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白情歌》(林二少)全文免费阅读

《独白情歌》(林二少)全文免费阅读

独白情歌

时间:独白情歌作者:林二少

独白情歌林靖皓小说

林二少小说免费阅读,实力推荐都市言情类独白情歌,主角是林靖皓,主要讲的是:从国外回来的他,外表只是一个邪魅的公子哥,可沧桑的背后,谁又能知道他是曾经M国的暗黑王者。本想过上平凡的生活,但骨子里的锋芒却总会崭露头角。柔情牵绊,温馨萦绕,热血杀戮甚至为红颜打下一片江山,只为做聘礼!一步步向巅峰攀登,不经意间,脚下已是白骨累累他,男人中弥足珍贵的限量版,注定只能是站在舞台中央成为受人瞩目的王者!...

独白情歌全文免费阅读

第012章资产变更,结束一切!

  “噢,乔治,是不是我听错了?难道你不知道你现所持有的大部分股票都在升值么?”戴维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语气有些结巴,可能是受惊过度,“乔治,你是否在某些我们不知道的投资上遇到了资金缺口,难道你忘了你在我们花旗银行所拥有的存款额五倍的信用度?你随时可以提取几亿美金,只要现在让戴维向上面申请一下,只需一天的时间而已。”克莉斯汀娜的激动令她白嫩的脸蛋布满绯红。   “不,不!你们误解我的用意了。”靖皓睁开眼摆了摆手。   二人齐声问道:“那这么做是什么用意?”   靖皓起身径直走到书房的烟柜旁,从里面拿出一盒CUABU雪茄走了回来,他递了一根给戴维,自己也拿起一根把它放在耳边,用手指捏着轻轻摇晃,没有听一任何爆裂声,很新鲜。他用雪茄剪细致地剪裁着头部,完工后才用火柴点燃它。其间,戴维和克莉斯汀娜只是睁着疑惑的眼神看着他在那优雅地忙碌。   “我平仓套现并不是我的所谓不为人知的投资出现问题,只是我不想在M国资产市场上玩了。”靖皓小口吸食至咙喉后缓缓吐出一口烟,瞬间三人周围尽是萦绕着醇正雪茄香气,“戴维,克莉斯汀娜,我准备回国定居和投资。”   “回国?噢,不!亲爱的乔治,难道你决定回资本市场不够发达、没有民主自由权利、且贪污腐败官商勾结横行无道的华夏?”戴维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做了靖皓好几年的商业管理顾问,他当然知道靖皓有一半的华夏血统和一半不知欧美那国的血统。   戴维对于华夏的理解有失偏颇,毕竟他没有去过华夏,他的这些言闻只是继承了M国媒体的言论,有些道听途说,但戴维对人还是极为热情的,靖皓觉得情有可原。   “乔治,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克莉斯汀娜从24岁便已认识靖皓了,四年来虽然接触不是天天,但每月几回是免不了的,做为一个朋友,因此她知道他有优雅的举止,也有坚毅的性格,既然决定了,那就是说他就要付诸行动,没有谁可以阻止,但她还是有些不舍的问了句。   靖皓看着那缓缓燃烧的烟灰,神色冷峻地摇了摇头,“戴维,就按照我说的这么办吧,事后我会另外支付个人劳务费给你的,就当这几年来你为我服务的奖励吧!”   “那其它产业还是一切照旧么?”戴维整个人眉飞色舞,眼前这位客户的大方豪爽绝对是他从业多年来所见过的唯一一位,不过他没有忘了自己的工作使命。   “等下我会让克莉斯汀娜重新安排我的资产,当然,在业务上你们集团拥有优先权,而我的存款也将一直存放在你们花旗银行的秘密帐户,不过我希望你们别泄漏我的个人资料与资金,否则我会将所有财产转至瑞士银行!”靖皓点了点头,“好了,戴维,让我和克莉斯汀娜单独聊一会吧。”   戴维识趣地站了起来,和靖皓亲热地来了一个M国式拥抱,向隔壁的娱乐室走去。   “克莉斯汀娜,帮我重新书写几份法律文件。”当戴维锁门离去后,靖皓的眼神忽然变得迷离,似乎陷入某种思维中。   “好的,你说,我已经准备妥当!”克莉斯汀娜感觉到眼前男人气质的转变,一会是有贵族般的优雅气息,一会却又浑身尽是忧郁颓废,这令她也产生了想随之堕落的幻觉,她已有心理预感,男人接下来说出的话绝对是石破天惊的。   “第一份,将我拥有的云翔集团12%股份和洛杉矶华裔精英俱乐部65%的股份秘密变更到那个女人的名下吧!”靖皓将剩余四分之一的雪茄轻轻地放在烟灰缸边上,静静地看着它自动熄灭,湛蓝的眸子闪过了淡然,自这个决定一下,他反而感到了轻松,犹如心灵上的一座大山被人搬走了。   祝你幸福,我走了!如果有来生,我绝对不会再失去拥有你的机会!   “什么?”   克莉斯汀娜无法意料到他的决定竟然是这般震憾人心。是的,她猜中了过程却没有猜到结果。而靖皓所说的那个女人,她在洛杉矶当然听说过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而失败者就在她的身前。   做为女人,她羡慕并且嫉妒那个绝代风华的女人,她的命相真的很好,有一个对她迷恋痴情的好男人,但她无法理解眼前这个‘爱情失败者’的行为,或许这只是他一时冲动的愚蠢行为!!!   她疑虑地将法律文本拍在桌子上,冷声道:“这两份一直在盈利的产业可占了你所有资产的75%以上啊,而且还是仅有的两份实业!如果你将它们变更,你将失去花旗银行存款五倍的信用额度,乔治,你是不是疯了?”   “克莉斯汀娜,我很清醒我现在的行为,如果你一定要认为我是愚不可及的话,那我只有以顶级VIP客户的身份命令你了。”靖皓将桌上的法律文本拾起,塞到克莉斯汀娜的手上,语气有些冰冷!   克莉斯汀娜憋着通红的美眸盯着他,高耸酥胸的上下起伏显示了她内心的激动,十分钟后,她望着靖皓没有丝毫感情的眼睛,她妥协地拿起了笔,书房的气氛也变得极为压抑。   “第二份,如果我走后,我的四个兄弟萧刚、张诚、唐斌、伯恩?约翰没有随我回华夏的话,我在美国的所有不动产将变更到他们的名下,同时,你让戴维帮他们办四个帐户,给每人的户头分别转帐200万美元,而你和戴维则每人100万,是这几年你们为我用心服务的个人奖励!”   “假如他们四人都随你回华夏呢?”仿佛那100万与她无关,克莉斯汀娜俏脸仍是冷漠地问了一句。   “我想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应该不会!嗯,好吧!假设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你们集团就负责将它们拍卖出售了吧,然后将钱存入我的秘密帐户就行了。”靖皓真切地感觉到了克莉斯汀娜的关心,但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想与洛杉矶脱轨,或许这一辈子他都将不再踏足这座‘天使之城’,因此他非常感激克莉斯汀娜的用心,并向她报以一抹微笑!   克莉斯汀娜面无表情地将法律文件递了过来,靖皓没有丝毫的犹豫便在上面签下了他的大名――GeorgeLin。   签完后,靖皓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舒了一口气,“一个星期内我就走,到时你将这些文件上的产业交给它的新主人吧!”   是的,他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淡然地放弃了洛杉矶的一切,潇洒至极!   可我们的艳丽的斯皮尔斯小姐却突然情绪一下失控,她扔下手中至关17亿多资产变更的法律文件,移动着婀娜动人的丰腴身躯yongli地扑进了措手不及的男人怀里,泪水在她的脸庞悄悄滑落,“乔治,你处理了你在洛杉矶的所有一切产业,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很感动你对我的信任,可这就等于是说你将了却和M国的一切联系,你也不会让人知道你将去华夏的哪个城市定居?从此以后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是么?”   靖皓躇踌了一下后,缓缓地伸出手将克莉斯汀娜揽在怀里,然后细心在将她脸上的泪水拭去,他知道,克莉斯汀娜现在的举动并不是对他已情根深种,只是舍不得一个认识的朋友离开罢了!或许,还有一点点好感和动心,仅仅一点点而已!   “能告诉我你要去华夏哪个城市么?”克莉斯汀娜抬起梨花带雨的脸孔,异国风情尽露无遗,“或许,有一天我在M国呆累了,可能会去找你。”   靖皓沉默了下,他知道,其实克莉斯汀娜的感情生活也并不顺心,或许这让他产生了一股同病相怜的心境。   “如果你为难的话,那就算了,记得回国后打电话与我联络!”克莉斯汀娜将头枕在靖皓宽阔的胸口,垂着头的眼眸闪过难过和哀伤,然后闭上眼享受着好闻的男人气息,犹如最后的晚餐,心中一片宁静!!!   “江南市,记住了么?”靖皓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我对你的信任是因为你有世界上最高尚的职业操守,我对你的信任是因为你确实是真心对待我这个朋友的,所以,我告诉你了,但我希望你能为我一人谨守我们之间的秘密。”   虽然她的波涛汹涌让他的感官极其享受,虽然克莉斯汀娜身上的香味让他有将她就地正法的冲动,可靖皓的理智还是战胜了心中疯长的魔念,他渐渐松开了两人间的暧昧姿势。   克莉斯汀娜白皙的皮肤泛起一片嫣红,美眸中流光溢彩,凭添了一股说不出的动人风韵,她点了点头,在心中以生命起誓,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   ……   戴维?法斯和克莉斯汀娜?斯皮尔斯两人前脚刚驱车离去,别墅的门前又来了几位不速之客,或者可以说是靖皓极其厌恶和反感的人。   谁?还能有谁,大和民族的赖皮狗――山口组的中田浩二及其保镖。   在别墅门口,中田浩二仿佛忘记了靖皓昨夜对他的侮辱,忘记了昨晚的‘不报此仇,誓不为人’的豪言壮语,仍是一脸谦恭地向刚送克莉斯汀娜和戴维出门的靖皓说道:“林桑能在门口亲迎,鄙人感到极为荣幸!”   靖皓眉头大蹙,对着这块牛皮膏药,他心中不禁杀机迭起,不过脸上波澜不惊地露出冷冰冰的笑意,“我二十几年来什么形形色色的人没见过,可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中田浩二低着头的小眼睛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愤恨,一闪而过,然后仿似没听懂般和颜悦色道:“林桑,做为主人难道就让客人一直站在门外么?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呀!我们何不进去再谈!”   靖皓狐疑地眯起狭长的蓝眸,除了再次骂中田是无耻之尤外,心中倒是生起了警惕心理,到底是什么大生意大买卖让他这般忍气吞声,而且锲而不舍地一直追到自己别墅要和自己面谈,可如此明目张胆,又是为了什么?这让他心中升起了一股极其危险的奇异错觉!   难道M国山口组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太子身份?难道M国山口组也找过其他云天会高层?难道山口组想离间云天会内部?难道M国山口组有新一轮针对云天会的阴谋?一连串疑问瞬间串入靖皓的脑海,这一切……看来需要令暗堂将视线瞄准M国山口组和中田浩二,假若真有阴谋诡计,他相信,最起码中田浩二是接近M国山口组核心的成员!   其实,他现在完全可以凭自己的身手擒住中田浩二,然后有几十种严刑拷打的逼迫方法让他吐出山口组到底耍什么阴谋,可如此的话,弊端也就显现出来。   一、让山口组怀疑起他的武艺,那么他的另一身份‘太子’也将慢慢显露水面,与山口组血仇无数的‘太子’从此以后可能得天天面临他们的黑道追杀,虽然他不惧可他会很烦。   二、如若无缘无故就对中田动手,会点燃M国山口组与云天会大火并的导火索,虽然云天会不怵,可他既然决定离开洛杉矶不再理会云天会的一切事务,那么这样做的话,既令他的行程耽搁,又会让云天会陷入一场血腥杀戮中。   三、M国山口组的实力并不强,可R国山口组总部的实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妄测的,如火并这对实力一直处于下风的云天会来说绝对不是个好消息。(其实这几年对抗M国山口组稳占上风,靖皓的太子身份可谓劳苦功高,在他的暗杀与血战等等手段下,M国山口组曾多次向R国总部求援才岌岌可危地守住其原有地盘)   权衡利弊,靖皓还是决定先放中田浩二一马,中田浩二周围肯定还有周全的护卫和暗哨,动了手就等于是打草惊蛇了。他懒懒地扭了下脖子,漫不经心地向周围的瞟了一眼,果然在右边的别墅以及前方的广场等几处发现有晃动的可疑身影。   “中田先生,我想我们之间已经见过面了,也没有什么好谈的,那我就不请你进去坐了。”靖皓看似充满笑意的蓝眸其实寒意凌人,他向身后萧刚等人缓缓道:“喂,你们四个还愣着干嘛!关门打狗呀!”   “噢,错了!错了!你们还不快关门放狗,看护院子,严禁有猪闯入!”靖皓补充了一句,惹来了萧刚等人肆无忌惮的大笑声,接着,那首已经被他们唱的滚瓜烂熟的‘R国人说它是人呀,全世界的猪都笑了’再次声音嘹亮地响起。   在中田浩二变色龙似的面色下,别墅大门缓缓关上,看来中田猪的修身养性的功底还是不深呀,做不到身临敌境忍辱负重而面不改色的境界!   靖皓轻叹一声,我差点高看你了!   ……——传说中的分割线——……   汽缸12,最大功率373,最高转速7500,百公里加速3.9秒,最高时速315公里/时……这些参数配置构造了世爵C12强劲的动力,再配予强悍刚劲的外型,绝对男士们梦寐以求的标准‘伴侣’。   林靖皓驾驶世爵C12在洛杉矶市区的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表盘上的指针飞速上升,瞬间便指向130迈,然表盘指针却仍在上转。   手脚舞动,油门狂踩,迎风狂飙。   风吹乱了他的黑发却吹不散他眼中的阴霾,也掩盖不了他骨子里的那抹萧瑟,他颓废地点燃一根香烟,陷入沉思。   一直以来,心情烦躁不堪之时他都会寻求不同的降压方式,或是刺激的飙车,或是女人的肉体,或者去黑市打几场生死由天定的拳击赛,这些他都尝试过,而且是屡试不爽,事后绝对能缓解心中暴戾。   可今晚他突然发觉原来的方式尽然全不管用了,糟糕透顶的心情将得到智能跑车的喜悦冲刷的一干二净。   让他不自然地回忆起方才的谈话。   “会长(魁首)的近况如何?”靖皓站在阳台上,一手扶着工艺合金栏杆,一手轻轻晃动着高脚杯里的红酒,望着不远处枫叶间的人工湖,月光洒落在湖面闪幻出星辰点点,北美的天空已经不见雪花飘舞的盛景,可夜空却多了一丝明媚的清新。   作为林靖皓的私人保镖,萧刚四人当然清楚他与尚成云之间的感情纠葛,个个站在周围沉默以对。   靖皓抬头疑惑地望着他们,道:“怎么了?云天会出了什么麻烦吗?”   四人互视了一眼,最后,萧刚才支支吾吾地道:“我们帮会的发展一切倒是轨迹顺畅,最近在中部的丹佛与弱小的西班牙人火并了一场,拿下了他们的一部分区域,只是魁首……只是……”   靖皓眉头微蹙,只是突然双眸冷峻地罩住另一边的唐斌。   唐斌本来是嘻笑惯了的人,可眼下霍然想起他的另一个身份,没来由地一阵胆寒,局促道:“或许是集团及会内的发展一帆风顺惯了,使得魁首这段时间变得有些懈怠了,常常花天酒地至深夜不归或是干脆宿醉于会所,甚至连帮会的业务也不再亲手过问了,大多交给了元老会打理。而且,最近听说他又在外面包养了几个情妇……”   靖皓脸色变得愈来愈森冷,最后连唐斌说了什么都已不清楚了,径直转头向楼下车库走去,他们四人想尾随却被靖皓凌厉的目光所阻!   会所?虽然唐斌不曾明说,可他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一个藏污纳垢、夜夜笙歌的地方,一个暗地里专为云天会培养女间谍、交际花、红牌小姐的地方―――兔女郎娱乐会所。   尚成云,难道清怡当初的选择和情意,换来的就是你这样对待她吗?   当年,公平的竞争,尽管她的最后抉择是尚成云,也伤了他,可他知道,其中也有他自己的无奈退出和成全。   一世两兄弟,没有亲人的他,真挚地当尚成云是亲大哥一般,望着尚成云当年爱的是那般深,他的心其实是退避了,是在漩涡中挣扎了。三角恋真的很无奈,无论结果如何,终有一人还是会被这残忍的情爱游戏给伤的遍体鳞伤。   最后,他败了,起码有90%是败在自己的手中,因此他也像驼鸟一样无法坦然面对他们的幸福和自己彷徨的心,逃避了一年多,甚至连他们的订婚与结婚仪式都没有参加,而他也就自己一人静静地躲匿在没人认识的角落tianshi着受创的伤口。   可当伤口差不多痊愈时,你却发觉以前为了成全而所放弃的一切都是无用功时,那种感觉……就犹如有人重新挖开了你的伤口,然后狠狠地在上面撒了一把盐。   这令他不禁产生了一种被欺骗的错觉!   从古至今很少人能真正地做到洒脱出尘,一切犹如过眼云烟的心态。古时出家人还有得道成仙驾鹤西去的欲望呢!何况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靖皓只觉得嘴角苦涩,原以为她在他的呵护下过得幸福美满,可事实……唉!我该拿什么来爱你,我的好大哥!   是的,他仍然深爱着那个女人,只是在他心灵某处藏得更深了。或许……   连他自己都不见得会承认这一点,也许他会说我已经能坦然面对了,可当某些事情发生时……他又如何自处。或许……   而他舍弃在洛杉矶的一切与自欺欺人又有何区别?不过,这何尝不是一种慧剑斩情丝般的解脱!!!林二少的《独白情歌》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独白情歌》就可以了哦~

《《独白情歌》(林二少)全文免费阅读》