今天你不陪老子吃晚饭,那你就赔老子的这衣服。我这衣服也不贵,也就价值18888块,才买的!"

季烟雨听到这衣服竟然接近两万块,吓得花容失色。

哪怕她们现在所有人把钱凑在一起也没有那么多啊。

季烟雨厉声道:"你放松,不然我报警了。"

男人面带讥讽,嘲笑道:"弄坏人的衣服,赔钱是理所应当,你就是把警察叫来,也一样!老子今天告诉你,老子人送外号'彪哥'!"

彪哥?

商场周围的客人吓得赶紧退后一步,刚才还想帮忙报警的路人小心把手机收了起来。

江州市并不大,在这里多混一段日子都知道彪哥是谁,可不是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能够招惹的人。

赵萌吓得快哭了,她忍不住小声道:"要不然去吃一顿饭?"

彪哥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他伸手那犹如猪蹄的手朝季烟雨俏脸靠近道:"还是你这朋友识大体,没钱还就陪老子吃顿饭嘛。"

季烟雨吓得花容失色,正想躲开那只猪蹄手。

突然间,一只手伸了出来稳稳地握住彪哥的手。

是张狂!

季烟雨怎么都没想到出来帮忙的人竟然是张狂,却又不自觉朝张狂的身后躲。

"你小子又是谁?"彪哥呸了一口口水,怒气冲冲地道。

张狂看着彪哥道:"赔钱?"

彪哥上下打量着张狂的衣着,看起来像个学生,却穿着快递服。这种穷屌丝也敢在他面前装逼?

彪哥狂笑起来,笑得那肥猪一样的肚子在不断抖动,"对,老子这衣服18888,你他妈送三个月快递都买不起!你小子还想英雄救美替这妞赔钱?"

赵萌捂着嘴惊声尖叫出来:"是刚才那个差点连盘子都吃了的小子。"

一群室友听到这话,顿时失望了起来。

她们还以为运气这么好,遇见了什么富二代出来救场呢,原来是个穷逼快递员……

赵萌气得叫道:"你谁啊?少来这里捣乱!"

张狂挡在季烟雨前面,无视掉赵萌继续道:"支付宝转账,当我买了你这衣服。"

彪哥一懵,这个小子还真有钱买?

彪哥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道:"好啊,老子就当你原价买了!"

掏出手机,张狂果断地扫了一万八千八十八过去。

赵萌几人当场看呆了,这到底是谁啊?没见过花钱这么大手大脚的。

彪哥顿时乐了,他今天运气不错啊,竟然遇见了一个冤大头,凭白捡了近两万块!

这衣服等会儿送干洗店还能洗洗再穿。

彪哥咧嘴笑笑,警告道:"下次别再撞到老子,老子今天就放过你们了。"

彪哥说着喜滋滋地就要走,周围的人看得一阵唏嘘。

那傻小子这是被讹了啊,那近两万块让那小子心里很滴血吧?

彪哥才走出几步,张狂突然走上前拦住他。

彪哥一怔,不由道:"小子,老子都放过你一马了,你还想怎么样?"

张狂咧嘴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彪哥身上的虎纹T恤,幽幽地道:"这衣服是我从你手里买的。脱了。"

脱……

脱了?

围观群众当场懵逼,这小子疯了?

张狂讥笑道:"彪哥,这不是你亲口说的吗?把这衣服卖给我。东西不给我就走,哪有这种道理?"

"你--你他妈再说一遍?"彪哥气得不轻,他竟然要他把衣服脱了?

张狂打量着他身上的虎纹T恤,脸上闪过一丝鄙夷道:"这衣服品味太差了,我不喜欢。"

正说着,张狂就拿出做快递员随身携带的小剪刀,一把拉过那T恤。

"咔嚓"几声,那T恤瞬间就被剪开,露出彪哥圆滚滚的啤酒肚子……

一块块碎布落在地上……

疯了!

这个小子疯了!

那衣服可是价值一万八千八啊,他说剪就剪了?他这哪里是剪的衣服?明明剪的就是人民币!

别说他们那些围观群众了,就连彪哥都会肉痛!

没见过这么不把钱当钱的家伙。

一旁围观的一些女人看着那赤裸出来的上身,尖叫了起来。

"你他妈敢剪老子的衣服……"彪哥大怒地嘶吼道。

张狂摊了摊手,朝傻了的彪哥笑着纠正道:"你说错了,是我的衣服。我应该有剪掉自己衣服的权力吧?"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几个安保人员这才姗姗来迟。

其中一个领头的安保人员皱眉地看着彪哥,道:"这位先生,我们商场不允许您这样的着装暴露者,请您立刻出去。"

彪哥气结,想到自己今天没带小弟出来。而且这商场背后的人他更是得罪不起。

他狠狠一瞪张狂,恐吓道:"小子,你很好,老子把你记住了。"

彪哥满带一身怒气,露着圆鼓鼓的啤酒肚走了。

张狂把小剪刀收起来,转过头看着脸色不好的季烟雨道:"你没事吧?"

季烟雨看着张狂眼神有些复杂,点头道:"多谢,没事了。"

一个名叫陈萱萱的室友,一脸可惜地看着那满地的碎布道:"虽然的确不怎么好看,可是把那衣服要下来洗干净,放在二手咸鱼上卖,也能卖个一万块回回本了。"

张狂淡淡道:"不缺那点钱,太麻烦了。"

赵萌听到这话,顿时眼睛放光,她挤了过来,嗓音温柔地道:"哥哥,你刚才好man哦!谢谢你救了我们所有人,萌萌崇拜你!你有没有微信呢?我们加一个?"

赵萌死死地看着张狂,心里已经认定这人是富二代,专门出来体验生活送快递的。电视上不是经常这么演吗?

要不然怎么会突然帮忙呢?那可是近两万块,普通人哪里会不心疼?

如果她能够钓上这样的富二代男友,她未来的日子就好过了!

赵萌心里瞬间激动起来,她的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张狂笑了笑没把赵萌的话放在心上,却是冲季烟雨道:"就当我谢谢你替我妹妹花那么多心思吧。我还要去送快递就不聊了。"

张狂说着挥了挥手离开了。

几个室友懵逼地互相对视着,这是什么意思?

季烟雨垂下头,道:"他就是我说的继妹的亲哥哥。"

赵萌顿时失望地耷拉下肩膀,问道:"所以他不是富二代?而是中了彩票的那个啊?"

中了彩票,那最多是暴发户,和富二代有天差地别的距离。

再说了,刚才季烟雨不是说那小子把一百万都缴费到了医院给妹妹治病吗?

他手里估计没剩几个钱了。

赵萌吐出一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幸好她没有加张狂的微信啊,不然他要是以为她喜欢他,以后缠着她怎么办?

她的目标是未来嫁入豪门,张狂这样送快递的,她是不可能看得上的。

季烟雨没了心情,道:"算了,我们回去吧。"

季烟雨走出商场,看到张狂回医院门口去了。

她的心情很复杂,如果今天不是张狂帮忙,她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脱身了吧?

过几天亲自感谢他一下,不欠他这个人情。

张狂一边走,一边心里肉痛。

刚才给妹妹花钱治病,他义不容辞。别说一百万,就是两百万,三百万他也眉头不皱。

可刚才剪了近两万块的衣服,张狂有些肉疼。他这辈子都没有穿过那么贵的衣裳。

张狂感叹着,以后自己要多多适应啊!

张狂正想着,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人尖锐的吼声:"张狂,我看你是不想干了!让你他妈送快递,你送到哪里去了?赶紧给老子滚回来!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不回来这个月的工钱你就不用要了,直接滚蛋吧。"

张狂还想应承了一声,结果那边就挂了电话,朝医院门口走去,顿时懵了。

他停在门口的电瓶车里的……快递没了。

门口的大爷道:"小伙子,刚才走出来几个小流氓把你的那些快递都拿走了。哎,你停在这里又没给停车费,没人给你看的。可不能怪我。"

大爷话音刚落,张狂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张狂,你行啊,竟然把老子表姐给害了。老子倒要看看你这小比崽子怎么赔那么多快递!"周勇坏坏的笑声通过无线电传了过来。

周勇也不清楚具体怎么了,就接到了表姐的电话,哭着把他骂了一顿,说他把她害了,不仅要记过连准备了一年的先进都评不了了。

他不收拾一下张狂一下,这小子还真的要狂起来!

张狂面色微冷,原来是周勇这小子干的。

 

 

第05章炒鱿鱼

张狂兼职的快递公司并不大,并不是那些耳熟能详的各种X通,而是本地一个的闪电送快递,专门送同城的快递。

张狂走进店铺内,还未看到人就听到孙老板劈头盖脸地骂过来:"张狂你小子要死了?这么晚才回来?"

"老板,人家张狂可是大学生,娇贵一些正常啊。又不是我们这些做苦力的。"角落里一个正在捡快递的陈壮酸里酸气地道。

这话简直就火上浇油,孙老板沉下脸来,讥讽地道:"大学生怎么了?有点学历了不起?没钱还不是照样给老子打工?"

张狂之前来这里兼职,其实孙老板对他还是不错的。结果前段时间,陈壮在孙老板面前胡说八道,说张狂在背地里骂老板是傻逼是秃顶,还说得煞有其事。

从此张狂就被孙老板呼来喝去,怎么看都觉得张狂不顺眼。

角落里一个年轻快递员道:"陈壮,都是一起送快递的同事,你少说点。"

陈壮冷哼了一声,低头继续捡快件。

孙老板瞥了一眼那电瓶车上的空车筐,道:"你送完了?我刚才怎么还接到了客户催促的电话?"

张狂只好道:"那个……车里的快递被人拿走了……"

孙老板眼珠子瞪大,随即破口大骂起来,口水都要喷到张狂的脸上了:"张狂,你脑子装的是豆渣吗?你把快递弄丢了?你来赔吗?"

陈壮有些幸灾乐祸,道:"大学生这么厉害啊?把快递都送没了?"

张狂正要提出赔偿的事情,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走了进来,不耐烦地道:"你们快递怎么回事?等了一下午还不送?老子大哥着急了,让我过来领。"

陈壮努了努嘴,幸灾乐祸地道:"喏,你快递被这小子送丢了。"

红毛青年一愣,随即大怒起来,"你小子想死是不是?我们的快递你都敢送丢?赔……赔钱!"

红毛青年眼珠子一转,往椅子上大摇大摆地一坐,道:"没五千块钱,这事儿解决不了!"

五千块!

孙老板立刻把张狂往那红毛青年面前一推,道:"是这个小子送的,您找这小子赔。"

角落里的年轻快递员忍不住道:"孙老板,张狂这两个月兼职不也有三四千块的工资吗?要不你不给他发工资了,帮他赔了吧?"

说话的快递员叫李二柱,听说是从农村来江州市打工的人。

孙老板还没开口,陈壮立刻站起身,厉声道:"李二柱,你话可说得真是轻松!张狂这小子都把快递送掉了,他还拿工钱?他做梦吧?"

孙老板立刻冷笑道:"张狂,本来我听说你妹妹病了需要钱,今天准备给你结账的,今天你把快递弄丢了。这四千块你也别想要了!赔了这位客人的钱,给老子立刻滚蛋。"

孙老板隐忍不住笑意了,因为这些快递是有买保险的,他可赔不了多少,还能够省下张狂的工资!

红毛青年有些不耐烦起来,他道:"老子不管你们怎么样,反正赔钱!否则老子叫我的兄弟过来!仔细你们的皮!"

张狂道:"我这几天就把快递给你找回来,你看成吗?"

红毛青年破口大骂道:"你他妈再说一遍?给老子赔钱,现在就要!"

李二柱从电脑那里走了过来,忍不住道:"这位客人,你的包裹里好像是一些面粉,顶多价值一百块……"

红毛青年扬手就是一耳光挥在李二柱的脸上,"老子的大哥是钢炮!一百块?你他妈打发叫花子?五千!没五千今天休想解决这件事。"

钢炮!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气,钢炮可是混南街的人啊,可不是一般人啊,而且听说钢炮的大哥是魏阎王!

张狂眼睛眯了眯,看到李二柱被打得脸颊通红,却吓得一言不发,身体缩在一起敢怒不敢言。

陈壮叫道:"张狂,赶紧赔了钱滚蛋别在这里碍眼!"

陈壮幸灾乐祸地看着张狂,他知道张狂为了他妹妹的医疗费都要急哭了,他拿得出五千块赔钱?

他就不想在这里见到张狂!

李二柱有些着急了,他知道张狂最近情况不好。他想了想,不顾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他走到张狂身边低声道:"那是钢炮的小弟,我们惹不起。我手头还有六千,我先借给你你垫着吧。"

张狂听到这话,心里一暖。

李二柱年纪不大,不过20岁,听说在农村也就念了个高中就出来打工了。

最近他在农村的母亲腿脚不利索,他存了一点钱准备转回去,让他妈去医院看病的。

这钱他拿不得,更何况他现在也不需要。

李二柱看见张狂推辞,他急得眼睛都开始发红了,他着急地道:"张狂你是不是个傻子?我只是借给你应急的,你赶紧拿着。"

不然这张狂可能会被打死!

"我有钱。"张狂淡淡地道。

他掏出手机,给那红毛青年转了五千块过去。

激动万分的李二柱和看热闹的陈壮都是一懵,张狂哪里来的钱?

红毛青年哈哈一笑,拿着手机走人了。

红毛青年一出快递点没多久,就又接到了老大的电话,钢炮的嗓音有些焦急:"快递你到底领了吗?"

红毛得意,喜滋滋地道:"大哥,你快递掉了,不过我给你要求那小子赔了五千块,特划算。"

"草,划算你麻痹!你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吗?"钢炮气得快吐血了,"快给老子滚回来!"

红毛懵了,不……不就是一些面粉吗?大哥至于这么紧张吗?

快递点内,孙老板三人吃惊地看着张狂,他哪里来的钱?

张狂冷冷地看着孙老板,道:"今天不是你赶我走,而是老子炒了你的鱿鱼!老子今天不干了!"

张狂脱了自己的快递服,霸气掉头走人。

陈壮和孙老板对视了一眼,同时骂了一句:"傻逼!"

真是一个愚蠢的大学生,以为说一句狠话就牛叉了?结果还不是被省下了四千块的工资!

那张狂真没脑子。

陈壮走到孙老板身边,主动点燃了一支香烟,递上去讨好地道:"老板,恭喜你又节约了几千块。"

孙老板吐出一口烟圈,得意的笑起来。

……

张狂走出去后,直接拨通了周勇的电话道:"把快递全部还给我。"

周勇得意地笑起来:"我就不给,有本事来学校的苹果湖边找我啊,敢跟老子装逼,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张狂挂了电话,嘴角露出一抹笑。

他张狂现在可不会吃亏!

这快递他不仅仅要取回来,那四千块工资也不能少!哪怕他现在不在乎!

张狂快走到学校的时候,立刻拨打了一个举报电话,"嗯,就是我们江州大学。"

他快步走到和周勇约好的苹果湖畔,果然看到周勇正在翻看几个快递。

"张狂,你小子敢来啊?想要这些快递?以后还敢不敢觊觎老子的女人?"周勇坏笑地问道。

"想要这些快递没问题,给我跪下磕个头。"

张狂没回答他的话,反而露出了一抹微笑。张狂突然高喝一声:"警察叔叔,就是他!"

周勇一瞬间就懵了,什么情况?

只见几个警察一下子冲过来,把周勇死死地按在地上。

张狂这小子报警了?

周勇心里大骂,他有关系也不怕警察对他怎么样。不就抢了几个快递吗?这也能算是大事?难道还能坐牢?

张狂这智障,真以为报警就行了吗?

周勇抬起头,讥笑地看着张狂道:"你以为报警能把我怎么样吗?"

张狂笑而不语。

"李队,这快递里果然有白面儿!"一个女警官厉声说道。

周勇懵了,有白面儿?

怎么会这样?这可就不是抢几个快递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如果摊上这事儿,有关系也不顶用啊!

周勇全身汗毛瞬间倒竖起来,快吓哭了:"警察叔叔,我不是这种人,我是一个学生啊。你们误会了……"

李警官喝道:"闭嘴!先回去。"

张狂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跟着回去做调查。

"你是个快递员?你怎么发现的?"漂亮的女警官仔细询问道。

张狂笑着道:"怀疑而已。"

既然那快递是钢炮的,他那种身份又不是家庭妇女买什么面粉?

而且还着急到要让小弟亲自来取,怕不是面粉这么简单!

这是他这段时间做快递员的经验。

"你跟我们去快递点那边看看。"

张狂坐着警车再度来到快递点那里,他大步走进去。

才送完快递回来的陈壮看见张狂又回来了,顿时乐呵了,讥讽道:"张狂,你刚才不是很傲气吗?现在怎么又灰头土脸地回来了?穷逼就是这样,一分钱难倒一个英雄汉!"

孙老板在里面抽烟,破口大骂道:"张狂,给我滚,你小子没资格在我这里打工了!你就是跪在地上求我,你也休想我会再录用你!滚!"

突然间,几个警察走了进来……

 

 

第06章举报的奖励

孙老板和陈壮一看到警察面色冷凝地进来,气场极为强大,他们的心就不由紧张起来。

孙老板连忙走上去,紧张地道:"警官,我们就是个快递点,有什么事情吗?"

陈壮走过来,瞟了瞟张狂,在孙老板耳边小声道:"不会是张狂那个穷小子气不过您不给他工资,故意把警察叫过来给他撑腰吧?"

孙老板一听,也对了!

除了这个,根本找不到其他的理由了。

孙老板不由有些鄙夷地看着张狂,刚才离开的时候不是很狂妄吗?现在又这么怂地回来要钱?真是没一点骨气!

孙老板腰杆立刻挺直了许多,扬了扬下巴冲领头的李警官道:"警官,你们是来替这个小子要工资的吧?您不知道,是这个小子把客人快递弄丢,我们按照公司规定让他离职。"

李二柱立刻道:"老板,可你欠了张狂两个月四千块的工资没发给他呀!"

孙老板气得脸憋红道:"闭嘴,是他自己不要的!你是不是也想炒鱿鱼?"

李二柱听到这话,缩了缩脖子,有些敢怒不敢言。

他是农村人,还只有一个高中学历,在江州市根本找不到光鲜亮丽的工作,这工作他不能失去。

张狂没吭声,只是脸上那笑容让孙老板和陈壮没有由来的一慌。

警察看着孙老板,沉着脸报了一个快递单号,问道:"这快件送之前你们拆箱扫描检查过吗?"

孙老板懵了一下,嘴唇动了动道:"查……我们都是直接送的。"

李警官冷冷一扫,拿出证件道:"按照我省查禁规定,我们将对此快递网点进行五千元的罚款的行政处罚。"

五千元的罚款?

孙老板听到这话,差点直接晕过去!

查禁?

难道快递里面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张狂又道:"警察叔叔,孙老板拖欠我两个月兼职工资四千块!帮我一起办了吧。"

张狂话音刚落,那女警察走上前低声道:"李队,已经依照快递信息抓获犯罪嫌疑人,钢炮和多名同伙。"

李警官点头,冲脸色煞白的孙老板道:"按规定罚五千,另外把欠快递员的工资补了。"

孙老板好歹也是负责闪电送这片区域的人,什么没经历过?顿时知道出了什么岔子。

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极为难看。

难道是……张狂举报的?

"对了,按照华夏举报的法律规定,我们会对你进行两万元的举报奖励。"

孙老板和陈壮脸色难看至极,所以他们被处罚扣钱了,这张狂反而还要获得奖励?

张狂喜滋滋地从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的孙老板手里把四千块工资,和奖励的两万块往兜里一揣,故意道:"这有钱的滋味就是好啊!妙啊!"

孙老板和陈壮气得脸都绿了,什么时候张狂都敢在他们面前放肆了?有两万多了不起吗?

他们快递点被罚了五千,这张狂反而还得了钱?真是天理难容!

陈壮气得鼻子冒烟,故意刺激张狂道:"有万把块钱顶个屁用,你妹妹还不是在医院当植物人!"

张狂置若罔闻,对着两人不断抚摸着那红彤彤的钞票,看得让人眼热。

靠!

陈壮心里骂了一句,他怎么跟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一样?张狂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张狂的余光看到快递点角落里的李二柱有些羡慕的目光,张狂突然道:"李二柱,要不要跟我混?要的话,现在就把孙虎炒了,跟我走!"

别说是孙老板和陈壮了,就连快递点内做检查的警察也是一愣。

陈壮哈哈大笑起来:"跟你混?跟你去喝西北风吗?你一个穷逼学生!"

张狂不语,凝视着李二柱。

李二柱犹豫了片刻,一下子把身上的快递服取下来扔到孙老板脸上,道:"成天被你骂真以为我是受气包?老子不干了!"

李二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就好像冥冥之中有所引导一般。

张狂虽然是个学生,可他很有分寸,不会无缘无故提出让他辞职跟他混,除非他有所依托。

陈壮看着张狂和李二柱离开,他呸了一口,喃喃自语道:"老子倒要看看你们俩能混出个什么鬼名堂!"

张狂一走出去,就把手里的两万四塞到李二柱手里道:"柱子,这钱你寄回去给你妈妈看病。"

李二柱吓一跳,手推着,一张老实的脸憋红道:"这是你的工资和举报钱,我可不能拿。何况你妹妹……"

张狂硬塞到他怀里,含糊地道:"最近赚了一笔,我妹妹的医药费够了。你以后跟着我混。"

李二柱一惊,赚了点钱?他不由问道:"你……你不会是去贩du了吧?"

张狂脸颊一抽,道:"我敢干那事,我还敢跟警察举报吗?正经钱!"

李二柱犹豫了一下,看到张狂认真的表情收了起来,他激动地道:"张狂,以后有什么事叫我去做。我没什么学历,可我有力气!"

张狂哈哈一笑,心情大好:"走,我们去一趟手机城。换新手机!"

张狂掏出自己裤兜里的老年机,有些咬牙切齿。

才念大学入校的时候,他拿着兼职的钱买了一个两千块的智能机,结果因为女友刘婷婷要苹果手机,他被迫卖了那智能机换了一个老年机。

结果苹果手机还没有给刘婷婷买到手,刘婷婷就和周勇搅和在了一起。

李二柱乐了,看样子张狂是真的有钱了,要不然也不会想着换手机。

两人很快走进手机城,最显眼的就是黑白底色的苹果,哪怕是傍晚,苹果店内的客人依旧很多。相比于苹果,其他的就要冷清得多。

李二柱有些羡慕地看着苹果手机店,道:"狂哥,你这是要换苹果手机吧?"

在李二柱的眼里,苹果手机是有钱人的象征。

张狂摇了摇头,道:"不买苹果手机。走,我们去手机城里面。"

他的室友陈祥家境不错,曾经把他的苹果手机借给张狂用过几天,张狂怎么都无法习惯苹果手机的系统,所以他不打算买苹果手机。

一家手机店装潢气派,纯黑色与金色交融在一起尽显贵气,导购小姐站在里面,笑脸相迎。

李二柱看了看那不认识的英文牌子,拉住张狂摇头小声道:"狂哥,你看那手机店,连一个人影子都没有。你还不如去买OPPO、vivo这些啊。"

张狂笑着走进去,导购小姐迎上来,没有因为两人浑身上下不足百元而鄙视两人,"两位先生看手机吗?我们最近有新款手机上市哦。"

张狂有些好奇问道:"最新款多少钱?"

美女导购穿着黑色的职业正装,脖子上系着一根暗红色的丝巾,脚上踩着高跟鞋尽显身材!

"最新款的价格在6999元。"美女导购介绍着,倾身就从柜台里拿出了一款样机,那低头的动作不小心露出了胸前的事业线。"这是GEMRY最新的商务手机,机身后背是小牛皮设计……"

张狂打断道:"这款不行。"

美女导购愣了一下,不由道:"先生,这是最优惠的一款……"

她刚才看到这两人如此年轻,所以推荐的也是最便宜也是性价比最高的一款。

如果连最便宜的一款都买不起的话……

张狂打了一个响指道:"我要你们店内的高配手机,价格不是问题。"

美女导购愣了一下,俏脸浮现出一丝惊喜。她赶紧朝柜台里面走去,她隐隐有感觉,今晚会做成一桩大单子。

才进去,另一个矮一些丰满的女人一把拉住她,训斥道:"小柔,你是蠢吗?你看那两个小子像是来买手机的?他们买得起吗?"

小柔愣了一下,道:"田姐,他们是客人……"

田姐面带不屑地看着张狂和四处张望犹如乡下人的李二柱,压低嗓音道:"他们买得起才有鬼了!我们手机针对的是高端商务人士,你认识他们俩会是吗?而且我们店内最贵的一款要多少,需要我提醒你吗?"

田姐声音一顿,小声道:"注意叫安保,我怕你把真机拿出来,这两人抢着就跑!前几天商场金店才出了抢劫的案子呢。"

"不……不会吧?"小柔有些不敢置信。

田姐冷笑:"不是抢劫的,那也不可能买。算了,你拿一款样机就行了。真是烦死了,两个穷屌丝耽误我们下班!"

张狂和李二柱看到美女导购脸上有些尴尬,拿着一款样机过来,门口还突然多出了两个安保。

张狂抬眼看向柜台里面,一个矮胖的女人正警惕地看着他们俩。

张狂嘴角扬了扬,心里冷笑。

"先生,这款是我们GEMRY店内最贵的一款高配高性能高端商务手机,价格在35800元。"

李二柱惊得差点跳起来,目瞪口呆地道:"快四万块了?"

田姐看到李二柱的表情,顿时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她就知道是两个穷鬼!

小柔点了点头,又道:"这款手机是英国大师之作,24K黄金logo,搭配鳄鱼皮作为机背,是身份的象征……"

小柔口若悬河地说着,冷不丁听到张狂道:"就买这个。"

小柔愣了一下:"什么?"

"就买这个,刷卡吧。"

张狂拿出银行卡,小柔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立刻道:"哦哦,好的先生这边付款。"

张狂来到柜台,看到田姐微微扬着下巴,面带警惕地看着他,还不断给门口的安保递眼色。

他把银行卡插入POS机里,小柔看到余额惊叫了一声:"这……"

田姐皱眉,也看了过去,脸一瞬间就僵硬了。

 

 

第07章杂牌子国产手机

近……近一个亿?

张狂淡淡地道:"直接刷四万吧,多余的就当是我给你的小费。"

小柔呆呆地看着张狂,给她四千二的小费?这差不多是她一个月的工资了……

而且还会有高昂的提成!

"谢……谢谢客人!"小柔感激地鞠躬。

很迅速地刷走了四万,店内的两个导购还久久回不过神来。

卧槽,这真是来买手机的!前后不到十分钟!说买就买,连犹豫都没有?

田姐看着傻愣愣的小柔,心都要碎了……

如果这单子是她接了的话,不知道有多少提成了!

张狂看在眼里,他勾了勾唇角,冲李二柱问道:"柱子,你要不要?我给你也来一款?"

田姐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一丝惊喜,一改刚才的不屑,亲切地走上来冲李二柱道:"这位先生,我可以给你推荐……"

张狂淡淡地打断道:"就不麻烦这位姐姐了,让这位美女带我们就行了。"

田姐的笑容僵硬在脸上,极其尴尬,她的大红指甲死死地掐着自己的手掌心肉……

小柔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在要下班的时候做成了一桩大生意,看着张狂的眼神愈发亮了。

李二柱却摆了摆手,连连道:"不不,我不喜欢这个,我不用买了……"

张狂略显遗憾,把自己的手机卡交给小柔导购,她很快帮他把一切办妥了,还送了一两个小礼物。

两人从手机店出来,张狂冲李二柱道:"柱子,我刚才说给你买手机,你要哪一款?价格不是问题。"

李二柱看着张狂认真的神色,差点感动地哭了,他摸了摸泪水,有些腼腆地道:"我不喜欢你那款,我比较俗,就喜欢苹果。"

张狂闻言,立刻拉着李二柱进入那人不少的苹果店,李二柱挑了一款内存最高的苹果X,正兴奋地和导购做交流。

张狂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掏出自己的新手机把玩起来,他这辈子可是头一回用几万块的手机啊,怎么看都觉得漂亮!

"张狂?你怎么在这里?"一道有些尖锐的女声突然响起,引得周围的人频频侧目。

刘婷婷穿着露肩白色衣服,下面是一条包臀短裙,手里挎着一个小提包,时尚又漂亮,是个美女。

她踩着高跟鞋走过来,双手环胸地讥笑道:"张狂,这不应该是你能够出现的地方吧?"

张狂饶有兴致地看着刘婷婷,道:"苹果手机店而已,你都能够进我为什么不能进?"

刘婷婷丝毫不顾忌店内有那么多人,扬声鄙视地道:"我的新手机出了点小故障来修修,当然能进来。你一个送快递的根本买不起,坐着这里故意体验?"

刘婷婷捂着嘴轻笑:"是啊,买不起只能体验体验过过瘾了。"

周围的人不由都看了过来。刘婷婷眼中闪过一丝得逞的笑意,让张狂耽误自己那么久,她就是要让他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

一个脾气有些暴躁的青年忍不住道:"最烦那些在苹果店内一坐就是一整天的人,跑进来吹空调还玩人家手机和iPad,耽误我们真正需要的人体验!"

"我也觉得是,有些人没钱买苹果,总是在店内蹲着玩,烦死了。没钱就不玩行不行?"旁边一个女人跟着附和道。

玩手机的李二柱抬起头,有些怒道:"刘婷婷你怎么说话的?当初狂哥为了你的苹果手机,把他自己的手机卖了换成老年机,想给你买新的……"

这事儿快递点的人都知道,陈壮还笑话张狂是个软蛋傻逼。

刘婷婷脸上愈发鄙夷了,道:"所以我把他踹了,一个做男朋友的连苹果手机都不能给女朋友买,有什么用?"

至于张狂为什么有钱在群里散财5408,估计是奖学金!她听说最近几天发了。

张狂的成绩不错,在班级前三名,是有资格获得奖学金的。

刘婷婷挥了挥苹果手机,炫耀地道:"这手机可是周勇周少给我买的呢,他还说五一带我去三亚玩。"

张狂瞥了一眼,不想搭理刘婷婷。他以前真是脑子进了水,竟然和这样虚荣的女人搞对象!

张狂冲满是怒火的李二柱道:"柱子,算了,我们走吧。"

张狂正要收起手机,刘婷婷一把抢过,哈哈笑起来道:"张狂,这是你的新手机?看起来挺新的,才买的吧?什么杂牌子国产手机?你现在混得连OPPO都买不起了?"

张狂勾了勾唇,笑道:"对啊,我刚才在手机店才买的,你觉得怎么样?"

刘婷婷鄙夷地把那手机直接扔到张狂怀里,又顺手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苹果的维修人员,鄙视地道:"杂牌子你问我觉得怎么样?你好意思问吗?"

"……我去,那好像是GEMRY的最高配吧?官方定价35800,快四万块了!果然低调奢华,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一个眼尖的中年人士突然道。

刘婷婷听到这话,突然一呆。

三万五千八的手机?不……不可能吧?张狂用不起的!

刘婷婷厉声反驳道:"这不可能!你眼睛没问题吧?这就是几百块的杂牌手机!"

"好像真是GEMRY啊,我听说传承英国贵族,尽显绅士文化!而且还是鳄鱼皮上身啊。苹果在这款手机面前顶多算个……屌丝吧?"另一个社会精英青年有些羡慕地看着张狂怀里那只手机。

"这是位大少爷吧?这一只手机能够买四个苹果了!"

刘婷婷看着越来越多社会人士附和点头,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起来。

一个女人一脸揶揄地看着呆呆的刘婷婷,道:"现在谁用不起苹果?存点钱都能用。真正的有钱人可不会用苹果……没点见识!"

众人讥笑地看着刘婷婷,就好像在看一个突然混迹在名媛圈里努力想表现自己优势的乡下村妇。

苹果算什么?

有钱人才不屑用苹果!

张狂拍了拍自己的手机,往裤兜里一扔,笑着冲刘婷婷道:"幸好你没给我扔地上……"

刘婷婷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听到张狂的话,背脊突然升起了一股寒意。

如果这手机真的近四万块,她要是摔坏了,她怎么赔得起?

刘婷婷看着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犹如在看傻逼一样看着自己,顿时羞愤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位小姐,您的手机应该不是苹果手机。"这个时候,苹果的维修人员有些无语地看着刘婷婷,道。

刘婷婷整个人一呆,叫道:"不可能的,这是周少送给我的最新款苹果X,不可能有问题!"

维修人员很无奈地道:"这位小姐,我们已经检测过了,这真的不是我们苹果的手机。请恕我们不能帮您维修了,或许……您可以去外面的手机维修店帮忙。"

那外面的手机维修店,一次十块二十块。

"这个女的真的不是个蠢货吗?前男友那么有钱,竟然找了一个送自己假苹果手机的男的?"一个女生实在忍不住了,跟火见了鬼般道。

"没法子啊,这女的没见识。GEMRY还以为是什么杂牌子!那样的金龟婿当然没啦。"一个长卷发的女人突然冲张狂抛了一个媚眼,"帅哥,没了她有我如何?微信号加一个?"

"……"

刘婷婷看着苹果体验店内,众人鄙视、看热闹的眼神,羞窘瞬间爬上那张脸,极其难堪!

刘婷婷恨恨地看着张狂,就是他!

就是他害的。

刘婷婷忍不住想跑了,她现在只想去问周勇,为什么给她一个假手机!

她竟然在张狂这种穷屌丝面前丢了脸。

张狂突然拉住她,刘婷婷愤怒地道:"张狂,你这是想挽留我?你做梦!"

张狂笑着道:"不是,我是想告诉你,你现在不用给周勇打电话了。因为……他现在在警察局出不来。"

刘婷婷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张狂。

不可能!

张狂肯定是骗她的,她一下子跑出去,掏出手机给周勇打电话。

不通?

再打!

"你是谁?周勇现在在警局。"

刘婷婷听到对面冰冷的声音,脑袋一阵晕眩。真被张狂说中,周勇真的在警局?

……

江州市最知名夜店--金碧辉煌

瞎了一只眼睛的中年男人面带焦虑,坐在众位衣着暴露的美女中间,一杯杯地喝着美女送来的红酒。

今晚钢炮怎么没来?出事了?

"阎王,阎王,不好了!"一个小弟气喘吁吁地跑进来,道:"钢炮被警察抓了!"

魏阎王,原名魏峥,是江州市的大人物。

魏峥挑了挑眉,笑了道:"钢炮这小子又做了什么被抓了?又打人闹事了?"

那小弟把一群美女撵走,凑到魏峥耳边低声道:"钢炮不知道从哪里搞了点白面儿,用同城快递运送,结果被举报抓了。"

魏峥听到那个词,唯一剩下的眼睛里满是凶光。

"谁举报的?"他沉吟了一声,问道。

"这个暂时还不知道。"小弟看着魏阎王的脸色,提议道:"那我们尽快把那小子找到。"

靠!

举报的人胆儿也太肥了,不知道钢炮是魏阎王的得力手下吗?

怕是活得不耐烦了!

魏峥一只手拿着酒杯,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颌,有些感兴趣地道:"我很想见见那人。"

小弟会意地点头,立刻出了金碧辉煌夜店。

周勇被关了十几个小时,最后还是自己老爸出面才把他放出来。也幸好他是无辜不知情的,要不然可能以后要吃一辈子牢饭了!

周勇有些憔悴地出来了,一进学校刘婷婷就跑了过来,哭哭啼啼地道:"周少,你给我的苹果手机怎么是个假货呀?"

周勇一愣,"假货?不会吧,我就在店铺上买的,我买到假的了?"

周勇送女人一个苹果的钱还是给得起,估计真是买到假货了。

刘婷婷观察着周勇的神色,这才放心下来,周勇是真的不知情。

刘婷婷撒娇要周勇给自己买一个新的苹果X,周勇有些不耐烦地答应下来。

刘婷婷这才心满意足,把前两天在苹果店遇见张狂的事情说了出来,"他怎么用得起GEMRY手机?要三万五千多呢。"

哪怕奖学金一万多,张狂也没其他钱吧?

周勇有些咬牙切齿地道:"他妈的,他现在当然有钱!他跟警察举报,准能得两三万!"

他妈的,要不是张狂那穷屌丝,他怎么会在警局蹲十几个小时?

周勇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

刘婷婷一听,算了算加在一起还真的差不多能够买那款手机啊!

刘婷婷挽住周勇的手臂,胸似有似无地轻轻蹭着周勇的胳膊,让周勇一阵心猿意马。

刘婷婷撒娇道:"周少,你不知道那天晚上张狂有多么羞辱我?"

周勇故意捏了刘婷婷一把,引得她一阵娇笑。他冷哼了一声,眼中迸发出一道寒光,有些兴奋地道:"张狂那穷屌丝不是敢举报吗?我就看看他还敢不敢举报!"

周勇掏出手机,联系了一个人,讨好道:"鸡哥哥,我是小勇呀,最近钢炮不是被抓了吗?我知道举报的人是谁……"

 

关于张狂的小说《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sorry!我真能为所欲为在线阅读(张狂)无删减版-花肆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