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牢:我的心上劫在线阅读(冷琛寻顾漫)无删减版-三江

婚牢:我的心上劫在线阅读(冷琛寻顾漫)无删减版-三江

婚牢:我的心上劫

时间:婚牢:我的心上劫作者:三江

婚牢:我的心上劫冷琛寻顾漫小说

《婚牢:我的心上劫》无删减版(三江)在线免费阅读,婚牢:我的心上劫在线阅读(冷琛寻顾漫,《婚牢:我的心上劫》主要讲了:我是他买下的妻子,也是他的笼中囚。他一次次护我周全,却又步步紧逼将我推落悬崖。一场阴谋,我赔上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我抱着那还温热的尸体绝望地说:冷琛寻,我求你,放了我吧。他却将我拥入怀中,一脸痛苦和决...

冷琛寻顾漫婚牢:我的心上劫全文免费阅读

第4章付钱就可以睡你一次?

我内心十分复杂,但还是迈开步子朝他走去。

冷琛寻察觉到了我的动向,他并没有开灯,就站在门口。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而我的步伐愈发沉重。

在他面前站定,我嗅到了熟悉的烟草香和空气中那一丝极易察觉的冷冽。

我深吸了一口气,玉手紧攥,一把抱住了冷琛寻的腰身。

我手指颤抖地解开他的西服外套,踮起脚尖,在黑暗中摸索着他的嘴唇,随后环住他的脖颈,毅然决然地吻了上去。

如此凉薄的唇让我不禁想起了我被冷琛寻买回来的第一个晚上。

他说:"顾漫,知道为什么我偏偏挑上你么?"

我摇头,冷琛寻那张清俊的脸在烟雾弥漫中变得模糊。

我看不透他的想法,只听他又说:"因为你罪有应得。"

至今为止我都不明白冷琛寻话中的意思,但是冥冥之中,总觉得是因为某种联系将我们二人紧紧地绑在一起。

而他对我不经意表达出的恨意让我在往后的日子里愈发心惊胆战寸步难行。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我这样在他眼里很贱的女人打结婚证,但是这却是结婚以后,我和他第一次亲密接触。

他从不碰我,给我房子和生活费让我终日守着这所他永远不会回来的牢笼。

冷琛寻总是爱说我脏,当我的嘴唇触碰到他的唇瓣时,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体的僵硬。

这让我更觉得他似乎是在嫌弃我。

可是想到那笔巨额医疗费,我一闭眼,青涩地撬开他的牙齿,主动地温暖着他的冰冷。

我希望他能接受我,这样我就可以理所应当地和他换取我想要的东西。

可是下一秒,冷琛寻突然用力地推开我,我整个人嘭得坐在了地上。

随后他又将客厅的灯打开,明亮的光线让我适应黑暗的双眸有些疼痛,我连忙用手挡住了眼睛,等我适应了灯光,一抬眸就见冷琛寻居高临下地盯着我。

那眼神冰冷到骇人,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顾不得发疼的屁股,连忙起身,一把又关上了灯。

随后再次贴在冷琛寻的身上,用我的唇去亲吻他的皮肤。

冷琛寻足足比我高出一个半头,我踮起脚也碰不到他的耳朵和眉眼,索性我一用力直接攀附上他的身体,双腿紧紧夹紧他的腰,双手牢牢的挂在他的脖子上。

我卖力地吻着他的耳垂和嘴唇,虽然我嫁给冷琛寻前就是个雏,但是我也是个成年人了,基本的知识都有所了解。

我清楚的感觉到冷琛寻某个部位的变化,我知道我就要成功了。

不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我就不信冷琛寻真的能挺住。

但我还是低估了冷琛寻的忍耐力,他再次开了灯,这一次他并没有直接把我甩出去,而是将我放到沙发上,他坐在我的对面点燃了一根烟。

烟雾萦绕我看不清他的神色。

只有那清冷的声线缓缓传出:"你去找陈泽希了?"

我诧异于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但是想想当初是陈泽希一手处理拍卖的事情,而冷琛寻是买家,二人自然会有些联系。

我嗯了一声,低着头,不敢去看烟雾退散后冷琛寻的俊脸。

良久的沉默,冷琛寻并没有再说话。

直到他一根烟灭,才打破这诡异的安静。

"顾漫,是不是任何人付钱都可以睡你一次?"

 

 

第5章你最好安分守己

冷琛寻这样一句话让我身体内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我猜想我现在的脸一定惨白的吓人。

我两只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微弱的声音试图解释:"不是……我真的是着急用钱。我妈她……住院了。"

可是我的解释并没有改变冷琛寻对我的态度,他再次反问:"所以如果今天不是我,换做任何一个男人你都可以这样贱的贴上去?"

冷琛寻的话字字扎心,我觉得我的尊严被严重的践踏了。

以前我从不敢反驳他,我把冷琛寻当做我的雇主,而这世上从没有员工对老板发脾气的道理,除非是不想干了。

可是我今天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咬着牙关,一个个字从唇齿间蹦了出来:"冷琛寻,你一定要这样践踏我的自尊吗?就算我身份卑微,可是我们已经结婚了,我们是夫妻!"

夫妻那两个字说出来,我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我真是疯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竟然如此渴望冷琛寻能够站在丈夫的角度为我分忧,可是我知道我和他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为我不要脸的想法而感到羞耻,本能地涨红了脸。

而冷琛寻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窘迫,他挑了挑眉,反问:"夫妻?"

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点头还是摇头,低垂眉眼,搅着手指头不知所措。

空气安静地诡异,良久,冷琛寻将一张黑色的银行卡扔在了茶几上。

"这里有一百万,密码六个八。明天我要出国一趟,不要打扰我。"

语罢,冷琛寻起身走到我的面前,我抬起头,逆着光,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伸出手,用食指勾起了我的下巴,我被迫高抬着脑袋,他清冷的声线顺着凌冽的空气传入到我的耳中。

"你最好安分守己。"

留下这样一句话,他就离开了这里。

我坐在沙发上久久没有回神,脑海中不断闪出冷琛寻那张妖孽的脸。

心脏忍不住快速跳动,我再一次为自己那颗不安分的心而羞愧。

当天晚上我就去医院交了手术费,本以为终于能好好休息一晚了,第二天一早突然来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啪得挂掉了电话。

可是很快,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我只好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了陈泽希的声音:"顾漫,我帮你找到了新的买家,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我腾的一下坐起,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渣居然还想再一次把我卖掉。

我攥紧了手机放在了眼前,大声咆哮着:"你去死吧!畜生!"

我不给陈泽希任何反驳的机会,啪得挂掉了电话,紧接着就把手机关机了。

我一天的好心情都被陈泽希这个混蛋搅乱了,我只好起床去医院看看我妈。

上午九点,我妈被推进了手术室,我紧张地等在手术室外,心里祈祷着我妈千万要手术成功。

一个半小时后,当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说出"病人手术成功了。"几个字时,我一颗心才安稳地回到了胸腔内。

我犹豫再三,还是将手机开了机,给冷琛寻发了一条短信:"我妈已经脱离危险了,谢谢你。"

我本就没打算冷琛寻会回复我,可是两分钟后,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不可置信地点开冷琛寻的回信,手机屏幕上只显示出一个字。

"嗯。"

我心底荡起涟漪,忍不住勾起嘴角,脑海中再次闪过冷琛寻的脸,我天真的以为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往后的日子会更加顺利,却不曾想,我正一步步踏进冷琛寻为我设计的弥天大网中。

 

 

第6章见不得光的妻子

接下来的几天我过得还算悠闲,医生说这几日我妈应该就能苏醒,所以我几乎时时刻刻都陪在我妈身边。

当天晚上,我突然收到了一条陌生短信。

短信内还附带了一段视频,我本能地点击下载,可是视频的开场就让我整个人如同雷劈了一般。

只见冷琛寻站在圆台正中央,一个娇俏动人的女人挽着他的胳膊,笑得如同蜜一般甜,二人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交换了订婚戒指。

画面戛然而止,我却依旧握着手机,一动不动。

我脑海中闪过我和冷琛寻领证那天,那红色的本子如同烫手山芋一般,让我不敢接却也不得不接。

像我和冷琛寻那样的初见方式,我也没想过他会给我一个像样的婚礼,可是当我看到他把订婚戒指戴在别的女人手上时,我的心还是忍不住疼了一下。

不是因为我爱他而疼,而是因为这象征着我这一辈子都只是他法律上合法却见不得光的妻子。

我从不认为冷琛寻跟我结婚是图一时高兴,我猜想他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不然为什么他有了心仪的对象却还是没有跟我离婚?是可怜我吗?或者是想让我一辈子活在黑暗里做他的地下情人吗?

所以的疑问都是我解不开的谜题,我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大脑仿佛要炸裂般疼痛,额头忍不住渗出了细密的汗。

我一个人坐在长廊椅子上,任由疼痛将我腐蚀的一干二净。

良久,我渐渐缓了过来,这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我的大脑变得清晰,我拿起手机,回拨了发信人的号码。

手机嘟了两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

我和电话那头的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这几秒钟就如同几个世纪一般,最终我还是没有绷住,率先出了声。

"你好,请问你是……"

"顾漫是吗,我想约你见一面。"

电话那头的女声异常好听,不难猜出那人的脸会有多么惊艳。

她没有等我回应,直接又说:"明天中午十二点,曼迪咖啡不见不散。"

紧接着女人就挂了电话,我一个人回到了家,几乎一夜都没怎么睡。

第二天起来,已经临近十一点了,我特意穿上了很久没穿过的一字肩裙子,又简单地画了个淡妆遮住我的黑眼圈。

我不知道约我见面的女人是谁,但是我觉得自己总不能太过狼狈,毕竟我现在还是冷琛寻法律上的妻子,我不想丢他的人。

我早早地到了咖啡厅,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十二点整,一个俏丽明媚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周身的气质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我一眼就认出了她。

这个女人就是视频中和冷琛寻交换戒指的人。

我忍不住攥紧了手中的杯子。

她也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我,款款朝我走来。

"你好,我叫夏末晴。"

虽然她知道我的名字,但我还是礼貌地也做了一番自我介绍算是回应。

"我叫顾漫。"

夏末晴点了点头,又叫服务员点了一杯黑咖啡,随后从包里拿出一叠还没用过的空支票,她直接开门见山地问我:"多少钱能离开冷琛寻?"

我微微一怔,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反问:"他的意思是……"

这个他,自然是指冷琛寻。

夏末晴扯出一抹笑,尽管看起来十分明媚,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恨意却依旧让我捕捉到了。

"你觉得阿寻会为了你这样的女人而放弃我?"

 

 

第7章陈泽希你做什么!

夏末晴特意加重了'你这样的女人'这几个字,我知道她肯定调查过了我和冷琛寻相识的原因。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难道我要做出一副受委屈的模样说出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吗?我怕说出这样的谎话会咬掉自己的舌头。

现在只要冷琛寻不那么讨厌我,对我来说都是天大的恩赐。

夏末晴见我迟迟没有说话,径自在支票上写下巨额。

她将支票推到了我的面前,双手环着胸,高姿态地俯视着我:"一百万,离开阿寻,我想这个数字对你来说应该足够了吧?"

我微微皱眉,又将支票推了回去。

"夏小姐,我不需要你的钱。如果冷琛寻要跟我离婚,我一定不会拒绝。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他合法的妻子,麻烦你尊重我一下。"

我说出这样一番话不过是对她先前话中暗意的反击,我心知肚明自己不过是冷琛寻的玩物,必要的时候我会主动提出离开,不过此刻,我还是要过过嘴瘾。

夏末晴那张娇媚的脸有了一丝龟裂,她猛地一锤桌子,黑眸瞬间变得阴暗,咬着牙恶狠狠地威胁我:"顾漫,你觉得你能斗过我?"

我呵呵地笑了一下,拿出一张刚从冷琛寻黑卡中取出的百元大钞,拍在了桌子上:"咖啡我请了,回见。"

我不用看都能想象到夏末晴的脸色会有多难看。

出了咖啡厅,我才将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

看来等冷琛寻回来后,我应该主动提出离婚了。虽然从同性的角度来看夏末晴绝对不是个善茬,但是既然冷琛寻喜欢,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打扰他们二人。

反正我和冷琛寻离婚后就再也不会见到夏末晴了,今天这场略胜的嘴仗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才深深的意识到,挑衅了一个陷入爱情的女人是一件多么不理智的事情。

我回到了家里,拿出了床头柜里的结婚证,看着照片上我和他都没有半点笑意的脸,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

我现在盼着冷琛寻回来,又不想他回来。

这种矛盾的感觉让我越发烦躁,随意地将结婚证丢进了柜子里,我就出了门。

本打算去菜场买些新鲜的莲子和银耳为即将苏醒的老妈做一锅营养的米粥,却不成想在一条荫蔽的小道上我突然被人从身后蒙住了口鼻。

我来不及挣扎,整个人就昏死过去。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躺在了一间陌生的屋子里。

头昏脑涨的感觉让我四肢有些酸软,我一动弹,才发现手脚竟然被绑住了。

这一刻,我彻底慌了。我连忙蠕动着起身,坐起来一眼就看到了对面的陈泽希。

我黑眸挣得极大,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绑架我。

我不可置信的大喊:"陈泽希,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陈泽希见我醒来,那张温润的俊脸瞬间变了模样,瞳孔中的欲望几乎要喷涌而出,他禽兽的本性完全显露出来。

这样的陈泽希让我心底起了惧意,本能地后退着,直到退无可退,后背贴在冰冷的床头上。

 

关于冷琛寻顾漫的小说《婚牢:我的心上劫》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婚牢:我的心上劫》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婚牢:我的心上劫在线阅读(冷琛寻顾漫)无删减版-三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