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文学网

当前位置:银鱼文学网

儿子住我家隔壁在线阅读(秦溪傅靳城)无删减版-慕钦钦

发布时间:2020-01-26 00:05:46来源:ZW作者:慕钦钦

儿子住我家隔壁在线阅读(秦溪傅靳城)无删减版-慕钦钦

儿子住我家隔壁秦溪傅靳城

秦溪傅靳城儿子住我家隔壁全文免费阅读

第4章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的姑奶奶啊,小宝生气了,后果很严重!"阮皓慌乱地说着,便是立刻去追。

秦溪颤了颤,看着人群里小宝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也跟着阮皓追过去。

可刚迈起腿,领子就被傅靳城拽住。

"傅先生。"

"秦小姐,你刚才说什么。"傅靳城的嗓音冷得彻骨。

"我什么都没说……"秦溪皱着一张小脸。

她不就是提了一句小宝的妈咪,才想起在傅宅的时候根本一个女人都没看到,所以……小宝的妈咪呢?

"他没有妈咪,你为什么要刺激他?"傅靳城的嗓音更冷了。

秦溪委屈地低下脑袋,她要是知道小宝是单亲家庭,绝对不会这样说的。

"我不知道。"秦溪反驳。

这时,阮皓急匆匆地跑过来,"小宝在洗手间反锁了。"

秦溪立刻就过去,只是阮皓又道,"是男洗手间。"

秦溪顿时刹住了脚步,看着对面男洗手间的入口,又看看一脸冷漠的傅靳城。

虽然她也很担心小宝想进去带他出来,可始终是不方便。

傅靳城很快就进去了,只是很快又出来,皱眉看向阮皓,"他不出来。"

阮皓想了想,先是去买了平时小宝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再进去,可还是只有他一个人出来。

半晌,傅靳城锐利的目光看向秦溪,现在洗手间早就没人了,他冷声道,"你惹的祸,自己收拾。"

秦溪懵,傅靳城什么意思?让她进去?

不过,她也不忍心让小宝一直躲在里面,刚才他的情绪太激动了,秦溪担心他会做出什么事情。

咬咬牙,秦溪人生第一次走进男厕所,目不斜视地直奔唯一一个关着门的隔间,柔声哄道,"小宝,跟阿姨出来好不好?"

没有声音。

"小宝,你不理阿姨了?"

没有声音。

"小宝,你出来,阿姨今晚陪你睡觉。"秦溪一闭眼说道。

"啪"地一声,面前的门立刻打开,小宝坐在马桶上,翘着小腿,颇有些拽拽的。

这气场,莫名地有点像傅靳城。

不过人家本来就是父子。

不由地秦溪多想,她立刻牵住小宝的手。

见到秦溪真把小宝带出来了,阮皓再一次讶异地瞪大了眼,傅靳城倒是审视地眯起了眼。

"任务完成了,我可以走了吧。"她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一放开小宝的手,他却又抓上来,抬起头有些生气地看着秦溪。

秦溪心里一阵内疚。

答应小宝的事,她没法做到了。

可秦溪越走,小宝就越跟着。

而且身后两大一小跟着,秦溪根本就没法打到出租车回家。

她不得不转头,视线对上傅靳城淡冷的眼神,"傅先生,你也看到了我爸爸被逮捕了,我现在要去查清楚这件事,所以请你把小宝带回去,我真的没办法留下。"

傅靳城脸色不变,却是低头问小宝,"小宝,你说呢。"

小宝依旧是紧紧拽着秦溪的衣摆,怎么也不放手。

"小宝最大,他不让你走,你就不能走。"

秦溪:……

她不由地瞪了眼小宝,想把他推开,却又不忍心。

"我说你这个同伙,你的嫌疑还没洗清了,这件事正好让老傅帮你查查,要是你和你爸真的是被陷害的,自然会还你清白。"

秦溪愣了愣,傅靳城……会帮她查吗?

他可是陷害林氏的人呢。

秦溪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傅靳城,没有答应。

"既然秦小姐想以一己之力查清楚这件事,就让她自己去查,小宝,你阿姨不要你了,我们回家。"傅靳城板着脸,把小宝的手拽过来。

秦溪只觉得手里忽地空落落的,脑子里交织着各种各样的声音。

现在秦家其他人早就出国了,她还能找谁去帮忙调查。

而傅靳城,他有足够的权势掌控着整个城市,能力通天。

最重要的是,她也很舍不得小宝。

"傅靳城。"秦溪追上来,站定在一大一小面前,"我可以留下来,但是我爸的事,你要帮我查清楚。"

"秦小姐以为自己可以谈条件?"傅靳城冷冽地眯起眼,气场慑人。

"小宝只听我的话,这个条件还不够吗?"秦溪忽地笑笑,刚才她意识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傅靳城和阮皓都无法劝服小宝,只有她。

"我和我爸都不会做违法的事情,傅先生,我需要你的帮助。"秦溪识趣地放软了语气。

再次来到这栋奢华瑰丽的傅宅,佣人很快就把客房收拾给了秦溪,显然是早就得了命令。

只是小宝一直牵着她,无奈之下秦溪只能先过去他的房间。

"小宝,你要休息了,早点睡吧。"秦溪安抚着小宝,看着他躺在床上,手却一直没松。

小宝乖乖地闭上眼,秦溪轻轻地拿开他的手,可下一秒小宝整个人都抱了过来。

秦溪不由地笑笑,虽然贪恋这份温暖,可她和小宝到底是什么关系都没有。

该陪在小宝身边的,是傅靳城。

见小宝一直赖着她,秦溪干脆抱着他去找傅靳城。

佣人告诉了他主卧的位置,秦溪敲了敲门,门却没有关紧,她轻轻一推就开了。

印入眼帘的是一道颀长的身影,傅靳城显然是刚洗完澡,头发湿漉漉地,水珠一路往下勾勒着他俊美的五官,胸膛微微敞开,神秘地带欲隐欲现。

顿时,秦溪脸颊爆红,还是小宝把她的眼睛遮住了,秦溪才平静下来。

这男人怎么能……这么性感慵懒,好半晌秦溪的脑子里还是傅靳城的出浴图,好让她垂涎欲滴……

"秦溪。"傅靳城低冷的嗓音打断了秦溪的旖旎。

她挪开小宝的手,讪讪地道,"傅先生,小宝可能是一个人睡觉害怕,你能陪他睡觉吗?"

她觉得小宝一直依赖她,应该是太孤单了。

傅靳城这样高高在上的男人,又能给小宝多少温暖?

闻言,傅靳城看了眼儿子,天不怕地不怕只会惹事的小宝也会害怕?

他淡漠地勾了勾薄唇,沉声道,"我可以陪他,不过,秦小姐也要留下。"

"为什么?"秦溪下意识地后退。

"你答应了小宝的事情,现在要出尔反尔?"傅靳城黑曜石般的眸子眯起来。

秦溪一惊,原来在洗手间里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不是,但我毕竟和小宝非亲非故……"

"睡多几次就亲了。"傅靳城打断了秦溪的话,接过小宝把他抱到床上,继而看向秦溪,"洗完澡就过来。"

秦溪懵,所以,她今晚不仅要和小宝睡,还要和傅靳城睡?

 

 

第5章我相信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秦溪立刻背过身,身后很快又传来傅靳城的声音,"你只有半个小时,要是我见不到你过来,我和小宝亲自去找你。"

秦溪:……

她撒腿就跑回去自己的房间,可洗完澡才发现这房间里的睡衣,一件比一件透明!

这都是哪个女人留下来的,秦溪气得跺脚,翻了整个衣柜才找到一件还算是正常的,可也是吊带的蕾丝睡裙,怎么看怎么诱惑。

她拉开门询问佣人,"请问这里还有其他的衣服吗?"

"秦小姐,女装的衣服都在这个房间里了。"

"这里是给傅靳城提供特殊服务的吗?"秦溪忽地想道。

闻言,佣人脸色变了变,语气沉下来,"这里是未来傅太太的房间!"

秦溪窘,所以她现在穿的是未来傅太太的衣服?

"秦小姐,你要是觉得衣服不适合,也只能等明天再安排把新款送过来。"

"不用不用!没事了。"秦溪立刻摆摆手。

时间过去了刚刚好三十分钟,秦溪才走进主卧。

kingsize的大床上,傅锦城坐在床头,而小宝躺在他的大腿上,两人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很是养眼。

而且小宝也换上了和傅靳城的同款迷你版睡袍,是藏蓝色的。

秦溪刚好挑的睡裙,也是藏蓝色。

听到开门声,小宝眼底一亮,便是要下床跑过来,傅靳城眼疾手快地拽住他。

"过来。"傅靳城一贯的命令的语气。

对上小宝期盼的眼神,秦溪倒是没那么紧张了,反正小宝睡中间,她和傅靳城是河水不犯井水的。

"小宝,阿姨过来陪你睡觉了。"秦溪躺在另一边,小宝立刻抱住她的细腰。

秦溪笑笑,宠溺地揉揉他的脑袋。

傅靳城很快也躺下,关了灯,秦溪抱着小宝,可却始终无法忽略傅靳城的气息。

不远不近,忽重忽轻。

他也睡不着吗?

秦溪眨眨眼,下巴靠着小宝的脑袋,强迫自己一定要睡了。

这时,一条手臂忽地搭过来,秦溪颤了颤,立刻就睁开了眼。

黑夜里,傅靳城黑曜石般的眸子依旧夺目。

他本是要搂着小宝的,可手长,也就把秦溪也抱住了。

见秦溪要挣扎,傅靳城冷声道,"别动。"

"傅先生……"秦溪皱着小脸,好别扭。

傅靳城没有再说话,渐渐地,连他也睡着了。

秦溪看着这对父子,她这是欠了他们吗……

翌日,柔和的光线投洒进来,秦溪睁开眼睛,小宝此时正趴在床上,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他抓着秦溪的手掌,在她的手心写字。

是一个"早"字。

"小宝,早安!"秦溪露出笑容。

这时,她才发现傅靳城已经不在房间了,佣人进来给小宝洗漱,他的视线却还是一直看着秦溪,仿佛她下一秒就要离开。

秦溪一阵无奈,她和小宝,始终也会有分别的一天的。

陪小宝吃完了早餐,秦溪始终没看见傅靳城,却看见了早早就来窜门的阮皓。

她从佣人口中知道阮皓是和傅靳城穿同一条裤衩长大的好兄弟,他就住对面的别墅,平时都会过来陪小宝玩。

不过现在小宝粘着秦溪,倒是一个正眼都没看阮皓,气得阮皓过来抓着他就打屁股。

小宝气得鼓起了包子脸,躲在了秦溪后面,却又朝阮皓得意地做鬼脸。

"傅宝睿,你给爷出来!你这有异性没人性的小家伙……"

看着一大一小在客厅里追逐,秦溪笑意更深,小宝频频拉她当挡箭牌,没多久就变成了麻鹰捉小鸡的游戏。

只是,傅靳城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了,阮皓推开了秦溪想抓住小宝,秦溪一踉跄,眼看着就要跌倒,一条手臂稳稳地抱住了她。

傅靳城微眯着眼,扶着秦溪站稳,手一直贴着她纤细的腰肢。

秦溪一窘,下意识就要推开他。

傅靳城英俊的脸顿时沉下来,禁锢着秦溪,她一时动弹不得。

而此时,小宝和阮皓早就停下来,一眨不眨地看着正亲密搂抱的两人。

小宝要跑过去,阮皓立刻识趣地拉着他。

老傅竟然和女人这么亲近,简直就是南城一大奇闻!

这都多少年了,傅靳城可是不近女色的,搞得阮皓莫名其妙背着一个掰弯傅靳城的锅。

啧啧,这一幕还真想拍下来,以证明傅靳城根本不弯!

"傅靳城,我有事和你说。"秦溪低下头,语气有些不自然。

"嗯。"傅靳城皱了皱眉,让阮皓先带着小宝。

阮皓使劲地点头,"老傅,去吧,我不会让小宝打扰你们二人世界的。"

小宝却板下脸,颇有些不嗨森,黑白分明的眸子貌似警告地看着爹地:不准欺负溪溪!

秦溪一脸黑线,没好气地瞪了眼阮皓。

来到书房,门关上,秦溪站定在傅靳城面前。

"我想知道我爸的情况。"

刚才他已经联络过律师了,只是现在连律师都见不到父亲。

"证据显示,秦涛在半个月前就开始非法转移林氏的财产,数额高达五亿。"

"我爸不会做这样的事……"秦溪脸色白下来,父亲跟她说过他是被陷害的。

"我爸是被陷害的,傅靳城,都是林岩做的!"秦溪怒道。

"林岩今天早上自杀了。"

秦溪讶异地抬起头,什么……

"秦涛要承担所有责任。"傅靳城面无表情地道。

秦溪却早就吓得跌在了沙发上,好半晌,才倔强地抬起头。

"我要见我爸。"

"现在谁都不能见他。"

"傅靳城……你有办法的是不是。"秦溪走过去,仰望着眼前的男人,眼底带着乞求。

傅靳城眯起眼,修长的指尖捏住秦溪的下巴,黑眸溢出些冷漠的笑意。

"我有办法,但是秦溪,你是谁?值得我为你这样做。"

秦溪死死地咬着唇,是啊,她谁都不是……

她甚至现在还被傅靳城认为是林岩的同伙。

"你现在还不相信我吗?林岩要害死我爸,我又怎么会是他的同伙。"秦溪眼眶通红。

傅靳城皱了皱眉,掌心往上,秦溪的泪水烫到了他的指尖。

"我相信。"半晌,他沉沉地开口。

 

 

第6章溪溪不要走

秦溪一惊,抬起眸,一再确认傅靳城刚才说的话。

男人脸上的神色一贯的淡漠。

"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帮我调查清楚我爸的事情?"秦溪问他。

"既然小宝这么依赖你,你就留在这里陪他。"傅靳城皱了皱眉,淡声道。

"不行!"秦溪下意识地就立刻拒绝。

先不说她根本就和小宝非亲非故,傅靳城在这里,她留下来,不也就是和他同居了吗?

这个男人强大危险,她是多一分都不想靠近他。

"傅先生,你才是小宝的亲人,我想他最需要的是你的陪伴,而不是我。"秦溪看着傅靳城。

"既然谈不妥,秦小姐可以离开了。"傅锦城淡漠地吸了口烟,烟雾缭绕着他俊美的轮廓,秦溪看不清他的神色。

只是他的声音,是拒人之外的冷漠。

秦溪顿了顿,扭头离开了书房,再次拨通律师的电话,只是得到的消息并不好,现在警方怀疑秦涛非法潜逃,连探视都不允许,如果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秦涛是无辜的,他即将面临牢狱之灾。

而此时,秦涛的妻子林薇和女儿秦珂又一直联系不上,爷爷秦博长居海外,难道,这件事只能去找爷爷?

秦溪思索着,这时,怀里软软的一团忽地跑过来抱住她,秦溪低头,看见是小宝脸色柔软下来。

"怎么了?"

小宝拿着字帖,上面有几个字是红色笔圈了出来的,秦溪低头,顺着小宝手指的位置一个个字的念出来。

"溪溪不要走"五个字落进了秦溪的眸底。

她抬眸,紧紧地抱住小宝,对于小宝,她总是不期然地会牵挂他。

他柔软的小手拽着秦溪的臂弯,神色倔强,秦溪一站起来,他不够高,就只能抱住秦溪的小腿。

这时,傅靳城走过来,板着脸命令,"傅宝睿,给我过来。"

小宝头都没转,就这样巴巴地看着秦溪,一副要是秦溪走了,他会很伤心的表情。

秦溪只觉得心尖一疼,竟是不忍心再迈开腿。

小宝张着小嘴,这一次看着他的口型,秦溪知道小宝在喊她"溪溪"。

"傅宝睿。"傅靳城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宝这才愠怒地扭头瞪向爸爸。

继而似乎是害怕,完全躲在了秦溪身后。

看着小宝面对傅靳城那害怕的样子,他的母亲又不在,秦溪皱了皱眉,终是开口,"傅先生,你刚才说的话,当真?"

"你是第一个敢质疑我的人。"傅靳城危险地眯起眼。

秦溪抬眸淡定地看着他,"要是你真的能调查清楚父亲和林氏的事情,这段时间我答应你留下来陪着小宝。"

闻言,小宝眼底亮晶晶的,立刻就跑到了傅靳城身边,颇为愠怒地看着他,看在秦溪眼里,倒像是有几分威胁的意思。

傅靳城抱起了孩子,转身离开,秦溪以为他不答应,却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成交。"

小宝立刻就抱住了爸爸的脖子,看向秦溪的时候,嘟起了小嘴想要亲亲。

秦溪笑笑,眼底的宠溺流露。

这时,手机自动弹出一条提醒,今天是陆厉回国的日子,秦溪之前答应了要去给他接机的。

她和陆厉谈恋爱刚满三个月,可似乎早就过了热恋期,他去出差竟然没给秦溪打过一个电话,打开手机,信息也没有。

秦溪皱了皱眉,想到应该是陆厉出差太忙了,她匆匆离开傅宅便过去机场。

小宝在书房学习,听到有佣人进来向傅靳城报告秦溪要出去,小宝立刻就走到阳台,远远地看着秦溪离开的身影。

见状又立刻跑回去书房,拽着傅靳城的裤腿。

男人皱了皱眉,询问管家,"她去哪里?"

"秦小姐说她要去机场给朋友接机。"

"哪个朋友?"傅靳城皱眉。

管家低着头,这秦溪是没说的。

"怎么,你今天才练了几个字?别指望我带你去找她。"见小宝一副要出去的表情,傅靳城太了解他,冷冰冰地拒绝。

小宝气呼呼,拿起傅靳城的手机,可是翻来翻去都没有溪溪的电话!

他点开手机的拨号盘,递给爸爸。

傅靳城没理他,沉声命令,"除非你今天学会一百个字。"

小宝几乎是飞速地坐回到位置上,认真的状态绝对是前所未有。

此时,机场。

因为路上堵车,秦溪来得时候有些晚了,不过陆厉的航班也是刚刚降落。

走进到达区,秦溪很快就见到了一身休闲打扮的陆厉,他的五官俊朗,身形挺拔出众,在人群里很是惹眼。

只是,他身边竟然还牵着一个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秦溪熟悉得很,是她的好朋友纪青青。

前段时间纪青青也跟她说过要去出差,可没想到竟然是和陆厉在一起。

看两人腻在一起的姿态,秦溪浑身僵住。

当初是陆厉对她进行火热追求她才答应他试一试和他在一起的,可也就只是三个月,他就勾搭上了她的闺蜜?

纪青青很快就看见了秦溪,樱唇勾起得意的笑,她揽住陆厉的脖子,踮起脚尖就主动送上热吻。

两人吻得还真是缠绵。

而她和陆厉交往之后,其实连亲吻都几乎没有。

她想转身离开,可脚却像是被定住,看着相携的两人走到她面前。

"陆厉,你什么意思?"秦溪冷声问。

陆厉勾了勾薄唇,脸色倒是坦荡荡的,"我什么意思?秦溪,我问你什么意思才是,要不是青青告诉我,我到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你竟然为了钱去给别人代孕?秦溪,你真贱!"

你真贱……

秦溪脸色顿时煞白下来,这件事再次被翻出来,她以为可以过去的,可现实是必然会伴随她的一生。

当年她的亲生母亲叶瑶欠下巨额债务,私下里与人签了合约让秦溪代孕,她不得不答应。

可也就是那一次之后,秦溪彻底对叶瑶失望,没再见过她。

"秦溪,我没想到这件事陆厉竟然不知道,我也只是好心提醒一下他……"纪青青懊恼地说着,可脸上的神色明显就是幸灾乐祸。

秦溪只当自己是瞎了眼,语气平静下来,"陆厉,就因为我的过去,你就劈腿?而且还是劈腿纪青青,你不知道我和纪青青本来是好朋友吗?"

 

 

第7章是我甩了你

"秦溪,我和陆厉在一起可是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陆厉觉得和你谈恋爱一点激情都没有,我觉得这可是你的问题,你不能怪他。"纪青青说得义正言辞。

陆厉更是轻蔑地看着秦溪,"我陆厉是绝对不会看上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谈恋爱不给亲不给上床,你以为我是和尚?还是青青识大体……"

搂着纪青青的细腰,陆厉的手一直往下,眯起眼,"青青,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

秦溪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冷笑了声,"陆厉,我也绝对看不上你这种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

"你!"陆厉愠怒地瞪着她,"好!秦溪!我们现在已经分手了,是我甩了你!"

秦溪无所谓地转头,只是眼眶在刹那间始终是红了。

她和纪青青是从大学时候就交好的关系,她什么心事都会告诉纪青青,把她当做闺蜜,可到头来连男朋友都被她勾引了。

至于陆厉,她本就对爱情不抱期望,现在不过是让她更看清现实罢了。

秦溪转身就走,这时,外面忽地涌进来一群记者,秦溪被挤到了人群之外,而记者争相采访的对象是陆厉和纪青青。

"陆总,关于陆氏国际珠宝大赛的复赛名单什么时候公布?"

"各位,名单在今天早上已经公布了。"陆厉在记者面前,态度始终温和礼貌。

"您身边这位是纪青青小姐?我看到名单了,纪青青小姐的排名目前可是在第一!"有记者很快查到了名单。

"只是暂时的名次,不过我有信心,接下来的比赛我会取得最好的成绩。"纪青青骄傲地道。

秦溪皱眉,纪青青参赛了她并不知道,而她却是参赛了的。

而此时,入围名单里没有秦溪!

"纪小姐,您和陆总好配呢!"

"就是,要是纪小姐在比赛里取得荣誉,陆先生打算有什么奖励?"记者们马上变得恭维

纪青青一脸娇羞地靠在陆厉肩头,陆厉郎朗开口,"她会是陆厉的首席设计师!"

秦溪顿时脸色一白,不可置信地看着人群中间的两人。

纪青青的设计水平向来是在秦溪之下的,在公司她也只是个设计师助理而已,平时很少有完全是自己设计的作品。

而现在,陆厉竟然如此许诺。

当初,陆厉也曾对她这样说过,他推荐她参加这个比赛,也是为了能让秦溪在陆氏更好地发展。

只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给了纪青青。

外面,一辆黑色劳斯劳斯缓缓停下。

小宝的脸贴着车窗,一眨不眨地看着不远处秦溪单薄的身影。

她似乎是陷入了巨大的悲伤里,脸色苍白得可怕,身子隐隐约约地似乎在颤抖。

小宝顿时嘟起嘴,看着爸爸,脸色很是担忧。

傅靳城一贯的面无表情,收回视线,询问副驾驶座的徐程。

"秦溪见了谁?"

"今天早上十时三十分陆氏总裁陆厉回国,秦溪小姐三个月前开始和他交往,刚才就是来给陆厉接机的。"

傅靳城皱了皱眉,接过徐程递过来的平板,上面有陆厉的详细信息。

就在刚才,他看见了陆厉身边的女人,可不是秦溪。

软软的小手拽住傅廷深的衬衫,小宝坐在他身边,又指着不远处似乎是在发呆的秦溪。

"爹地下车。"他在用口型说着。

傅靳城皱眉,牵着儿子的手走进大厅,秦溪好半晌才看见这一大一小的身影。

他们站在这里多久了?

她赶紧擦了擦眼睛,却又想起,她根本就没哭。

那对渣男贱女,她才不会因为他们哭!

扬起笑容,秦溪很快走过来抱住小宝,"小宝,你和爹地要去哪里?"

秦溪以为两人是来坐飞机的。

小宝抬起脸,左一只手牵着秦溪,右一只手牵着傅靳城,然后往停在外面的轿车走去。

秦溪皱了皱眉,所以小宝是来接她的?

"傅先生,小宝还没上幼儿园吗?"秦溪不由地问。

这两天她似乎看见小宝都是在书房里自己学习的。

"他不愿意去幼儿园。"傅靳城皱了皱眉。

"孩子都不会喜欢去的,你要哄哄他。"

"那就交给秦小姐了。"傅靳城勾了勾薄唇。

秦溪:……

虽然小宝很黏他,可这脾气有时和傅靳城一模一样,根本没法劝。

果然,回到傅宅,秦溪一跟他说要去上幼儿园,小宝扭头就跑了出去,秦溪一路追着,可还是很快就不见了小宝的身影。

傅宅的面积不小,这件事报告给傅靳城之后,他马上安排所有佣人和保镖去寻找。

只是一个小时过去了,依旧没有找到小宝。

秦溪担忧地都把整个傅宅跑遍了,傅靳城倒是淡定,依旧在书房处理公事,似乎对于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

傍晚阮皓过来蹭饭,见到傅宅的人走来走去,不由地问,"小宝又失踪了?"

"小宝是经常自己躲起来吗?"秦溪抓住了重点。

"是啊,老爱跟我们玩躲猫猫了,秦溪,是不是你又刺激他了。"

秦溪有些懊恼,早知道小宝这么敏感,她就不提上幼儿园的事情了。

"算是吧,你能找到他吗?"秦溪期盼地看着阮皓。

阮皓挑了挑眉,让秦溪跟着他上楼,走进小宝的房间,一打开衣柜。

小宝正蜷缩着身子躲在一角,本来挂起来的衣服早就被他抓到了怀里试图藏住自己,头上戴着一顶鸭子图案的帽子。

秦溪本就着急,一见到小宝紧紧地抱着他,"小宝,你要吓死我了。"

小宝转了转眼珠子,还有些懵。

不过想到秦溪竟然让他去上幼儿园,又气呼呼地推开了她,把帽子完全盖住自己的脑袋,颇为倨傲地环着双臂。

阮皓"噗嗤"一笑,"小宝,别耍帅了。"

闻言,小宝拿下来帽子,瞪了眼阮皓。

秦溪把他抱下来,小宝依旧傲娇地转过身,就是没看秦溪。

"哟,小宝这是真生气了?过来小爷这里,告诉我秦溪对你做了什么。"阮皓蹲下来,和小宝平视着。

小宝抿着小嘴,深呼吸,再深呼吸,拿起书桌上的字帖,在上面圈字。

秦溪和阮皓看过去,顺着小宝圈出来的字读:讨厌上学。

 

关于秦溪傅靳城的小说《儿子住我家隔壁》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儿子住我家隔壁》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微信小说大全-银鱼文学网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好看的网络热门小说大全,在线阅读免费网络小说,银鱼文学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2-2020 免费网络热门小说排行榜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